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鸡毛换糖”到“义新欧”国际班列

40 ——浙江开放经济 年发展历程回顾

China Economic Herald - - 第一页 -

女儿抱着一大堆五颜六色的儿童读物跑了过来,张莉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母女俩放下书,给它们挨个拍照,

APP,一边搜索,然后点开当当和京东一边比价。很快,这些书都出现在了张莉的购物车里。等女儿放好书回来的时候,张莉已经下单成功。母女俩会心地一笑,开心地走出了北京西单图书大厦的大门。张莉粗略算了一

6本书,5本给女儿,1下,今天共买了本给自己。6 200本书原价 多块,而她

148,省下了将从网上买,总共只花了

100近 元。“从网上买书,基本上可以5~7

折购买,再赶上什么图书节之类的满减活动,便宜得更多。”张莉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两大冲击直指死穴

“像张莉这样的读者不在少数。基本上,实体书店早已经成为了线下的体验店。”北京朝阳区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管理部的杨女士说。

北大南门东侧的北大资源西楼曾经有一个地方,是许多学子理想国殿堂的入口,它的名字叫做“风入松”。“上学的时候没有钱,总去那里蹭书看,后来愣是让我给看‘倒’了。可惜了,那么好的书店。”曾在北大就读的季蕾笑了笑,语气里透着深深的怅然。开业六年来,风入松书店以高品位的文化风格、浓郁的学术气氛、较大的规模吸引着各届人士。然而,2011

6 2年 月 日,该书店以“设备整修”为由贴出歇业告示,此后迁离资源西楼,

2011未找到落脚处。事实上,到 年,昔日中关村高校园区的三大学术书店(风入松书店、万圣书园、国林风书店)倒闭了两家。当然,它们的倒闭与贫寒学子的“蹭书”并没有多大关系,从倒闭的时间分析能让我们

2011找到“真凶”。 年,这个时间点具备了非常典型的意义。来看下面这个时间轴: 2009

年,随着技术发生飞跃性的突破,触摸屏开始广泛进入民间; 2011年,中国智能手机大范围爆

7210发,出货量规模达到 万台。截至2011年底,中国市场智能手机保有量

1.3规模为 亿台,智能手机渗透率为13%(据艾瑞咨询集团《中国智能手机市场研究报告》)。2012 50%的手机

年,全世界将近都使用了触摸屏技术。

没错,智能手机的普及是电商之外的另外一个击垮传统实体书店的因素。智能手机以及随之开发出的各种APP,不但填补了人们的碎片化时间,而且,还因手机的轻便、阅读的便利,甚至是听书等其他更为“方便”的阅读形式而轻松替代了纸质书的阅读。

家住北京昌平的朱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他本来特别喜欢书,甚至曾经经营过一家小的实体书店。但

2012 2013是,正是在 年到 年前后,他开始喜欢上了听书,“从那时到现在,我查了一下记录,一共听了有四百多本书了。所以,现在买书特别少了。”朱先生说。

转型成为生存功课

曾几何时,书店是许多人心目中高大上的存在,有的人少年甚至青年时代的理想就是成为一名书店的工作人员。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王先生就是其中的一员。

王先生可谓是亲身见证并经历了国营书店以及民营书店的兴衰“。我家就住在湖北省新华书店的宿舍大院里,我父母都是新华书店的工作人员。那时候,我特别喜欢去新华书店看书和买书。书籍对我来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那种书的香气令我陶醉。”王先生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曾经,新华书店可谓一家独大。但随着改革开放,不同形式的民营书店也冒了出来。新华书店的刻板和冰冷逐渐令王先生失去了兴趣,反倒是一些新出现的民营书店吸引了他的目光“。改革开放后,北京的西单、中关村新开了一些很不错的民营书店,我经常去买书和看书。后来的地坛书市我也经常去。我认为民营书店的氛围很 好,轻松而充满人文气息。比如北大附近的风入松、万圣书屋,还有三里屯的老书虫,我都特别喜欢去。坐在那里看着书喝喝茶,感觉很好。而且,他们还经常举办一些有意思的文化活动。”

其实,王先生的偏好转向正是代表了大众的消费需求的转向。在网络电商和智能手机的双重冲击下,传统的实体书店已经无法满足大众的消费需求了。从经济的角度出发,从网上

3买书比实体书店买书通常便宜至少折,况且,还能送货上门,省去了大老远拎着书的那份辛苦,任何一个有经济头脑的人恐怕都能算得清这笔账。从方便的角度出发,利用智能手机看书或者是听书,不但可以节约平时的碎片时间,利用走路或者坐车的时间,还省去了厚厚的纸质书籍给旅途带来的负担。而且,也具有一定的经济效益:网络资源因其可重复性,通常比纸质书籍便宜得多。

为了和这两大因素对抗,实体书店早就如临大敌,开始了这场生与死的转型之战。大量书店没能及时看清形势华丽转身,只能淹没在技术进步的硝烟里。而也有一部分书店,在看到危机的同时也看到了消费升级大背景带来的机会,打出了漂亮的“弧旋球”。

像前面提到的三大书店,就是典型。风入松无踪可觅,国林风所在的昊海楼及周围建筑如今已被中关村创业大街所取代。只有北京大学东门外的万圣书园,打了个漂亮的“保卫战”——创办免费杂志《万圣阅读空间》、创办“醒客咖啡”、在“得到”App开专栏,整合文化资源,解读经典……每一步都迎合了时代的需要,不但活下来了,而且活的很好,被媒体称为“神话”。

实体书店华服新生

朝阳区甜水园图书批发市场, 2016年重新装修后,2018

年开始以新的面目示人。图书批发市场管理部的杨女士对形势的改变看得清晰,在楼下开设了一家“豆豆慧读咖啡馆”,提供咖啡座以及咖啡、饮料甜点,还有免

WIFI。咖啡馆的四周架子上摆费的放了许多畅销书。周边的居民可以在这里看书、工作。这些书,可以读也可以买。但其实这些都不是主要的盈利模式。

杨女士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豆豆慧读咖啡和一个英文外教机构合作,为学龄儿童举办英文阅读课程。并且还经常利用下面的场地组织英文活动,非常受欢迎。“这也是我们最初的定位。光靠卖书是赚不到钱的。光靠咖啡也很难维持。你想,一个客人

38花 元买一杯咖啡就可以坐一天,我们这里桌椅也不多,这样怎么能赚到利润呢?不过,我们的课程倒是很受欢迎,有的远一点的家长也送孩子过来。说明我们的路子找对了。”事实上,不仅有蜕变,还有新生。2017 7 16

年 月 日上午,在安徽新华发行集团旗下的合肥三孝口书店开业,这是一家“无人书店”,市民只需要

APP、交押金、扫码、借书,就可以下载 把心仪的图书免费带回家。2017 11 9

年 月 日,北京前门的Page One

书店北京坊店开业。这座号称百年来皇城脚下最大的书店以其时尚的装修和设计吸引了众多读者。这里有好看的书、好听的音乐、美味的食物,还有独特的文创产品。2018 4 23年 月 日,三联韬奋书24店第四家 小时书店在三里屯正式开门迎客,喜欢深夜读书的人们欢呼雀跃。2018 7 2

年 月 日,北京市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王府井书店分馆开业“,书店+图书馆”模式进入大众视野。……时代的一大功能在于除旧布新。在传统书店式微的背景下,新生的混合业态实体书店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以新奇、时尚、多元化满足着人们日益挑剔的消费需求。

熙熙攘攘的人们没有看到,这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推动。2016 6 11

年 月,中宣部等 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指

5导意见》,重点提出 项政策措施鼓励实体书店改革创新:完善规划和土地政策、加强财税和金融扶持、提供创业和培训服务、简化行政审批管理、规范 出版物市场秩序。《指导意见》还要求将实体书店建设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纳入基层宣传思想文化工作考核评价体系,并要求在城镇新建社区商业和综合服务设施中为实体书店预留经营场所,对实体书店创新经营项目和特色中小书店转型发展,通过奖励、贴息、项目补助等方式给予支持。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18-2023

年中国图书出版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研

2017究称,在 年各省市实体书店实施政策出台以前,其中大部分地区都曾发布支持实体书店发展、升级的扶持资金管理办法。除了上述扶持实施意

2012 2见以外,从 年 月上海市的扶持

2018 4资金管理办法到 年 月中山市的实体书店资助办法,各地共计出台近20

份专项资金政策。这些资金扶持政策中大多以专项资金、贴息、奖励的形式实施,其中每家实体书店可获得的补助少则几万,多则百万以上;每个地区的专项资金从百万元到千万元以上不等。

在如此大力的政策支持下,相信,实体书店的未来不是没落,而会像我们的国家一样,进入一个再出发的新时代。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 | 张守营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浙江经济快速发展,成功实现了从资源小省到经济大省的历史性跨越”,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顾国达在日前由浙江省委宣传部、浙江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在京共同举行的《浙江改革开放四十年研究系列》丛书首发式上激动地说。按照开放思想和开放特征的变迁,顾国达把浙江开放经济的发展分为四个阶段。

初始期(1978~1993)

顾国达介绍,1978

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序幕,浙江走上了开放发展的道路。作为地理小省、资源小省,浙江的发展只能抓住“重商”开放的优势,通过商品、服务和要素向新的市场空间、新的市场模式开放,形成资源的有限整合,带动商业流通和产业经济的协同发展。

改革开放伊始,浙江是全国率先向小商贩、手工业者开放“商贸流通”领域的地区,促进了省内商品市场的形成。1978

年底,浙江义乌的农民,自发在街道路边摆起地摊,出现了第一批由“鸡毛换糖”货郎担演变而来的小商品摊位。随着买卖日益兴旺,交易地址和时间相对固定的“马路市场”逐渐形成。这就是全球最大的专业市场———义乌小商品市场的雏形。

在浙江省内商品市场逐渐形成的同时,20 80

世纪 年代,具有商业精神的浙江人,开始了以“行商(外出经商)”方式,到全国各地开发市场,形成了浙江省内生产能力对国内市场的“开放”。这种情况,尤其以“温州商人”和“温州模式”最为著名。

国内市场向“浙商”的开放,带动了浙江产业经济的发展,以乡镇企业、家庭工业为代表的早期民营经济在浙江兴起,带动了浙江企业的发展,并逐渐成长为浙江经济的重要力量。

1982浙江境外投资始于 年,主要通过政府外经贸部门,结合国有外贸公司体系、海外“浙江窗口公司”建立等方式,推动“浙江产品”走出国门。统计数据显示,1982~1993

年, 198浙江共向境外投资项目 个,总投

1.98资 亿元美元。

顾国达表示,这一时期,浙江初步形成以省内市场、国内市场、国际市场的“三重开放”带动经济工业化的格局。

推进期(1994~2001年)

顾国达指出,20 90

世纪 年代中期之后,浙商对国内市场开发模式逐渐成形,市场带动区域工业化的道路逐渐成熟——省内“集贸市场”逐渐发展为在专业领域“全球第一”的专业市场群,更多的浙商活跃在中国大地上。1997~1998

年,发生了对亚洲各地影响至深的“亚洲金融风暴”,而浙江采取的一些应对措施,颇具开创性。

比如,在对外贸易领域,浙江率先在全国提出实施“四个多元化”战略,即“经营主体多元化、出口市场多元化、出口产品多元化、贸易方式多元化”,进一步放开了外贸的经营

2001 3138权。截至 年,浙江全省有

1980家企业获得进出口经营权,是

187年前的 倍。同时,浙江在全国外经贸系统率先进行股份制试点工作,并采取了建立外贸出口发展基金、实行外贸企业“工效挂钩”两大举措,有力地推进了浙江外贸的发展。

再如,在外经领域,除传统的承包工程、劳务输出等以外,浙江积极推动“走出去”对外投资。1999

年,浙江省提出“两个推动”,即推动浙江省商品专业市场到境外设立分市场以及有条件的企业到境外设立营销网点,建立浙江省国际营销网络;推动浙江省优势产业到境外建立以加工贸易为主的生产基地,开拓国际市 场。这些政策措施,在亚洲金融危机的背景下,避免了“出口导向型”经济的下滑,同时也推动了浙江经济的开放,从省内开放、国内开放,走向了更为广阔的国际开放。

转型期(2002~2007年)

2001顾国达认为,以 年年底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为标志,浙江开放发展进入了转型阶段。这一阶段,浙江开始在更大范围、更广领域、更高层次上参与全球竞争,进入一个全方位开放的新阶段。2002

年,时任浙江省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提出了指引浙江发展的“八八战略”,其内容主要有:进一步发挥浙江的体制机制优势,大力推动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不断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区位优势,主动接轨上海、积极参与长江三角洲地区交流与合作,不断提高对内对外开放水平;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块状特色产业优势,加快先进制造业基地建设,走新型工业化道路;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城乡协调发展优势,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生态优势,创建生态省,打造“绿色浙江”;进一步发挥浙江的山海资源优势,大力发展海洋经济,推动欠发达地区跨越式发展,努力使海洋经济和欠发达地区的发展成为浙江省经济新的增长点;进一步发挥浙江的环境优势,积极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切实加强法治建设、信用建设和机关效能建设;进一步发挥浙江的人文优势,积极推进科教兴省、人才强省,加快建设文化大省等。

“八八战略”一方面总结了浙江在开放发展上的优势,另一方面为未来的发展提出了方向性的举措,包括浙江开放经济的体制机制、国内开放与国际开放、开放与产业经济发展等内容,为浙江开放发展提出更高层次的战略指导。顾国达指出,2002~2007

年,浙江进一步强化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种所有制经济的市场主体地位,在推进市场开放的同时,在全国率先发展了电子商务等新的市场形态;在对外开放中注重规模和效益并举,倾向于优化对外贸易结构,转变增长方式;推动外资、外经的发展,形成了“三驾马车”齐头并进的态势。

深化期(2008年至今)

顾国达介绍,2008~2009

年由美国次贷危机引发国际金融危机,世界经济遭受严峻的考验。浙江作为外贸依存度较高的省份不免受到影响,经济增长速度明显回落。浙江民营企业相继面临融资困难、自主创新能力不足、产品市场萎缩等问题。

为应对后危机时代的国际贸易新格局,一方面,浙江积极开拓对外贸易新市场,以缓解对美日欧市场的过度依赖,减少出口企业间不必要的竞争和摩擦;另一方面,浙江积极优化出口贸易产业结构,加大对高附加值出口产业的投资力度,并推进贸易方式的多元化,逐步实现产业结构调整和升级。2013

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对浙江开放型经济的发展具有指导意义“。一带一路”是一个包括浙江省内市场、国内各省(市、区)市场联动、国际市场产能合作等的整体开放形态,也包括贸易、投资、合作等多方面的开放内容。

浙江在“一带一路”共建中,一方面加大了内部开放体系的完备,承担了义乌国际贸易综合试点改革、舟山—宁波海洋经济、舟山自贸区、杭州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等具有开放“先行先试”的“特区”的开发,为全国提供了可参考复制的经验;另一方面,贯通了通向国内、国际各市场领域的重要通道“,义新欧”国际班列成为里程最长的中国国内——国际货运班列,宁波——舟山港成为全球第一大货运集装箱港口区等。

在传统书店式微的背景下,新生的混合业态实体书店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以新奇、时尚、多元化满足着人们日益挑剔的消费需求。图为西安迈科中心的“言几又”书店,是集书店文化、咖啡文化、文创产品、餐厅酒吧、亲子乐园等为一体的新生活方式体验店,现已在全国十多个主流城市开设了50余家门店。品牌名称“言几又”来源于繁体字“設”的拆解。视觉中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