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龄产业与金融支持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 丁志勇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持续加剧、人口寿命的不断延长和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如何满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各种需求,有效解决好老龄产业发展问题,已成为当今社会面临的一个重要课题。老龄产业是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点领域,是国家政策支持、社会资本关注、发展空间广阔的朝阳产业,在人口老龄化、医疗一体化、养老体系化等复杂因素推动下,老龄产业逐步进入快速发展期,投融资需求非常旺盛,孕育着万亿元级的金融供给市场。

全球老龄产业发展模式比较分析

截至2017年末,中国60岁以上人口数量达到2.41亿人,占比达17.3%, 65岁以上人口数量达到1.58亿人,占比达11.4%。以上数据说明,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已经步入了人口老龄化社会,如何有效支持中国老龄化产业的蓬勃发展,依托金融机构服务老龄产业的快速发展,不断提升健康养老领域的服务供给能力,已成为当前重要的课题。从全球老龄产业经营发展模式来看,主要有政府模式、市场模式、政府主导与市场融合模式三种。政府模式是指由政府来管理老龄产业发展,公立养老机构就是典型的形式,政府负责全额拨款,任命或聘用管理人员,适合人口数量较少的国家,具有易于管理、保障有序等特点,如北欧的瑞典、挪威、丹麦等高福利国家大多采用政府模式。市场模式是指由市场来决定老龄产业发展,通过市场竞争来实现老龄产业的资源配置,大多适用于高端需求的老龄产 业,对于中低端社会需求有可能无法满足,这种老龄产业发展模式容易导致市场失灵,不适合主流老龄产业发展。政府主导与市场融合模式是指由政府和市场互相支持,政府从宏观上给予主导和科学定位,为老龄产业提供政策支持和宏观调控,指引构建合理有序的老龄产业服务体系;市场从微观上给予老龄产业最优竞争环境,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老龄产业发展中的作用,解决好老龄产业的公共性、福利性的需求,目前这种模式被中国乃至世界多个国家采用。第一,美国模式。美国老龄产业市场化发展成熟,相关法律和法规比较健全,政府监督指导作用突出,私人营利性机构是老龄产业的主体,非营利性机构及政府服务机构辅助老龄产业的发展,医疗保健类及基础服务类老龄产业较为发达,是典型的市场为主、政府引导发展模式。第二,德国模式。德国是欧洲老龄产业最发达国家,面对深度老龄化、服务人员短缺等多个难题,借助强大的工业制造优势,大力发展医疗设备、老年护理用品、康复器械、智能辅助工具、聪明房屋、说话闹钟等老龄产业,专门服务老年人群的各类需求,建立起老年专用品、医疗科技设备和保险服务于一体的老龄产业发展体系,是具有代表性的市场为主的发展模式。第三,日本模式。日本老龄产业具有政府主导的福利性特征,政府制定老龄产业政策,主导相关制度设计和具体执行,政府是最主要的投资者,建立起产业化养老服务体系,鼓励民间资本发展营利性服务机构,重点支持养生保健品、功能养生饮料、养生护理工具等健康养生产业, 是具有福利性特征的政府主导为主发展模式。第四,中国模式。伴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社会来临,老龄产业已成为一个为老龄人群服务的朝阳产业,老年人口消费能力和收入水平决定着老龄产业已成为发展潜力最大的新型综合性产业,主要包括老龄医疗保健产业、专用产品产业、文化旅游产业、金融保险产业、养老服务产业等,老龄产业已逐步形成社会化、市场化、专业化的发展模式,是典型的政府主导与市场融合的发展模式。

金融机构支持老龄产业总体定位

老龄产业是公共事业重要组成部分,老龄产业发展需要依托政府与市场两种力量的有机融合,政府从宏观层面自上而下给予政策支持和指导,市场结合老龄产业需求引导其快速发展,从而构建起政府与市场共同发力的老龄产业金融服务体系。

金融机构支持老龄产业发展定位。金融机构应依托老龄产业发展机遇,加大对行业中重点领域金融支持力度,有效发挥综合金融服务优势,多渠道支持老龄产业发展。第一,突出政府主导,发挥金融机构作用。金融机构应密切与政府合作,在源头上与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依托政府主导老龄产业发展规划的重要作用,加强与政府相关部门的有效衔接,结合政府老龄产业最新发展规划,把金融机构产品融入进去,为老龄产业重大项目提供金融支持,对涉及老龄产业的优质企业提供全方位的金融服务。第二,突出战略规划,着力金融产品创新。金融机构应紧紧围绕老龄产

业蓬勃发展、国家支持老龄产业融资机制、鼓励金融机构创新产品服务等重大历史机遇,结合中国不同区域老龄产业发展实际,确定符合中国不同区域特点的老龄产业金融支持战略、市场规划方案和客户服务策略。第三,突出产业特点,打造综合服务优势。金融机构应准确了解老龄产业改善民生、服务民生的金融需求,在全面分析产业特点、服务需求基础上,丰富金融服务模式,加快金融业务创新,提升综合金融服务水平,科学筹划“投行+商行”“表内+表外”“居民+企业”“保险+银行”等一体化的综合金融服务,切实服务老龄产业的优质客户,不断拓展老龄产业的市场空间。第四,突出发展品质,构建智慧老龄产业。金融机构应密切关注老龄产业发展动态,通过建立多维度、差异化的老龄产业发展状况数据库,科学分类老龄产业发展数据,合理分析老龄产业经营特点,有效把控老龄产业经营中出现的异常变化,提高金融服务的效率,把握老龄产业发展的实质风险,为老龄产业智慧化、一体化、系统化的发展提供强大支持。

金融机构支持老龄产业服务模式。根据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应用发展规划,中国应创建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和配套产业园,建立国家和省级人口健康信息平台以及全国药品招标采购业务应用平台。第一,促进寿险养老融合,积极开展银保合作。目前,中国人寿、平安人寿、泰康人寿等寿险公司设计了养老型保险产品,承诺提供候鸟式养老服务,已在全国广泛进行养老机构的选址和布局,金融机构对与老龄产业合作的中国人寿、平安人寿、泰康人寿、人保寿险、新华人寿等寿险公司实行差异化服务,对接大型寿险公司的实际需求,了解其对高端养老设施的收购或租赁计划,根据项目清单择优合作,并向寿险公司推荐与金融机构开展融资合作的养老企业,促成寿险公司购买服务,降低金融机构和寿险公司的风险。第二,拓 展产业资本进入,择优开展产业合作。金融机构应认真筛选股东资质较好、医疗养老从业经验丰富、风险可控的全国性连锁服务机构,优选中医、牙科、体检等高端医疗养老项目,特别是医养结合或与保险结合的高端养老项目,在锁定收入现金流的前提下开展融资合作;紧紧抓住老龄产业资源丰富特征,制定专门的老龄产业服务方案,切实提高医院、养老机构金融供给能力,通过跨部门、跨层级上门跟踪维护机制,巩固金融机构与老龄产业合作关系,增加老龄产业对社会的综合贡献。第三,搭建医疗数据平台,提供一体化的服务。金融机构应积极参与国家和地方健康医疗大数据相关建设,融资支持修建健康医疗大数据产业园和入驻医药、诊疗、器械、健康、IT等上下游企业,制定详细的金融服务方案,参与国家健康医疗大数据中心和配套的产业园,以及省级人口健康信息平台、全国药品招标采购业务应用平台等相关建设,及时对接卫健委实际需求,做好园区和相关企业的金融服务工作。

金融机构支持老龄产业实施路径

金融机构支持养老产业发展路径。金融机构应紧紧依托国家发展养老产业的重大机遇,积极拓展养老产业项目贷款,大力支持公立养老机构新建和改扩建项目,国家级、省级养老示范基地项目,重点支持已被列为财政部、省级财政部门的PPP示范项目和政府购买服务项目,结合实际需求延长贷款期限,优惠贷款利率,通过银团贷款、发行债券等多种融资方式,切实满足养老产业发展。金融机构应把互联网金融与移动养老相结合,全面建立养老服务平台,通过专项融资解决合作中涉及的资源投入问题,积极支持优质养老机构的结算业务,建立科学的养老产业金融服务体系。

金融机构支持医疗产业发展路径。结合医疗、养老体制改革所带来的医疗 投资集团整体需求增加契机,加大项目贷款、流动资金贷款投放,满足分级诊疗和新农合带来的公立医院改善就医条件的金融需求。第一,积极发挥医疗产业链辐射作用。金融机构应着力进行供应链融资,积极拓展医药采购平台链、医药链和医保链三种类型医疗产业链融资。平台链是基于省级医药采购平台、医药经销商自建的电商平台,依托管理平台生成真实贸易背景及可验证的货款信息数据,金融机构与医院、医药经销商开展供应链融资,优选优质的医药采购平台,以及与大型医院有稳定合作关系的医药经销商自建电商平台。医药链是基于优秀甲等医院为核心企业,与上游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开展的供应链融资,优选与甲等医院有合作关系、销售收入稳定、具备物流配送能力的供应商。医保链是基于医院为核心企业,与下游医保管理机构开展的保理业务,优选医院等级、床位数、中高级医护人员数量等处于较高水平的医院进行融资,医保项下保理业务是重点。第二,积极构建医疗产业新业态体系。当前,医疗集团、医疗器械、制药等企业向产业链上下游延伸发展或跨界整合,涌现出一些医疗养老融合的新业态。医疗集团应依托自身丰富的医疗资源和病源发展医疗设备租赁,设立医养结合的养老中心,并尝试国际化的走出去战略,开展境外合作并购。医疗器械供应商应与金融机构签订合作协议,提供合作医院需求信息,由金融机构匹配不同金融需求,三方共同开展合作。制药企业参与基本医疗体制改革,自建或收购医院,形成医药结合的完整产业链。金融机构应不断创新金融合作模式,结合出现的新业态、新项目进行重点研究,适时推出项目贷款、并购、融资租赁、存款、结算等一揽子金融产品及服务。■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