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历者张宝忠 1985 年百万大裁军, 我们用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张宝忠

China Economic Weekly - - 目录 Contents -

1985年,百万大裁军。当年6月4日上午,中央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郑重宣布:中国政府决定,人民解放军减少员额100 万。

邓小平说这句话的时候,右手向上伸出食指,在空中点了几下后便停住。一个手指,震动了在座的将军们,震动了全中国,也震动了整个世界。小平同志开门见山地讲了裁军百万的根据

中国百万大裁军的动议或者说根据是什么?邓小平在讲话中明确而简洁地作了讲解。

我记得,会议一开始,邓小平先是提到事情的由头。他说“:从哪里说起呢?”他稍停片刻,看了看与会的将军们,接着又说下去“:从这次国庆阅兵讲起吧 (指1984年的建国35周年国庆天安门阅兵)。我不是讲这次阅兵如何,这次阅兵是不错的,国际国内反映都很好。最近有位国际友人也讲过,非常好。但是,我说有个缺陷,就是八十岁的人来检阅部队,本身就是个缺陷。”

会场鸦雀无声。在座的每一位将军表情凝重而严肃。接下来,小平开门见山地讲到裁军百万的根据。他首先谈到我国对国际形势和对外政策的两个重要转变。

他说:第一个转变是对战争与和平的认识。世界战争的危险还是存在的,但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长超过战争力量的增长。由此得出结论,在较长的时间内不发生大规模的世界战争是有可能的,维护世界和平是有希望的。根据对世界大势的这些分析,以及我们周围环境的分析,我们改变了原来认为战争的危险很迫近的看法。

第二个转变,是我们的对外政策。过去一段时间,针对苏联霸权主义的威胁,我们搞了“一条线”战略,就是从日本到欧洲一直到美国这样的“一条线”。现在,我们改变了这 个战略,这是一个重大转变……所以,中国的发展是和平力量的发展,是制约战争力量的发展。

其次,小平说“:国家的安全保障最终取决于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军队装备真正现代化,只有国民经济建立了比较好的基础才有可能……先把经济搞上去,一切都好办。现在就是要硬着头皮把经济搞上去,就这么一个大局。”

第三,小平谈到当时军队的现状,提出军队要“消肿”的问题。他说“:肿、散、骄、奢、惰,第一个字就是肿,我们还没有很好解决……尽管我们的军队这样大,但连队并不充实,而各级机关却十分庞大,臃肿的情况很严重。现在一提出要解决什么问题,就要增加机构、增加人,这不行。还有的从下面抽人,搞这样那样的办公室。为什么原来的机构不够用呢?”

小平还说“:以后精简,主要是精简各级领导班子和领导机关,首先是总部和军兵种、大军区、省军区的机关。” “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得罪吧!”

我国军队现状正如邓小平所讲。据联合国专家小组上世纪 80年代的一份调查数字显示,世界上几个军事大国军队的官兵比例是:苏联为1∶4.56 ;美国为1∶6.15 ;联邦德国为1∶10;法国1∶17。然而中国则为1∶2.45。这个数字说明,我国军队的官兵比例是苏联的近两倍,是美国的2.5倍,是德国的4倍,是法国的近7倍。

另外,在军费方面,据我国公开材料表明,1985年中国军费总额是191亿元人民币,约占当年国民经济总值 (8568亿元人民币)的2.2%。这个数只相当于美国军费的2%,还不到苏联的一个零头。

而这个数字,对当时的中国来说已经够大。问题还不止于此。这个数额很小的经费,对于解决中国庞大的军备更新

简直微不足道、杯水车薪,更何况,这点军费的大部分都被“人头份”占了去。

要解决这个捉襟见肘的军费现状,出路就是“消肿” ——裁军。

由于种种历史原因,我军的“臃肿”问题由来已久。在1975年至1984年的几次精简整编中,同样的问题多次出现:机关精简一次,膨胀一次,边减边增,互相攀比,人浮于事,陷入“精简—增编—再精简—再增编”的怪圈,甚至出现了增编大于减员的反常现象。

据调查数字显示,当年中国军队有400万人,但连队并不充实,臃肿的是各级机关。各级机关中,副职过多,每个军区有十几名甚至几十名领导,还有什么“团职保密员”“营级打字员”等等。

其实,裁军“消肿”,是邓小平很早的心愿。据粗略统计,邓小平从1974第一次“文革”复出后的10年间,在不同场合对于“消肿”问题,谈了多达数十次。

在1985 年6月的这次军委扩大会议上,邓小平尖锐地指出:与其说是“精兵”,不如说是“精官”。他还说:“这是个得罪人的事情!我来得罪吧!不把这个矛盾留给新的军委主席。”这一句话,引来与会将军们松弛的笑声。“我们用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毋庸置疑,百万大裁军是一件十分艰巨的任务。按照中央军委部署,百万大裁军从1985年下半年开始,采取先机关,后部队、院校和保障单位的顺序,自上而下地组织实施。其重点是机关和直属单位,尤其是人民解放军各总部、国防科工委、大军区、军兵种机关及直属单位的人员。同时,将大军区由原来的11个撤并为北京、沈阳、济南、兰 州、成都、广州、南京七大军区。全军经过撤并、改制等,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1个;撤销师、团级单位4054个。

1987年4月4日,在第六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徐信对外宣布:我军精简整编、裁减员额100万的任务已基本完成。全军总员额由原来的423.8 万人减至323.5万人。

调整后的军区,战区范围扩大,兵源充足,物质资源雄厚,战役纵深加大,有效提高了各大军区独立作战能力。各总部、军兵种、大军区和国防科工委机关及其直属单位,撤并机构,人员精简40%。

裁军百万是我国改革开放进程中的重大事件。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领导下,裁军工作按部就班而又稳妥地进行着。

在这个过程中,邓小平在对内对外的大多数场合,讲得比较多的还是中国的改革开放的“基本路线不变”,以及与“一国两制”有关的政策问题。有关裁军的事情讲得并不多。而对于裁军百万这样大的动作,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件不可小视的大事,能够像我们国家我们军队这样稳妥地进行并达到目的,这与邓小平决策的正确和把握事情的恰当有直接关系。

在共和国60年历程中,我军创造了众多的经典华章。而这一次的百万大裁军,则是震惊世界之举。这是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小平对于中国布局谋篇的大手笔。这一军队改革的重大举措,标志着中国军队在中国特色精兵之路上迈出了重要的一大步。

减少100万,实际上并没有削弱军队的战斗力,而是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正如小平同志所言“:这是中国共产党、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有力量、有信心的表现。它表明,我们愿意并且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对维护世界和平作出贡献。”

责编:李永华 [email protected] 美编:孙珍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