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结构和保护主义的惨重代价

逆全球化或导致价格上涨、失业率增加和经济增长率下降,倒退到保护主义还会瓦解有助于贸易和投资往来的全球金融依存关系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 奥古斯丁·卡斯滕斯

作者简介

奥古斯丁·卡斯滕斯( t ) ,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 2000~ 2003年担任墨西哥财政部副部长, 2003~ 2006年担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MF)副总裁, 2006~2009年担任墨西哥财政部部长,2010~2017年担任墨西哥央行行长,从2017年12月1日起担任国际清算银行(BIS)总经理。

我们需要关注经济开放度对市场结构的影响。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让价格反应机制更有效,引导资源进入生产率更高的行业和企业,产生广泛的经济效益。国际间的竞争是制约价格上涨和保持企业活力的强大动力。如果担心寡头垄断和市场主导型企业利润过高的话,我们就应对有损开放原则的行为三思而后行。我的发言主要针对贸易和保护主义,但我们也将看到实体经济全球化与金融多样化发展之间的紧密关联。

近期的一些逆全球化和保护主义举动令我担忧,毫无疑问也令诸位担忧。几十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制定自由贸易规则,但现在却出现有损规则的举动;我们一直致力于推动市场开放,但现在却萌发封闭市场的企图;我们一直致力于广泛开展国际合作,但现在却频现国际对抗的现象。英国公投退欧、欧洲民粹主义运动、美国贸易政策变化和针锋相对的贸易壁垒措施均反映出上述问题。甚至在政治风向变化之前,由于部分 地区受危机后经济衰退影响,全球非关税贸易壁垒一直在增加(如图1右列红线所示)。

全球紧密的贸易和投资联系让实体经济获益,而逆全球化会使前期收益面临损失风险。逆全球化会导致价格上涨、失业率增加和经济增长率下降。倒退到保护主义还会瓦解有助于贸易和投资往来的全球金融依存关系。由于投资者恐慌和金融环境收紧,金融市场会发生动荡并拖累企业资本支出。最后,实体经济风险和金融风险会相互作用并产生放大效应,危机可能会一触即发,让全球经济付出惨重代价。

经济收益面临损失风险

首先来看通胀,这是中央银行行长们热衷的话题。毫无疑问,近年来企业和市场的全球化有助于通胀持续低位运行。低通胀由两个长期因素驱动:贸易和技术。在全球贸易自由化浪潮的推动下,贸易开放度提高,来自工资相对较低国家出口产品的竞争,降低了发达国家整体价格水平,也降低了发达国家工人的议价能力。技术进步特别是自动化生产降低了全球生产成本。革新和更开放的市场彻底重塑了全球生产方式,全球价值链(GVCs)替代了分散的本地化生产方式。

全球中间商品和服务贸易规模是最终商品和服务贸易规模的两倍左右(如图2左列所示)。全球价值链对汽车等先进制造业来说特别重要。全球价值链对企业生产成本和市场支配能力产生下行压力,控制了价格上涨趋势并最终抑制了通胀。

试图使时间倒流退回到更简单的本地生产方式,可能会破坏有助于抑制通胀的市场约束力。在美国宣布对进口钢铁和铝增加关税后,美国钢铁期货价格大幅上涨。钢铁仍是建筑和制造业的重要原材料,这些行业产品价格将上涨。依赖全球价值链的行业不可能一夜之间从进口转向本地生产。实际上,如图3右列所示的中国和墨西哥的例子,美国生产成本特别是汽车生产成本将随着进口关税的增加而上升。关税或抬高物价,伤害了美国消费者和出口行业的利益。

关税可能会推高美国国内价格水平,或需要货币政策更快加息来应对。这一举动将扩大美国与其他国家之间的利差,导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