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成本无所不用其极

China Economic Weekly - - Cover Story 封面故事 -

如何降低成本,又是一个让卫星公司焦虑的问题。

“用户才不会因为数据是从天上来的就多付一分钱。”在天仪研究院CEO杨峰看来,如何让应用落地并不是国内卫星产业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成本是首先需要考虑的,“铱星(编者注:一种全球卫星移动通信系统)的后台老板是摩托罗拉,制造商是洛克希德·马丁,投资70亿美元,可谓一个完美的航天成功案例,但同时是一个完美的商业航天失败案例。摩托罗拉认为很多人会买,投入一大笔钱后发现没人买。我们还要犯美国人已经犯过的错误吗?”

“现在说的卫星应用,逻辑都是对的,但问题的关键是其基于怎样的成本架构?”杨峰说,有公司花6000 万元做了一颗卫星打上去,这可能是完美的工作,但以6000万元的成本并不能让整个商业模式运转起来。

那么,如何降低卫星的成本?

自建供应链能降多少成本?

作为全球商业航天领域的“标杆”, Space X降低成本的方式之一便是自建供应链,简单来说就是“能自己造的就自己造”。

有 Space X的工程师回忆,马斯克希望火箭的主体计算机系统花费不超过 1 万美元,以航天领域的标准来看,这是个疯狂的数字——火箭的航天电子系统造价通常超过 1000 万美元,“为讨论航天电子设备的会议所准备的食物花费都不止1万美元。”

然而,最终 Space X自行研制的运算系统成本仅略高于 1 万美元,与马斯克的目标颇为接近。

国内的民营卫星公司会遵循同样的逻辑吗?

“无所不用其极。”杨峰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说,不可能卫星的每一个部件、系统都自己制造。Space X自己生产几乎全部部件是因为发射联盟(编者注:联合发射联盟是美国火箭领域的“巨头”,一度处于垄断地位)供应链的产品特别贵,想要造出便宜的火箭,只有自建供应链。

他坦言,目前绝对不可能用原来大卫星的供应链,因为用不起,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自建供应链,二是用其他行业的供应链。“能够挤压出水分比较多的部分我就自己做,如果挤压不出太多水分,别人也做得挺好,那就他们来做。”

能否用其他行业的供应链?

“供应链是目前商业航天最亟待解决的问题,而不是下游应用,如果供应链又贵、又不稳定、又不可靠,做出来的产品就是垃圾,谈什么应用?”杨峰说,“火箭器件的级别还不敢跨越太大,但是卫星的一些器件可以从宇航级跨过军用级,直接降到工业级。”

谈及卫星产业如何利用其他行业的供应链降低成本,谢涛举了一个例子:小卫星的CPU可以使用汽车级的CPU,虽然卫星在太空中面临的环境比汽车要复杂,比如高能粒子辐射会影响处理器工作状态,但可以通过提 升系统使其具备容错的功能,消除其影响。“当然,汽车级的 CPU 不是拿来就用,在筛选完后还要做加固、防水、防辐射的处理,但原来一块卫星CPU主板可能要几百万元,汽车级产品的价格只有几千元,即使选出10 块进行进一步处理,成本也仅为几万元,压缩的空间非常大”。

但其他行业的供应商会对需求量较少的卫星企业的订单感兴趣吗?

谢涛直言,目前汽车电子厂商确实兴趣不大,但未来可能有一些企业针对商业航天的需求去采购、改装,以赚取差价。

一颗卫星的成本有多高?

目前一颗卫星的成本究竟有多高?谢涛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九天微星在12月即将发射的7颗卫星中,主星为100公斤级,研制成本大概在千万级,而纳卫星已经降低到了百万级。

杨峰则认为,卫星的指标很多,比如原来的功率为10瓦,现在以同样的价格实现50瓦的功率,却很难说成本降到原来的1/5。“只能说我们大概把成本降到原来的1/3,未来还要再降。”

其实,除了寻找更便宜的供应链外,把卫星做得更小也是降成本的关键。

长光卫星科研质量部部长徐开告诉记者,该公司卫星的重量目前都在200多公斤,未来要做50公斤的卫星,在性能有所提升的情况下,重量下降也就意味着成本的下降。

“卫星重量变轻首先就意味着发射成本的降低。”杨峰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