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国际化中的微观风险

从当前来看,微观风险已成为银行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中资银行国际化经营需加强对微观风险的识别、控制与防范

China Finance - - Contents - 林百宏

近 年来,中资银行紧跟全球客户金融服务需求,加快“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机构建设步伐,全球服务网络进一步完善,境外业务占比稳步提高,境外布局取得显著成效。但与此同时,全球政治、经济、金融监管政策充满不确定性,逆全球化、贸易保护主义日渐抬头,银行国际化经营面临许多新的风险与挑战。打铁还需自身硬,如何结合自身业务实际,有效应对国际化征途中的微观风险成为中资银行面临的首要问题。

中资银行国际化布局概况

整体上看,中资银行国际化布局基本采用“先近、后远;先发达、后发展”的发展路径,往往起步于中国港澳台,进而挺进亚太及欧美,再布局拉美及非洲等区域,最终完成全球化布局。中资银行国际化发展已从周边国家和地区发展到遍及全球各地。截至2017年末,中资银行已在境外设立了200余家一级分支机构、1300多家网点,覆盖亚洲、大洋洲、美洲、欧洲及非洲64个国家或地区,基本覆盖了世界上较有影响力的国家或地区。其中,中国银行稳步拓展海外机构布局,持续推进海内外一体化发展,目前已拥有545家海外分支机构,横跨全球六大洲的53个国家和地区。

中国港澳台地区:中资银行国际化发展的桥头堡。在港澳台地区,一般由代表处起步,再升格为一级分行,最后通过各种渠道取得投行、租赁、保险等金 融牌照,进一步稳固本地业务。香港是全球金融中心,而澳门因博彩业衍生出不少金融服务需求,香港与澳门毗邻大陆、拥有一国两制政策优势,是中资银行国际化布局的桥头堡和准本土市场,国有银行及多家股份制银行均设有分支机构。台湾因两岸政策不确定性大且当地监管政策较为严格,目前仅有中国建设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设立分行,中国农业银行、招商银行设立代表处。港澳台是中资银行境外业务的绝对主力,资产占比、利润占比最多,如中国银行2017年港澳台地区机构占其所有境外机构资产的65%、利润的77%。

亚太国家:中资银行境外布局的重点区域。因地缘文化接近,借助“一带一路”政策,“得港望亚”是中资银行境外布局通常遵循的常规路径,亚太国家成为国际化发展重点区域。日本、韩国与中国经济贸易活跃,但市场相对排外且监管严格,目前中资银行中主要是国有银行设立分行,股份制银行仍较少进入;新加坡金融业务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除国有银行外,招商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等已开设分行;东盟国家因对外资银行准入门槛较高,除中国银行和中国工商银行外,其他中资银行几乎均未涉足。

大洋洲:中资银行国际化布局的新热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是人均GDP较高的发达国家,澳大利亚经济金融竞争力突出,是最具中国元素的发达国家之一,国有银行及多家股份制银行在此均设有分支机构。新西兰毗邻澳大利亚, 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及中国建设银行等在当地已设立分行。

北美洲:考验中资银行国际化水平的竞技场。美国是全球最大经济体,中资银行接踵而至,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等多家银行在美国已设立分行,但美国金融市场准入门槛较高且合规管理要求严格。中资银行客户仍主要来自境内,因反洗钱较为严苛其清算业务发展相对缓慢。加拿大因申设筹建难度较大、流程复杂且市场竞争激烈,目前中资银行中除国有银行外,尚未有股份制银行进入。

欧洲:中资银行持续深耕的热点区域。英国是中资银行国际化布局的必争之地,英国监管当局曾经只允许外资银行设立子行,近几年才放开外资银行设立分行。德国作为欧洲金融中心,同样吸引了大量中资银行,目前国有银行均已设有法兰克福分行,招商银行正在积极筹建。卢森堡是欧元区内最重要的私人银行中心,通过在卢森堡设立分支机构快速实现对欧洲大陆布局,是中资银行的通行做法,目前已有多家国有银行及股份制银行在卢森堡设立分支机构。中东欧有许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国有银行及政策性银行加速布局,在俄罗斯、匈牙利、捷克、奥地利、塞尔维亚等设有分支机构。

拉美国家和非洲:国有银行与政策性银行的目标市场。拉美及非洲经济基础较为薄弱且政局不稳,目前仍不是中资银行境外布局的重点区域。目前主要是

国有银行及政策性银行在此设置少量机构,股份制银行未进入。

银行国际化中的微观风险

中资银行国际化经营所面临的风险既包括宏观层面的风险,也包括微观层面的风险,本文微观风险指相对于国别风险、金融风险等宏观层面的风险而言,包括操作风险、信用风险等,主要来源于内部管理因素。1995年巴林银行倒闭为全球银行业敲响了警钟,微观风险成为银行面临的最大威胁之一,中资银行国际化经营需加强对微观风险的识别、控制与防范。

内部人员风险

商业银行内部员工是操作风险的最大风险来源,而人员风险防范也就成了银行操作风险的管控重点。巴塞尔银行监管委员会曾统计过各类操作风险,其中人员类操作风险所造成的损失巨大,位居各类操作风险之首。内部欺诈行为是银行人员风险最主要的表现形式,包括从业人员自身或者内外部勾结。商业银行内部人员借助其职务便利,获取银行内部大量信息、制度或系统操作漏洞进行作案,人员风险隐蔽性极强,难以防范。统计显示,中资银行超过90%的操作风险损失来源于内外部勾结的欺诈行为。

业务流程风险

银行业务流程风险主要表现为两种:一是业务流程设计上存在缺失或不够完善,近年来中资银行推进条线化机制改 革,导致部门间职责分工存在交叉和混淆,流程设计和职能履行方面存在诸多缺陷和不足。此外,随着中资银行国际化业务分工细化,管理部门增多,“大机构病”初显,风险管理部门和经营机构缺乏必要的沟通,甚至存在矛盾冲突。二是流程完善但员工未严格执行,即使再科学合理的业务流程,如果未落地执行,操作风险仍然无法规避。受监管趋严、互联网金融等影响,中资银行利润增速大幅下降,分支机构面临较大考核压力,为完成绩效考核指标忽视业务流程风险,对规章制度执行不到位。

信息系统风险

在商业银行各类业务中,包括柜面业务、现金管理、电子银行、授信评级、财务数据等,都依赖于信息管理系统。目前,系统风险主要包括:一是硬件技术风险,如自然灾害、战争、水火灾等不可抗力的出现可能给电子硬件设备带来较大的影响,使系统无法正常工作。因此,银行一般会设立数据中心异地灾备中心防范此类风险。二是软件技术风险,随着移动互联的兴起,手机银行APP将成为未来各商业银行营销主战场, APP软件安全管理将直接影响到业务的正常运行,该类风险一旦爆发,影响覆盖面和危害程度非常大。

业务创新风险

中资银行国际化创新业务应多借鉴国际大行管理经验,加强防范、有效应对业务创新风险。私人银行业务是中资银行在国际化经营中的主要目的之一,随着全球高净值客群人数的日益增加,各 大商业银行需加大力度对私人银行客户提供多样化、个性化的金融创新业务。而私人银行业务创新至少存在两方面风险:一是市场风险,即当地汇率、利率、通货膨胀等波动对投资资产组合的影响,银行需通过货币掉期、利率掉期等措施来减少市场风险。二是合规风险尤其是反洗钱风险,在私人银行业务开展过程中,存在部分客户利用各种手段掩饰、隐瞒资产来源和性质的可能性,也可能部分银行在面对大客户时碍于客户关系而未能尽职调查,引发财富管理变身为不法分子“洗钱工具”的风险。

对策与建议 加强国际化经营的风险防范

结合银行自身实际制定国际化战略。中资银行即使不出国门也能拓展国际化业务。近年来,我国已在上海、厦门等城市设立自贸区,商业银行在自贸区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离岸金融、资本账户可兑换等业务,通过自贸区与众多外资银行开展同业合作,既将自贸区业务作为银行国际化的试验田,同时也大大降低了国际化经营中的他国政治、金融、经济等风险,一举两得。

因地制宜选择进入国际市场的途径。目前,中资银行进行国际化网点布局的途径有两种:新建机构和并购东道国当地银行。新建机构存在市场进入壁垒和当地监管政策的摸索过程,难以全面了解当地交易对手和客户的信用风险;而并购方式则可以快速进入市场,但面临银行管理和文化整合问题。两种方式各有优劣,面临的风险也不同,中资银行需结合各国政治、经济及监管政策,选择合适的网点布局方式。

积极应对国别风险、合规风险和流动性风险。对于国别风险,要熟悉东道国人文历史和法律环境,维护境外机构的财产安全、减少纠纷与诉讼案件,避免与当地居民发生冲突;重视海外投资者关系管理,加强与海外市场沟通。对于

合规风险,要建立完善的反洗钱、反恐怖融资、反逃税等合规体系,合规经营是银行业务发展不可逾越的底线,一笔不合规业务,可能吞噬境外机构多年的经营成果,必须将合规经营放在首位。对于流动性风险,境外机构缺乏稳定廉价的储蓄存款,融资渠道以货币市场拆借为主,流动性管理压力大,总行要提供必要的流动性支持。

构建良好的操作风险管理体系

培育风险管理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是银行的灵魂,是商业银行生存发展壮大的内生动力。银行是个经营风险的行业,风险管理工作人人有责,应根植于全体员工的行为理念。中资银行要高度重视风险文化建设、培育员工正确的价值观,并通过制度引领正确价值导向。

加强风险集中管理。为提高风险管理效率和应变能力,商业银行将风险认定识别、预警跟踪、化解处置等进行上收或集中管理,进而实现风险管控目标。近年来,受利率市场化、互联网金融冲击等影响,为了让“听得到炮火的人”做决策,中资银行将资源向经营机构及业务一线倾斜。这将使得境外机构的经营管理自主权放大,风险管理相对粗放,精细化程度不高。而风险集中管理就是通过将风险管理条线进行集中化、专业化和扁平化,促进各层级、各条线间的配合和协调,通过矩阵式相互制衡的流程设计,加强对境外分行的风险指导,提高全行的风险管理能力。

加强员工队伍建设。就操作风险管理而言,只有打造一支高素质、懂业务、 讲合规的优秀人才队伍,才能真正将风险管理制度贯彻执行好,才能对各个产品、业务、环节中的风险点进行有效识别和定位。风险防范的核心在于员工队伍建设,要将风险意识真正融入员工血液,让风险文化蔚然成风,才能从根本上建立操作风险防范的铜墙铁壁。中资银行可通过员工持股计划(或股权激励)让员工(或高管)成为公司的主人,搭建有针对性的风险管理培训体系,并建立健全具备激励约束机制的风险管理考核机制,全面提高中资银行员工队伍跨地区、多元化、全方位的全球风险防范能力,着力提升国际化管理水平。■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