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通讯、京东方 A 和 ST 中安:投资类房地产均超10 亿元

China Economic Weekly - -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 - (见表3)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还对科技类上市公司 2018年中报的投资性房地产进行了梳理,最高者中兴通讯为20.31亿元。

分区间来看,超过10亿元的公司有 3家,如中兴通讯、京东方A、ST中安;在 1亿元 ~10亿元的公司有68家,如东软集团(600718. SH)和浪潮信息(000977. SZ)等;在 1000 万元 ~1 亿元的公司有 123 家,如科大讯飞(002230.SZ)、深科技(000021. SZ)和中国软件(600536. SH)等;低于 1000 万元的公司有72 家。

其中,投资性房地产超过 1 亿元的公司多达 194家,占比超过七成。

记者选取了15家投资性房地产超过 4 亿元的公司,并从其财报中找到了公司的定位、目标等,一些公司在自身行业处于领先地位,但也未能摆脱“炒房”的诱惑 。

新海宜(002089.SZ)的投资性房地产从 2017 年中报的 0.31 亿元大增至 2018 年中报的 5.45 亿元,增幅达1677.33%,其解释称主要是子公司深圳易软技术将自用大厦转为对外出租。长园集团(600525.SH)的增幅也较多,其 2018年中报解释称,主要是南京基地完工部分房产用于出租所致。ST中安降幅近半,其2017年财报解释称,主要是处置了一些投资性房地产,但并没有说明具体原因。

“科技地产商”异军突起“:从支持创新的政策中套利”

相比最近几年房地产的火爆,我 国的实体经济并不太景气,房产也成为优质投资标的。一些科技类上市公司的净利润不如一套学区房也是客观存在,如汇源通信(000586. SZ)和深华发 A(000020. SZ)这两家公司2017 年的净利润分别只有 95 万元和97 万元。

在房地产业的暴利诱惑面前,坚守科技领域的确需要企业家精神。《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曾采访过制笔企业贝发集团董事长邱智铭,这家企业用实际行动回应了李克强总理的“圆珠笔之问”。

不过,邱智铭也坦言,“一直专注做笔这个主业是需要企业家精神和情怀的,是需要抵挡住诱惑的。前几年房地产很吸引人,我们也可以很轻松地拿一些土地过来,或者投入一些村镇银行、买矿卖矿,这些都可以获得很多的利润。有人对我说,如果你做房地产,很快会做成百亿、千亿的企业。而我坚持认为,做笔也能成为十亿、百亿的企业,这是我在诱惑面前的选择。”

虽然贝发集团忍住了诱惑,但这家企业却也因营收规模和净利润等指标不理想而无法登陆资本市场。

尽管华大基因这几年财报的投资性房地产为0,在建工程规模也不大,但《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查询其官网看到,从 2016年以来,华大基因与辽宁省大连市、湖北省荆门市、湖南省益阳市、贵州省黔西南州、云南省昆明市、江苏省苏州市、河北省张家口市等多个地方政府商谈合作,而在当地建设“健康小镇”等是双方合作重要模式。

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一旦上述合作落地,华大基因的厂房、办公楼等为代表的固定资产将大幅增加,如果再有出租或出售,其投资性房地产也会大幅增加,届时,加入华大基因的地产界大咖王石就能派上“用武之地”了。

中国软件园区发展联盟理事长、北京中关村软件园发展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刘克峰曾撰文称,目前,有一种趋势需引起特别关注,一些科技企业正在从科技创新的主体,演变为科技地产新军,加入到科技地产商的行列中。

刘克峰分析说,在房地产暴利的诱导下,一些科技企业借科技之名行地产之实。这些企业通过各种途径拿到远远超过自用需求的优惠土地,建设了大量办公楼宇、商业配套,甚至公寓住宅,或直接销售房产,或转让项目公司股权,或成为房东。“他们不在科技创新上下功夫,而在房地产上搞投机,从支持创新的政策中套利。”

刘克峰建议,为防止科技类企业沦为科技地产商,政府应对出让给科技企业的土地进行限制性约定,例如,限定土地上的物业只能自用,不得出售、转让或租赁,并加大动态监管力度,在资产登记、股权变更等环节进行核查。

事实上,与很多科技类公司对投资性房地产的欲罢不能相比,另有一些科技企业则坚持主业。例如华为就始终与地产业务保持距离。“华为没有做过房地产,也没做过股票。”华为公司创始人任正非在谈及房地产的诱惑时曾表示,华为人专注做一件事情,攻击“城墙口”,聚焦主业坚持创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