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础四国”联合发声:应对气候变化不可逆不能迟

面对全球气候变化治理格局新变革和新挑战——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City Society 城市社会/ -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公 欣

“迟日江山丽,春风花草香。”如果说杜甫的诗句恰如其分地描绘了4月北京万里无云的晴朗好天气,

10 11那么 日~ 日,第二十四次“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在京的成功召开,更是给这两天暂时忘却雾霾烦恼的北京平添了几分具有特别意义的期冀。11

日下午,偌大的会议室座无虚席,来自中外几十家媒体严阵以待,准备迎接这场第二十四次“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会后的例行新闻发布会。

4往前回溯 个多月的时间,去11 4年 月 日,《巴黎协定》正式生效,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迎来里程碑式的历史性时刻,而未来《巴黎协定》如何具体落实和发挥效力成为全球“气候圈”亟待解决的重大课题。时

3间再倒退回至 月底,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宣布美国的新能源和气候政策,而这一政策究竟会如何影响全球气候变化进程也成为第二十四次“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关注的重点。

诚然,此次“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召开之际,正是全球气候变化治理格局面临新变革和新挑战之时。

“基础四国”致力于化挑战为机遇

“我相信,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是对全人类负责的行动,而且,实行绿色低碳发展,有助于实现全球可持续发展,这是一个大的历史潮流,各个国家都不会逆历史潮流而动。”在新闻发布会上,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坚决地表明了“基础四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基本立

5场。他指出,在今年 月份要开始的气候谈判之前,“基础四国”的部长会议就整个进程进一步发出一个强烈的政治信号,“要坚定地兑现我们的承诺,落实我们的自主贡献,通 过我们的行动向国际社会来表明‘基础四国’的热情并没有降低,我们会继续推动这个进程,我相信其他国家也是如此。”

作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新兴力量,“基础四国”——中国、印度、

4巴西、南非 个发展中大国,建立了加强沟通、增强互信、协调立场的一

2009个重要合作机制。自 年建立以后,“基础四国”机制在推动气候变化多边进程,维护发展中国家的团结和共同利益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进程不可逆转,更不能推迟。”在会上发布的《第二十四次“基础四国”气候变化部长级会议联合声明》(以下简称《联合声明》)中,部长们再次强调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性和必需性。

对此,巴西外交部环境、能源、科学和技术事务副秘书长卡瓦略坦言,留给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大气当中二氧化碳的量已经积累到了相当的程度,以至

1于全球的平均温度已经升高了度,这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现在所作的努力是为了捍卫发展中国家的利益,督促发达国家如何完成承诺。

毫无疑问,气候变暖、气候变化需要所有缔约方、利益相关方共同努力来应对新的挑战。“如果有一个国家,或者是有国家不能够兑现自己的承诺,可能就给其他国家带来更多的压力。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如果我们把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变成是一个绿色低碳发展的机遇,那无疑给加快转型升级的国家带来了低碳发展的机遇。”解振华在回答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提问时表示,各国的绿色低碳发展带来了很大的机遇,而且会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这不光是对中国,对所有国家,这种挑战完全可以带来机遇,带来市场,带来转型升级的动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基础四国’会和其他国家一起,面对这种挑战,把挑战变成机遇。”

特朗普“气候新政”仅仅是国内政策 或不影响全球格局

3就在刚刚过去的 月,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名为“能源独立”的行政命令,意图直指推翻奥巴马政府时期的气候政策。根据这份命令,奥巴马力推的清洁电力计划被

2019废除,燃煤发电预计将在 年重新成为美国主要发电能源。这一气候新政无疑给全球气候变化治理带来不确定性,更有业内人士担心这是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第一步。

“美国新政府在气候变化方面的国内政策发生了一些变化,但国际政策还存在一些不确定性。”解振华表示,美国国内政策变化,会直接影响其自主贡献目标的实现。根据

2005《巴黎协定》,美国承诺在 年的

2025基础上到 年要完成减排26%~28%

的目标,奥巴马政府推行的清洁电力计划等一系列政策和规划,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

不过,解振华也坦言,这次参加“基础四国”部长会议的四位部长以及观察员在今年上半年和各个国家都进行了相关交流,交流各国的看法。虽然大家现在对气候变化进程的热情并没有减,但确实存在一些疑虑。

对此,南非环境部副部长汤普森在回答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提问时表示,美国气候政策的变化是南非等非洲国家比较关切的领域。“但事实上,如今的美国政府在气候变化上的立场并不明晰,无论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还是在《巴黎协定》的问题上,新一届美国政府内部观点也存在着诸多分歧。在现在这个阶段,我们没有看到美国在气候变化问题上发出的明确政治信号。在现阶段,对于我们‘基础四国’的所有成员来说,我们只能说是坚定地重申我们自己在应对气候变化多边进程中的立场,表达我们对于多边进程的支持。也许,我们这一鲜明的态度会对美国的政治以及国内政策产生影响。”

解振华说,“基础四国”的代表就当前气候变化的国际形势进行了深入讨论,大家对应对气候变化需要作出努力的认知没有改变。在《联合声明》中,部长们也强调,“基础四国”愿与所有缔约方和利益相关方一道,推动全球低碳、气候适应型和可持续发展。

落实《巴黎协定》需各国形成合力 资金问题尚待解决

11 4去年 月 日,《巴黎协定》的提前生效让整个 “气候圈”为之一振。毫无疑问,《巴黎协定》有助于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加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成果来之不易。

在《联合声明》中,部长们也适时表示,“基础四国”愿意继续建设性地与其他缔约方一道努力,于2018 2020

年达成《巴黎协定》从 年起实施所涉及的平衡、有意义的成果。为此,他们强调,需要尽早进入关于《巴黎协定》模式、程序和导则的案文谈判。

“在我们的讨论当中,我们非常明确地了解自己将来的前进方向和指导原则,这一切都是基于在最近签署并已经进入实施阶段的《巴黎协定》。这次会议上我们就已经决定了,把以前没有做完的工作要做完,具体的方式是什么?大概的时间节点又有那些?其实《巴黎协定》给我们奠定了一个很好的框架基础,提出了相应的指导原则,但是具体的实施细则,还有待有关各方的磋商与作出的最后决定。”卡瓦略在发布会上表示。

与此同时,《巴黎协定》还规定,发达国家有承担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技术开发和能力建设义务,到2020年要实现每年向发展中国家1000提供 亿美元应对气候变化支持资金的目标。

2015 2016据了解, 年至 年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支持

600已达到每年 多亿美元,计划以后

100 2020每年增加 亿美元,到 年达到1000

亿美元。对此,解振华表示,希望发达国家能继续落实《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的要求,履行义务,兑现承诺。

“至于说,有些国家可能不愿出这个钱了,这件事我和欧盟气候委员交换意见时讲了,这件任务是发达国家的,发达国家内部要很好地协调,要兑现承诺,把这个钱拿出来。”解振华特别强调,履行国际义务是各国建立政治互信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

此外,部长们在《联合声明》中还重申全球适应目标以及作为国家自主贡献组成部分的适应行动通报对于实现《巴黎协定》的目标至关重要。而“基础四国”也越来越重视适应气候变化的相关工作。以印度为例,据印度环境、森林与气候变化部联合秘书长普拉萨德介绍,印度成立了总理直接领导的最高级别气候变化委员会,在这个委员会的框架之下还建立了一个新的机构专注于气候变化对于人体健康所产生的影响。另外还新成立了针对沿海地区加强适应气候变化能力的委员会。除此之外,在印度还设立了适应气候变化国家专用基金“,这也就意味着,州一级或者邦一级的政府,如果他们对于适应气候变化有相应的措施或者计划,都可以申请国家基金的支持。”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