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湘高铁:山上的天路

China Economic Weekly - - Region & City 区域·城市 -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贺诗 |重庆报道

“养儿养女不用教,酉秀黔彭走一遭。”这句当地老话形象地诠释了位于重庆市东南部的酉秀黔彭地区(酉阳县、秀山县、黔江区、彭水县)艰难的地理环境:虽紧邻湖南、湖北、贵州三省,但地处崇山峻岭之中,交通不便、信息不畅、经济欠发达。

受限于这样的自然环境,重庆和湖南这两个紧邻的省市,一直没有直达的高铁线路,从重庆到长沙需绕行贵阳,费时费力。

2018 年 11 月 22日,渝湘高速铁路重庆至黔江段在重庆市南岸区举行开工仪式,一旦这条穿行在大山大河之中的天路建设完成,困扰渝湘两地多年的交通问题,可望得到圆满解决。

上山下河,打破多个国内施工纪录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批复文件,渝湘高铁重庆至黔江段是我国铁路中长期规划“八纵八横”的组成部分 ,该路段全程位于重庆境内,起于渝中区菜园坝重庆火车站,经渝中区、南岸区、巴南区、南川区、武隆区、彭水县后,止于黔江区。路线共设 8 个车站,全长约 265 公里,设计时速 350 公里,桥隧比例约94%,项目总投资 535 亿 元,建设工期 5 年半,预计 2024 年全线建成通车。届时,从重庆主城到黔江大约只需要55分钟,比现在的K字头列车至少节约2.5 个小时。

从桥隧比上就能看出这条“天路”的建设难度。业内人士表示,一条高铁线路,桥隧比超过80%就称得上罕见。根据公开资料,全程约400 公里、于 2017 年 7月正式运营的宝兰高铁,全程桥隧比为93.07%,是全国首条桥隧比超过90%的已运营高铁。相比之下,渝湘高铁重庆至黔江段桥隧比预计超过宝兰高铁。

除了在大山中穿行,这条线路还需要跨越长江、乌江和郁江。跨越乌江和郁江均可用跨江大桥解决问题,但由于需要在重庆市主城区跨越长江,修桥并不是最好的选择。

对此,重庆市交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前有设想在长江上方架桥通过,但重庆号称“桥都”,主城区公路桥、轨道桥已非常之多,很难找到合适的建设地点,同时考虑到对两岸环境影响,最终设计人员选择在长江底修建过江隧道,连接位于渝中区的重庆站和南岸区的重庆东站。

根据最终的设计方案,渝湘高铁自重庆站引出后,将通过隧道下穿渝 中城区,并从江底穿越长江,随后在南岸区穿越南山后出洞,整个隧道全长约 11.87 公里,下穿长江段约1.1 公里。“整个隧道先后穿城、穿江、穿山,环境多变,工程建设相当复杂。”

目前,国内尚无长江水下铁路隧道的先例,这条隧道建成后将成为国内最长的水下铁路隧道,同时也是国内首座长江水下铁路隧道。

隧道的建成还将对重庆两大高铁站——重庆站和重庆东站产生深远的影响。由于地处长江、嘉陵江两江交汇处,重庆站原是国内罕见的尽头式车站,隧道建成后,重庆站将改造为贯通式车站,渝湘高铁和成渝高铁也得以连通。而位于南岸区的重庆东站,则是重庆主城区4个主要铁路客运站中最后一个完工的车站,重庆“四主”客运站(重庆北站、重庆西站、重庆东站、重庆站)布局届时将全面形成。

另外,黔江经酉阳、秀山至湖南吉首的线路已列入远景规划,这将是渝湘高铁的下一个部分。在吉首,渝湘高铁可衔接张吉怀(张家界—吉首—怀化)高铁、沪昆高铁至长沙,届时,重庆至长沙有望 3 个小时到达,比现有绕行贵阳的高铁线路节省约2.5个小时。

渝湘高铁带动黄金旅游线

重庆东南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相对滞后,特别是酉秀黔彭,这四个区县多年来都是国家重点贫困区县。直至 2017 年 10 月,秀山县和黔江区才通过评估,摘下了“贫困帽”。

为推动渝东南经济的发展,同时也为了打通渝湘快速通道,重庆市早在 2015 年就对渝湘高铁进行规划。2015 年 7月,时任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分别给时任湖南省省长杜家毫、贵州 省省长孙志刚致信,最终三省市达成共识,决定合力推动渝湘高铁纳入国家规划。2015 年 8月,三省市政府联合向国家发改委、国家铁路局、铁路总公司报送了《关于恳请将渝怀高速铁路纳入国家“十三五”铁路规划建设的函》。

2017 年 2月,时任重庆市市长张国清与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陆东福会谈,陆东福表态支持以地方为主筹资建设渝湘高铁重庆至黔江段。

2018 年 10 月 23日,国家发改委正式批复渝湘高铁重庆至黔江段可行性研究报告,渝湘高铁终于将成为现实。11 月 22 日,渝湘高速铁路重庆至黔江段暨重庆东站开工,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出席开工仪式并宣布开工。按照重庆市政府的构想,渝湘高铁重庆至黔江段的开通,将为重庆东南部地区打造一条黄金旅游线。

根据线路规划,这条高铁在离开重庆东站后,将分别经过巴南区、南川区、武隆区、彭水县和黔江区,该区域的旅游资源堪称丰富。根据重庆市文旅委的统计,在高铁路线上,分布着武隆喀斯特旅游区和南川金佛山两个 5A 景区,4A和 3A 景区更是多达 18 个,该区域 2017 年共接待游客8254 万人次。

沿途各区县也在加紧谋划高铁旅游经济。重庆市黔江区政府表示,该区正加快建成武陵山旅游集散中心,推动武陵山区“大旅游经济”发展建设,促进国际旅游城市形象和品牌加快塑造。

重庆市武隆区交委看重高铁时代游客“快进慢游”的意义,一位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交通方便了,游客自然待的时间就更长”。同时,高铁的建成,将使武隆更快融入成渝经济区,与长株潭等经济带的合作交流也更为便捷。

巴南区属于重庆主城区,拥有东温泉、南温泉、圣灯山和云篆山等自然资源。巴南区交委表示,高铁建成通车后,这些旅游资源将与武隆喀斯特旅游区、南川金佛山等景区高效连接,形成黄金旅游线。

可以预见的是,渝湘高铁激活的旅游资源远远超出沿线覆盖。该条高铁在黔江通过与成兰铁路接轨,游客可以通达国家著名风景名胜区九寨沟黄龙;与黔张常(黔江—张家界—常德)铁路接轨,可通达张家界旅游风景区;通过黔江至吉首高铁可至酉阳桃花源、边城洪安、凤凰古城。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