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来不忘初心用火炸药谱写强国梦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 徐晨曦

火炸药是国家战略资源之一,是国防科技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防科技建设中具有重要战略性意义。在军用方面小到手枪子弹,大到导弹推进剂都离不开它;在民用方面也广泛应用在建筑、材料、医药等多种行业。其相关技术一直以来受到发达国家的严密封锁,因此我们只有走一条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发展道路。2018

年初,我国最高等级的科学技术奖项——国家最高科学技

60术奖,便授予了 年来奋战在国防科研事业第一线的,有“火药王”之称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泽山。

一大早,王泽山与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进行了电话连线,他当时正位于内蒙古阿拉善某试验靶场: “火炸药行业从原来的不太重视到现在颇受重视关心,我们从事这个的人还是感觉到振奋的。”

小工作站大成果

虽然已是耄耋之年,王泽山每年仍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在外地实验基地度过,这就是为何记者在联系他时是通过电话。王泽山是我国著名火炸药学家,发射装药理论体系的奠基人,是火炸药资源化治理军民融合道路的开拓者,系列原创性技术的发明人,为我国武器装备和火炸药产品的更新换代做出了杰出贡献。他攻克了废弃火炸药资源再利用等多项关键技术,将有重大安全环境风险的“危险品”,

20变成了 多种畅销国内外的军民用产品。

90自上世纪 年代以来,王泽山与泸州北方化学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泸州北方公司”)开展合作。2014

年,公司又成立了院士专家工作站,王泽山作为特聘院士,与公司共同承担了国家重大专项及基础研究等任务,为公司的科技创新和产品结构调整作出了巨大贡献。

255王泽山表示:“跟 厂(泸州北方公司)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是因为我们这边研究基础和基础理论比较多,也研究一些属于生产工艺方面的东西;而他们既有生产工艺实力,也有需求,跟市场紧密联系,这样两方能够互补。企业和科研院所相结合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符合党的十九大提出的‘建立以企业为主体、市场为导向、产学研深度融合的技术创新体系’。

255比如 厂的主要产品之一就是我们共同研究的结果,创造了不小的经济效益。”

院士专家工作站是我国院士、专家及其团队与企业等建站单位为优势互补、合作共赢而建立的长期稳定的产学研协作平台,主要开展发展战略咨询、技术联合攻关、人才培养和科技成果转化等方面的合

31作。截至目前,全国 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5000已建立院士专家工作站近 家。据介绍,泸州北方公司院士专

2014家工作站自 年建立以来,在王泽山及团队的参与下,军品相继完成了多个型号项目的定型和生产,转化成为新产品和新技术,三年创

9447 万元、1.6造的产值分别为 亿元、1.2亿元,新产品产值占公司军

26.8%品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 39.7%,40%。

在民品方面,该工作站同四川大学合作开展的纤维素醚研究,打破我国在医药、电子、食品等高端应用领域对纤维素醚进口产品的依赖,降低国内下游厂家生产成本,服务于国民经济建设。纤维素醚是高分子化合物,类品种繁多,广泛用于建筑、水泥、石油、食品、纺织、洗涤剂、涂料、医药、造纸及电子元件等工业。

行走的“教科书”

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归根到底是人才的可持续发展,不然,硬件设 施等再好,离开人也做不好。

“我们成立工作站以来,一直把培养人才,以及培养创新能力当成重要内容。不仅锻炼我们梯队人员的创新能力,同时以需求为导向,培养基础和实践相结合的年轻人才。”中国兵器集团公司首席科学家赵其林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院士专家工作站建立时间虽然不长,但我们和王院士的合作时间很长了。其中最大的收获是,把我们国家先进的技术引进到工厂,最终实现了武器的装备。同时在这过程中,也为工厂培养了大量的人才。”

据赵其林介绍,当年他本人为掌握一项火炸药技术,报考了王泽山的博士研究生,并在学习期间把技术引入工厂,完成了产品定型,在专业技术方面收获极大。

泸州北方公司自院士专家工作站成立以来,不仅在军品和民品两端完成多项成果转化,新增亿元规模产值,还培养并拥有兵器首席科

1 7学家 人、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人才

4人、集团公司级科技带头人 人、四

1川省有突出贡献优秀专家 人、四

2川省学术和技术带头人 人、泸州

5市学术和技术带头人 人、公司级

40科技带头人 人,公司培养的创新人才比例达到了公司科研人员总

49%,并于2017数的 年通过了中国科协组织的院士专家工作站认证建设,被评为“全国示范院士专家工作站”。

对下一代寄予厚望

10前阵子“中国天眼” 万年薪难觅驻地科研人才一事,遭受了诸多网友的吐槽。对于当前科研人员薪资方面的社会讨论,王泽山认为:“科研人员待遇高低主要与企业有关系,企业效益好了,待遇就高了。在火炸药行业方面,近年来国家给予了高度关注,我个人还是很受振奋的。当然,整个科研领域也有一些共性问题,比如科技工作者对课题费用的使用、专利费的收益等,若是能尽早落实就更好了。”

火炸药涉及了兵器科学、力学、化学等诸多学科,不仅行业从业门槛颇高,在研发生产中也有着高危险性,不可否认是颇为冷门的行业。“火炸药行业的人才培养是一个很令人着急、很核心的事情,也是一个沉重的话题。几所学校把火炸药专业名称都改了,不改就不好就业。”泸州北方公司党委书陈俊说,当前企业的火炸药人才主要靠自主培养,希望包括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国科协等在内的一些机构和单位在人才培养和人才引进上做一些工作。

中国科协企业创新服务中心方面相关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中国科协将深入挖掘工作站作为科技成果高效转化器的内涵机制和内在功能,努力把工作站建设成为广大企业科技人才队伍建设的重要基地、高新科技成果向企业转化的重要通道、科协组织开展创新争先活动的重要阵地、地方科技创新驱动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力量。

“传帮带”是传统的知识和技能交流的传统方式,从技术技能、工作方法以及文化理念等方面,在人才成长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使人才队伍保持一定的连续性。

王泽山认为:“科研工作者‘传帮带’的传统一定要加强和引导。我们走过这么长的路,也需要把一些工作交代下去。要交代的不是某项具体任务,更主要的是思维方法和创新能力。院士专家工作站也是一个培养人才创新能力的平台。”

“希望年轻一辈要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坚定理想信念,志存高远,脚踏实地。能够掌握本领,包括学好创新的本领,勇敢担当重任,立志把我们国家建设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强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王泽山情真意切地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