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廉价资金时代不再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Global Think Tank 环球智库/ - 桑晓霓杜大伟

近日,总部位于香港的对冲基Senrigan Capital金 对泰国正大集团(中国以外称卜蜂集团,英文名为Charoen Pokphand Group)提起诉讼,称自身作为正大集团目前正在

(Siam收购的泰国零售商万客隆Makro)的股东,并未获得合理偿付。双方的争议围绕着泰铢和美元之间的兑换汇率展开。如果作为股

Senrigan东的 胜诉,可能导致正大集团收购万客隆的交易成本平增数百万美元。

以上争端是亚洲地区随着美元对新兴市场货币显著走强而浮现的多起纠纷中的一例——亚洲地区的企业大都没有预料到美元的这轮大幅升值,预先采取对冲措施加以防范的企业就更是少之又少。

与此同时,长期以来一直拉动邻国经济发展的中国已不再能够继续带来积极影响,因为中国正试图摆脱严重依赖投资的经济增长模式。这一转变将降低中国对于邻国生产的大宗商品的需求,而中国对于服务的需求——天然具有本地化属性——将趋于上升。

中国经济对亚洲债务具有拉动作用

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以及美联储(Federal Reserve)

即将收缩量化宽松项目规模的前景对亚洲地区造成了打击。印度和印度尼西亚所受影响最为严重,其他国家也同样感受到了冲击。未来亚洲地区的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因为随着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所称的“大退出” (The Great Unwind)

进程的推进,资 金成本将随之上升。

近年来,人民币汇率成为了维持亚洲地区经济稳定的一大因素。亚洲国家大都从中国允许人民币升值的举措中获益,虽然日元大幅走软对亚洲出口领域构成了很大压力。今年上半年,很多亚洲对冲基金获利最为丰厚的交易策略是借入日元,投资于人民币短期债券和大额存单,通过人民币升值以及中日两国之间的诱人利差赚取收益。

亚洲应尽快戒掉“债瘾”

美联储启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之时,可能就是亚洲奇迹见顶之日。经济减速和借贷成本上升,给亚洲带来新问题:能否摆脱依靠信贷拉动经济增长的习惯,找到新模式。

虽然中国出口部门到目前为止出人意料地表现稳健,但很多分析师认为中国很快就将转变政策方向,让人民币贬值,以便将压力更多地分散给亚洲地区的竞争对手。人民币汇率走势逆转可能加剧亚洲地区的波动性和压力。

亚洲所面临的一大问题是,该地区的负债水平远比其自以为的要高出许多。摩根士丹利指出,亚洲企业的负债率比其他任何地区的企业都要高。截至去年底,亚洲企业

2008的借款规模超过了 年达到的上一个峰值。

亚洲地区的很多银行都接近达到自身存款规模所能承受的贷款能力上限。因为亚洲地区的超额储蓄越来越少,存款增长率已经有所放缓。关于印度金融机构——特别是国有银行——目前所处的困境已经有过很多报道。但并不是只有印度一个国家面临这种挑战。摩根士丹利指出,泰国银行系统的信贷增速在亚洲地区排名第一,其整体贷存

90%比达到了 以上,而以外币计值的贷款规模则高达外币存款规模的2倍。

亚洲地区本地银行目前收紧放贷条件的力度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或者其他新兴市场的同业机构。这将导致贷款成本上升、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企业盈利水平承压,而与此同时企业的基本面状况趋于恶化。目前绝大多数亚洲企业仍有一半以 上的融资来自银行。

亚洲企业此前一直在发行美元债券,因为美元利率总体上远远低于本国水平。但现在它们开始发觉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潜在代价大得惊人。在美元汇率走高的同时,美元利率上扬,对冲美元敞口的成本也在迅速攀升。

很难看出哪里能有资金来改变这种令人警醒的变化趋势。目前中国和美国正在同时收紧流动性,中国采取的旨在限制影子银行体系的举措也将给邻国带来负面影响。中

(China国国家开发银行Development Bank)

近期对一家其曾放贷的孟加拉电信公司采取了停贷措施。此外,中国借款方还可能在美国债券市场上与来自亚洲其他地区的借款方展开更加激烈的竞争。亚洲地区一直自认幸运。但仅

3在过去的 个月中,流出新兴市场股票型及债券型基金的资金规模就达

600到了 亿美元。有鉴于此,亚洲的幸运似乎已经不再包括廉价、“粘性”的资金来源。

中国最初在非洲的投资潮聚焦于自然资源开采。中国对金属和能源的需求非常大,这又相应地促进了整个非洲大陆的增长。

中国支撑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时代已经结束,因为中国在许多行业都出现了产能过剩,并且正面临投资增长缓慢的局面。这种需求减

2014少导致了 年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的整体暴跌,让中国不太可能再次充当推升大宗商品价格的角色。更确切地说,中国现在已转变成为最大的资本出口国。这为非洲各国政府提供了新的机遇,它们应该积极地找到自己的定位,以从这种趋势中受益。

劳动密集型价值链

许多劳动密集型的全球价值链(包括生产、销售、网络处理)开始搬离中国。由于经济发展和过去一孩政策导致的人口结构变化,中国劳动年龄人口数量逐渐减少。此外,经济增长也导致薪资整体上涨。这两个因素意味着,在大多数劳动密集型商品的生产方面,中国不再拥有比较优势。

迄今为止,非洲国家在这些价值链中扮演着很小的角色。因此,当前受益于这种转变的基本上是中国的邻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

如果非洲各国政府能够努力将哪怕是一小部分价值链吸引过来,那也能导致就业机会的大幅增长。然而,要做到这一点,整个非洲地区需要显著改善投资环境。

竞争和条件

中国越来越多地出口资本也导致了发展领域的竞争,因为非洲各国政府不再完全依赖传统捐赠国的援助。这让它们处于更为有利的谈判地位,而且援助条件整体也变得更为灵活。

与此同时,有了可替代的融资选项也让非洲各国政府在与中国投资者谈判的时候拥有更大的筹码,以确保后者能够满足基本的劳动和环境保障条件。

更传统的捐赠国在这种变化的局面下仍大有可为。对它们来说,一个引起兴趣的新领域是为非洲国家提供资源和专长以帮助它们主动管理与中国投资者的关系。这方面的例子在非洲多地都出现了。

中国投资基本上瞄准能源和交通领域,这些投资如今也开始附加更多的经济条件。由于中国本身在南美部分国家遭遇了贷款拖欠问题,因此投资者往往在贷款发放前要求对

(IMF)方拥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宏观经济评估的某些结果,以确保其有还款能力。

挑战与机遇

中国在非洲的发展和投资仍面临诸多挑战。此外,中方除了在非洲各地的基础设施和制造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以外,还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中小企业进入了非洲的零售和批发领域。

鉴于这些企业往往更容易获得信贷,而且能够销售更廉价的商品,非洲许多地方的商业界对来自它们的竞争感到不满。不过,这些是非洲各国政府能够而且应该积极应对的挑战。

中国崛起及其对非洲越来越感兴趣应该被视为是积极的,非洲各国政府应该积极利用这种局面带来的机遇。尤其是,非洲国家政府应该出台政策,努力把那些正在搬出中国的全球价值链吸引过来,因为这可以带来大量的就业机会和经济增长空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