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小微政策落地障碍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 赵涛

6月25日,人民银行等五部委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深化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意见》,从货币政策、监管考核、内部管理、财税激励、优化环境等方面提出23条具体措施;7月5日起,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释放资金约7000亿元,为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提供了有力保障。相关政策出台2个多月来,湖北省黄冈市各金融机构积极行动,新增客户授信小于500万元的小微企业贷款3.29亿元,比前6个月的增加额还多0.53亿元,政策支持效果初步显现。但从总体上看,小微企业融资仍处于“面窄量小价高”的局面,金融支持小微企业的各项政策落地需清除“四个障碍”。

清除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不畅的障碍

由于货币政策的统一性与区域经济的差异性存在一定的矛盾,货币政策在欠发达地区的落地仍存在一定的梗阻。黄冈市既是老区,也是贫困地区,经济不发达导致的信贷资金的释放能力有限,到2018年8月末,全市各项存款3313亿元,各项贷款1542亿元,存贷比仅为46.55%,比全省平均水平低31.88个百分点,金融机构流动性十分充裕,因而金融机构对人民银行货币政 策调节意图反应不灵敏,数量型货币政策工具运用效应不明显。与此同时,地方法人金融机构使用支小再贷款的积极性不高,据测算,黄冈市地方法人金融机构商业贷款平均利差达5个百分点以上,而现行支小再贷款利差仅3个百分点,回报相对较低,甚至不能覆盖其风险成本,且符合条件的抵押品受限,办理流程复杂、繁琐。到8月末,黄冈市没有1家地方法人金融机构申请支小再贷款。因此,对金融机构流动性充裕的欠发达地区,首要问题是解决小微企业贷款难和银行难以找到符合贷款条件的承贷主体的矛盾。

要清除“几家抬”合力不足的障碍

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除涉及资金供求双方意愿和能力外,还需财税、监管等部门的集中发力,否则将弱化货币政策实施效果。一是政府支持力度减弱。原来黄冈地方政府为支持小微企业发展设立的“大别山产业基金”和“县域经济发展基金”共计29亿元陆续到期收回,造成银行机构与之配套设计的信贷产品“助保贷”“助农贷”“集合贷”“保证保险贷”等信贷业务大幅萎缩,有的基本停滞。政府部门产业基金的收回变相成为对企业抽贷,小微企业资 金需求压力转移到金融机构。二是融资性担保业务有限。目前黄冈市融资性担保机构17家,注册资金仅29.4亿元,资本金不足导致保户、保额偏少,加之近年来担保公司代偿笔数及金额大幅增加,部分担保公司的担保业务已难以为继。辖内某县级市两家担保公司注册资金仅3.06亿元,其不良担保贷款高达1.9亿元,消化风险能力不足,该市已有三家银行机构担保贷款业务全面叫停。三是直接融资艰难。由于小微企业自身实力所限,加之市场融资门槛较高,小微企业很难有效开展市场融资业务。近年来,黄冈市政府积极推动企业进入全国股权交易中心、武汉股权交易中心,辖内已有442家企业上新三板、新四板,但通过股权融资寥寥无几,融资额仅10.42万元。四是非利息负担偏重。人行黄冈中支对辖内106家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抽样调查数据显示,在小微企业融资成本中,银行贷款利率以及服务性收费呈下降趋势,贷款平均利率从7.79%下降到7.2%,但非利息支出如评估费、登记费、保证金、担保费等仍居高不下,平均成本在8%,51%的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达到15%。

清除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积极性不高的障碍

在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受“畏难畏责”情绪影响,对小微企业贷款营销积极性不高。特别是按照银保监会对贷款质量分类的新规,逾期90天以上的贷款至少要计入次级贷款,即进入不良。部分商业银行甚至规定,只要小微企业贷款逾期,立即进入不良。到8月末,黄冈市小微企业不良贷款余额53亿元,比年初净增13.6亿元,同比增长34.7%。某国有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不良率高达13%,已远远超出容忍度,金融机构从业人员对小微企业“谈贷色变”。与此同时,由于小微企业贷款业务不仅风险高,而且成本大,金融机构在落实小微企业“单列信贷计划、单设专营部门、单独创新产品、单独实施考核”等四单机制上缺乏积极性。

清除小微企业自身素质不强的障碍

小微企业融资难,一方面受外部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受自身因素的影响。一是内部管理不够规范,尤其是内部架构、财务管理等离现代企业制度相去甚远。二是小微企业对信用积累不够重视,黄冈市参与评级小微企业4922家,仅占全市小微企业户数的10%。三是融资杠杆过高,起步阶段依赖银行贷款,成熟阶段盲目扩张,一旦不能从银行获取贷款,便不惜代价从民间融资,最终不得不走向破产的边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