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率操纵论该休矣

China Finance - - Contents - 管涛

当地时间2018年10月17日,美国财政部发布了受人瞩目的半年度报告。报告认为,中国并未通过操纵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不在汇率操纵国之列;但这份报告同时也表示,由于中国对美贸易顺差过大,美国将继续把中国与德国、印度、日本、韩国和瑞士等国一起列入汇率政策监测名单。而在此前,坊间盛传白宫曾经施压财政部将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这份报告表明,美国政府在该问题上保持了克制,这有助于避免在当前两国贸易摩擦的敏感时期进一步激化矛盾。当然,这一结论本身符合常识和共识。实际上,中国不仅没有实施汇率操纵,反而积极采取措施稳定汇率。

进入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以下如非特指,人民币汇率均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仅用了不到10个月时间就基本走完了2015年“8·11”汇改以来两年多的历程。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日趋明显。

今年前4个月,人民币汇率总体强势。第一季度,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升值3.9%。从3月27日到4月20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一度升破6.30∶ 1,逼近“8 · 11”汇改时启动的水平。截至4月20日,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较上年底累计升值2.3%。

4月底以来,人民币汇率开始回调。到10月19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较4月20日累计下跌了9.4%,人民币汇率已跌破6.90∶1。2016年底那场关于人民币汇率要不要“保7”、是保汇率还是保储备的争论,现在又卷土重来。同期,中国外 汇交易中心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累计下跌了5%。

经历了先涨后跌的震荡后,截至10月19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今年累计下跌了5.8%,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下跌了2.8%。由于双向波动、弹性增加,今年前三季度,人民币汇率6个月的历史波动率达到了4.82%,较3月末上升了15.3%。

面对外汇市场波动,中国政府适时采取了一系列适当的措施稳定汇率。

新年伊始,外汇市场自律机制秘书处宣布暂停使用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机制中的逆周期因子,回归汇率政策中性。应该说,今年年初以来,无论人民币汇率升值还是贬值,中国政府对人民币汇率的双向宽幅波动基本上保持容忍立场。

截至2018年4月20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较上年底累计升值2445个基 点,其中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强贡献了升值1530个基点,相当于中间价总涨幅的63%。

尽管4月底人民币汇率开始回调,但由于市场惯性,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继续偏强,推动了人民币汇率指数加速升值。截至6月15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较4月20日累计下跌1409个基点,其中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强贡献了升值294个基点。这令同期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国际清算银行和特别提款权口径的人民币汇率指数分别较上年底升值了3.2%、5.5%和2.7%,均创下年内最大涨幅。

根据国际收支数据,今年上半年,剔除估值影响后,中国外汇储备增加了494亿美元。但这并非外汇市场干预所得,而是与外汇储备投资收益的计提有关。在国际收支平衡表上,这部分收益,在“经常账户”的“初次收入”项下计“投资收益”的贷方收入,在“金融账

户”计“储备资产变动”负值,即外汇储备增加,也就是官方渠道对外投资的增加。同期,央行外汇占款累计增加405亿元人民币,月均增幅不到70亿元,这表明央行已基本退出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干预,没有直接干预人民币双边或多边汇率的升值。

从6月19日至8月3日,人民币汇率在内外部因素作用下,继续弱势调整,中间价累计下跌了5.9%,合4016个基点,其中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弱贡献了贬值2546个基点,相当于中间价总跌幅的63%,显示境内外汇市场重现看空情绪下的顺周期行为和“羊群效应”。

8月初以来,为防范宏观金融风险,加强审慎管理,央行又恢复了对远期购汇征收20%的外汇风险准备、重启逆周期因子的使用等措施。8月6日至10月19日,美元指数上涨0.8%,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下跌1.2%,合计1065个基点,其中收盘价相对当日中间价偏弱贡献了贬值2195个基点,相当于中间价总跌幅的206%。9月份,央行外汇占款降幅更是达到1194亿元人民币,为2017年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可见,如果没有央行及时调控,人民币汇率将会跌得更多。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根据经济形势稳中有变的判断,继续推进改革和扩大开放,并按照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要求,在财税、金融政策方面采取预调微调措施,对冲中美贸易纠纷造成的冲击,积极为人民币汇率稳定创造条件。今年前三季度,在内有调结构、外有贸易战的背景下,中国仍实现了6.7%的经济增长速度。

近期人民币汇率走持续低,背后受到多重外部因素影响。

首先,4月底以来,国际市场上美元汇率的止跌反弹,到10月12日,美元指数较4月20日累计反弹了5.5%。与此同时,美联储加息节奏加快、加息预期增强,美债收益率跳升,造成全球美元流动性收紧。这两个因素叠加,给许多新 兴市场造成了资本外流、汇率贬值的压力。截至9月底,巴西、俄罗斯、印度和南非的货币贬值了10%以上,土耳其、阿根廷和委内瑞拉货币更是分别暴跌了37%、54%和84%。今年前三季度, JP摩根新兴市场货币指数累计下跌10.8%;人民币汇率同期下跌5.0%,远低于新兴市场货币的平均跌幅。

其次,还有一个尽人皆知的外部冲击就是中美贸易纷争。这场由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不仅增加了中国经济运行前景的不确定性,同时也造成中国境内外汇市场情绪的剧烈波动。6月15日,美方公布对50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由此揭开了中美贸易争端升级的序幕,成为市场情绪恶化、人民币汇率加速下跌的分水岭。

6月19日至10月12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累计下跌7.0%,合4814个基点,其中收盘价相对中间价偏弱贡献了4099个基点,相当于中间价总跌幅的85%。

8月底,美国财政部前副助理部长赫夫鲍尔( Gary Hufbauer)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为当前贸易摩擦的原因,人民币汇率可能会继续走低,但我没有看到操纵的迹象,只是市场在推动汇率。”

9月19日,李克强总理在天津夏季达沃斯论坛开幕致辞中强调:中国决不会走靠人民币贬值刺激出口的路;中国坚持市场化汇率改革方向不变,不仅不会搞竞争性贬值,还要为汇率稳定创造条件。

10月11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印尼巴厘岛举行年会,拉加德总裁表示,近期人民币贬值主要是受强势美元的影响,但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汇率并未贬值太多。她同时强调,“我们支持中国迈向(汇率)灵活性”,并鼓励中国政府“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

然而,如果没有国际协调来缓解或消除外部不确定、不稳定因素,仅靠中国政府单方面承担稳定人民币汇率的义 务,这既不公平,也不合理,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美国财政部10月17日发布的新闻稿表示,“财政部估计,中国今年对外汇市场的直接干预是有限的。不过,人民币最近的贬值可能会加剧中国对美国的巨额贸易顺差问题”。美财政部还称, “中国须履行自己的承诺,不进行竞争性贬值,也不把汇率用于竞争目的”。然而,大量事实表明,经常指责贸易伙伴汇率政策的美国自己可能才是世界最大的汇率操纵者。美国某些政客动辄拿人民币汇率说事,这完全是颠倒黑白。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美国就推出了一系列非常规货币政策,包括零利率、量化宽松( QE)等,造成了全球流动性泛滥,美元下跌。新兴市场国家面临热钱流入、汇率升值压力。美国这种精致的利己主义做法,当时就被巴西、印度等国领导人公开炮轰为“货币战争”。

本届美国政府也不遑多让,频频通过口头干预方式来影响美元走势。特朗普总统的“推特治国”模式更是增添了短期汇率走势的新变量,造成国际外汇市场大幅波动。他尤其热衷于通过公开批评强势美元和美联储利率政策、评论主要货币汇率走势等方式,极尽说低(talk down)美元之能事。现在美国对人民币汇率说三道四,真有点像是“贼喊捉贼”。

实际上,本轮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至今( 2008年9月至2018年9月)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编制的有效汇率指数,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28.0%,而美元实际有效汇率只升值19.4%。中国的经常项目收支已趋于基本平衡,今年经常项目顺差占GDP比重不超过1%,甚至可能小幅逆差。由此可见,美国在这方面对中国提出更多、更高的要求,似有“鞭打快牛”之嫌。■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