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转型:少些资本狂舞,多些创新精神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 王晓涛

位于山东青岛的红领集团,创建于年,是一家以生产西装为主的民营企

0&.业。作为一家典型的传统 (贴牌加工)工厂,随着劳动力等要素的成本越来越高,商场专柜等流通环节占用的费用越来越多,原本仅占整体利润 的加工生产环节的盈利空间不断被挤压,企业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年,红领开始转型,应用互联网信息技术和大数据技术,专注于个性化的服装定制。

在红领独有的智能化定制系统下,每天能生产 多套件定制服装,订单交货期从个月缩短至 天。在服装行业普遍进入寒冬的全球大背景下,红领产值连续 年增长

以上,利润率达到 以上,其智能制造工厂被认为是“中国制造 ”的典范。

去年,已经具有 年历史的红领集团,毅然将企业名称改成了“酷特智能”,这意味着企业将迈向更加彻底的智能化转型,从传统制造企业向提供“互联网工业”解决方案转变。红领的蜕变,只是正在转型升级道路上奋力前行的我国无数企业的一个缩影。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它们或浴火重生,愈久弥坚;或如过眼烟云,销声匿迹。改革开放 年来,它们用自己的悲喜实践诠释了为什么“唯 有转型,才有出路”,而在风云变幻的互联网时代,众多传统企业无疑对此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尽管转型道路绝非坦途,企业发展不可能一帆风顺,但却是中国企业发展的必由之路。

转型跨界的成与败

在企业经营发展中,究竟什么是转型?什么是跨界?人们莫衷一是。有人说,“有历史延续性的组织是转型,有历史无延续性的组织则是跨界。”也有人认为,企业转型有三个维度:横向、纵向和跨界。其中,横向转型是产品和服务的横向扩充;纵向转型是企业在产业链上的拓展;而跨界则是跨越行业边界的转型。其实,透过红领的转变历程,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出转型和跨界的区别:从传统服装生产向智能定制化的转变是转型,而向“互联网 工业”解决方案提供商的转变则是跨界。当然,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跨界也是一种转型,只是更为极端彻底、难度更大罢了。

上月中旬,海航集团董事长陈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这次(海航)危机的根本原因,是我们在走出去过程中对宏观形势判断失误,加之自身发展偏离主业,节奏把握不好,严重性估计不足,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有点来不及了。内因是主因,我们自 身修养不够、欲望太大、速度过快、步伐不稳,把我这样本来退居二线的人都给逼出来了。”他的一番话可谓道出了海航大起大落骤然陷入困境的原因,利用高杠杆举债扩张的海航,被迫进入新一轮的调整周期。

近几个月来,海航不断对外减持资产,对海航而言这也是转型,只是被迫而已。其实,被迫采取行动的远不止海航,近些年来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万达、安邦等,都在危机面前被迫改变原有的发展路径。

事实上,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风险始终如影随形,稍有闪失就可能会陷入困境甚至坠入深渊。例如柯达胶卷,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照相器材市场的主要垄断者。其实数码相机是柯达发明的,但正是因为发明了数码相机,柯达自己颠覆了自己,因为有了数码相机胶卷就卖不动了。柯达为什么没有成功转型成为数码相机企业呢?据后来的分析,主要是受到人才的限制,因为胶卷生产需要的大部分是搞材料和化工的人,而数码相机生产需要的是搞电子信息的技术人员,柯达在电子信息上的人才队伍没有能够及时跟上,由此引发了后来一系列深刻的变化。

在产业发展中,任何一个行业的飞速发展都离不开背后资本的有力支撑,其间也不免会混杂着因盲目短视而出现的乱象。比如,在本世纪初房地产业兴起后,许 多企业都迫不及待地投身其中,跨界进入房地产领域,苏泊尔、雅戈尔、七匹狼、娃哈哈、青岛啤酒……不一而足,借着房地产“黄金十年”的东风,或许这些企业并未因此蒙受损失,甚至有所盈利,但它们既未能在房地产界扬名立万,对增强自身既有的竞争力也无甚贡献。

此外,判断企业转型成功与否也需要用长远眼光来衡量。云南白药 年转战牙膏市场,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被认为是成功转型的典范,但近期其牙膏成分含有止血药物的新闻曝光,一时间将其置于风口浪尖之上,不免让人担心其未来的道路会发生新的变数。同样,格力电器董明珠所主导的格力造车一事去年曾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而今却与合作方反目成仇势同水火。

三一和海尔的跨界

在 杭州云栖大会上,阿里巴巴的马云语出惊人,他说“制造业不会消失,落后的制造业一定会消失”。他预言云计算、*P5(物联网)、人工智能将像蒸汽机一样改变生产车间,“未来成功的制造业,都是用好互联网、云计算、*P5、人工智能、大数据的新制造企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