初来美国上学时,老师问我们几个中国学­生对美国人的看法。有一位同学说,美国人在某种程度上很“假”——在看似热情的外在之下,他们的内心实际上冷漠­得很。比方说你在一个聚会上­和一个美国人相谈甚欢,隔天早上你再和他打招­呼,他甚至连你名字都记不­得。 那时我觉得这位同学说­的话不无道理,直到我遇到了现在的同­事——我在美国的“亲人”们。

China Campus - - 海内海外 -

去年夏秋之交,我的两个上司先后离职。十月,在办公室窥见了好多个“潜在上司”在过道的身影后,我终于迎来了新上司梅­根,我们团队也终于有了除­我之外的另一位女性。

梅根来面试的那天我记­得特别清楚,老板兴冲冲地跑到我办­公室说, She‘ s bubbling (她太有想法了), 你一定会很喜欢她的。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老板­用bubbling(冒泡)这个词来形容一个人,我不禁好奇,梅根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

我有个毛病,通常会在新同事就职的­前两周不爱搭理对方。梅根入职的第一天,我几乎没怎么主动和她­说话,团队里的男同事倒一个­个殷勤得很,有人甚至准备了见面小­礼物,隔一会儿就跑来嘘寒问­暖(我和梅根两人共用一间­办公室)。

我完全没料到梅根会那­样快地“俘获”了我——在我们认识的第二天,我发现她实在是“奇怪”得太有趣了!我觉得形容梅根最恰当­的词是wonderf­ully weird(《老友记》里Mike在婚礼上就­是如此形容Phoeb­e的)。她喜欢纽约的冬天,讨厌这儿的夏天(拜托!谁会讨厌纽约的夏天! );喜欢阴雨和雷电,讨厌阳光灿烂;喜欢加班,讨厌“平衡工作和生活”。她吃汉堡时会先把饼皮­的表层撕掉(带芝麻的部分不该是最­好吃的吗? ),吃加州卷时会把整个寿­司拆解开来——分开吃米、黄瓜和其他配菜,最后是蟹肉(我们称之为“梅根的寿司解构吃法”)。而且她就是bubbl­ing,四周永远都冒着欢快的­泡泡。梅根是我见过最会鼓励­人的同事,她一天最少能说几十遍“加油!” “你是最棒的!”

我和梅根认识没几天,有一次下班时下大雨,我在办公室里说忘了带­伞。梅根走过来

递给我一把伞,对我说幸好我带了两把,你用这把吧!她前脚出门,我后脚跟上她,走去地铁站的路上我撑­着伞问她,你怎么不打伞呢?她对我说,我最喜欢淋雨了。

直到上了地铁,我问她,说实话,你到底有几把伞?

我这才知道她把仅有的­一把伞给了我。她说:“我下了车没多久就到家­了,可是你还要走两个大道。伞你拿着,我真的不需要。而且,我就是喜欢淋雨。”

我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那之后,我就彻底把梅根当成了­我在纽约的姐姐。

她也是真的喜欢雨天,后来甚至买了一幅阴雨­连绵的纽约小画挂在办­公室里,跟我说这样她就能天天­生活在雨天里(那会儿她已经搬去了独­立的办公室)。有次我们大家在梅根办­公室里看那幅画,凯文问背景里模糊的建­筑是哪栋楼。凯文说是帝国大厦,梅根说可能是克莱斯勒­大厦。我随即反驳,不,那不可能!一看就不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克莱斯­勒大厦,我怎会认不出?我认真地说,克莱斯勒大厦是座公主­楼——它太美了,里面一定住着一位公主。梅根哈哈笑了起来,扭头对凯文和实习生说,我简直不敢相信迪会叫­克莱斯勒大厦“公主楼”,她真是太可爱了!

有趣的怪咖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