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春秋书未来

China Finance - - 感悟央行 - 徐诺金

今年是中国人民银行成立70周年的年份。对于一个人来说,70岁是古稀之年。“酒债寻常行处有,人生七十古来稀”,人民银行走过了70个春秋,既经受住了长时间岁月的磨炼,更有着非凡的经历和阅历,积累了改革、开放与发展的大智慧,可以说是一本非常丰富和深厚的教科书。本文对中国人民银行70年的主要改革成就进行梳理,探索其中的规律,以期对理解当前改革动向、应对国内外复杂因素挑战有所启发。

70年的主要改革成就 建立中央银行体制,金融组织体系日臻完善

从新中国成立前期人民银行成立到改革开放前的大部分时间里,中国实行高度集中的中央计划经济,包括金融资源在内的所有资源配置严格依靠中央指令计划进行,不需要金融系统。当时由中国人民银行逐步合并了其他所有的金融机构,成为全国唯一一家银行,并且还仅仅是财政部的一个分支机构,主要为国民经济提供经济核算职能,是财政的出纳和管理员。

改革开放拉开了我国经济市场化改革的大幕,金融在国民经济运行中的地位和作用随着市场化改革的推进逐步强化,大量金融机构得以恢复和组建。先是恢复了工农中建四大专业银行,推动人民银行单一行使中央银行职能,并因经济风险的释 放而带来保险行业的初步发展;后来组建政策性银行,实现政策性金融与商业性金融的分离;组建交通银行及股份制银行,推动国有商业银行股份化改造和公司治理体系建设;20世纪90年代初建立证券交易所,证监会、保监会、银监会三个专业监管机构也相继成立,保险业和证券业实现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变化;同时推动了城商行、农信社、信托、基金和新金融业态的繁荣发展。

至今,我国金融组织体系日臻完善。截至2017年,我国银行与非银行业金融机构总计3822家,保险类金融机构总数414个,证券类金融机构总数470个。形成了以中央银行为核心,四大国有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主体,政策性银行、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外资金融机构并存的金融组织体系。

推动市场化改革,金融体系更有活力

工农中建等专业银行刚从人民银行分出时,日常经营仍然服从严格的行政管理,并且每家银行各管一块,业务不交叉,相互基本不存在竞争关系,服务经济效率低下。为提高金融部门效率,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银行进行了持续的努力。

一是以推动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改革为核心,大力推进政策性金融机构、银行、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等各类金融机构的改革,加快建立现代金融企业制度和公司治理结构,健全金融业改革开放的微观主体基础;二是培育多层次的金融市场体系,协调推进货币、股票、债券、保险、外汇、衍生品和黄金等市场发展,优化社会融资结构,为市场参与者提供多样化的投融资和风险管理工具;三是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夯实金融业改革开放的价格基础。

目前,利率市场化改革已经基本完成,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市场化程度大幅度提升,人民币汇率弹性显著增强,价格杠杆在调节市场供求和优化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进一步显现出来。

推动金融监管体制改革,维护金融稳定坚强有力

第一,探索和完善货币政策调控框架,不断丰富货币政策工具箱,疏通政策传导机制,处理好宏观调控多目标之间的平衡关系,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现在人民银行已经着手建立“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的双支柱政策框架,以更好地熨平经济波动和顺周期性。

第二,顺应金融业发展态势,不断完善和优化金融监管体

制。从大一统的金融组织体系,到银证保严格分业经营,再到目前金融创新、影子银行发展带来金融出现混业经营特征,人民银行主动适应金融业发展态势,根据经济发展阶段性需要,推动金融监管走过了行政管理到分业监管、机构监管再到向功能监管、综合监管转型的过程,不断完善金融监管规则,适时更新监管理念、制度和方式,提升监管针对性和有效性。2017年我国设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在更高的层面上强化了金融监管协调。

第三,高度重视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建立健全包括法律、支付、征信、反洗钱、登记托管、交易结算、统计等多边系统和运作规则,促进金融体系稳健运行。这其中包括稳步推出存款保险制度,加强投资者权益保护,增强投资者对金融体系的信心等相关改革措施。

多年来,我国金融系统一直没有出现大的、影响全局的不稳定事件,安然应对了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等大的外部冲击,稳定又与时俱进的监管制度功不可没。

稳步推进金融对外开放,牢牢掌控开放、稳定和发展的大局

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内容,金融开放对经济发展也是一把双刃剑,我国对金融开放采取了逐步放开、稳步推进的战略。改革开放前的中国金融业,完全闭关自守,以封闭来维护安全。改革开放后,我国根据经济发展的速度和社会可承受的能力,稳步扩大金融双向开放。在外资机构的设立形式、股东资质、业务范围和持股比例等方面逐步提高空间;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进程,实施Q F I I、Q D I I、沪深港通等多种机制化的安排,提高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的水平;积极参与I M F、B I S、F SB等国际主要金融组织以及二十国集团、金砖国家等多边机制下的各项活动,提高中国在国际经济金融规则制定当中的话语权;抓住有利时间窗口,适应市场需求,顺势而为,提高人民 币在跨境交易中的使用,2016年人民币成功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SDR货币篮子。

40年改革开放,中国金融业已从闭关自守发展到了国门大开进而融入全球金融体系,达到全球化生存的状态。中国金融业的对外开放不仅为外资金融机构提供了丰富的商业机会,而且促进了国内金融市场的竞争和改革,增强了市场活力,促使中国经济在更大范围、更高水平上实现改革、发展与稳定的平衡。

70年的经验启示 央行改革要坚持党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

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是我们最大的制度优势,也是金融改革能够顺利推进、取得成功的根本保障。有了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才能调动最广泛的资源和力量,劳动人民的聪明才干才得以升华为创新创业的热情;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改革涉及的各方人员才能跳出自身利益的狭隘得失,自觉服务全国全民族的长远利益大局,为避免公地悲剧、实现公共利益提供更多机会。目前央行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很多改革涉及群体利益调整、部门权力分配,只有进一步强化党对金融工作的领导,坚持社会主义的改革方向,推动金融发展的包容性,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面、可得性和便利性,金融发展才能继续顺利前进。这是我们推动金融改革的重要经验。

央行改革要注意发挥金融的能动作用,要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

要充分重视金融在现代经济社会发展中的核心作用。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证明,什么时候比较正确地认识信用和货币在社会主义经济中的地位和作用,金融的发展就比较健康顺利,它支持和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的成就也就越大。在历史上,阻碍金融发展的错误认识主要来自“左”的“货币无用论”的影响。总结70多年来的实践经验,纵观世界各国的经济、金融发展史,应当进一步明确货币、信用、银行是商品经济发展的客观产物,它的产生和运行反过来可以有力地促进商品经济的发展;货币、信用、银行是中性的,没有阶级属性,它可以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服务,也可以为社会主义经济发展服务。现在,“金融成为现代经济的核心”已成共识。事实也证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金融业得到了长足发展,掌握着巨大的经济资源,在支持经济发展、调整经济结构、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同时也要看到,金融无序发展会带来风险,对经济具有巨大破坏性。金融是一柄双刃剑,当前经济发展到“信息经济”“网络经济”,货币成为一种数字符号,金融机构、市场、产品之间容易发生风险的交叉传染,金融体制稍有漏洞,

金融监管稍有不慎,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既要解放思想、深化改革,破除一切影响金融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又要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避免资金在金融系统内空转,同时要与时俱进地提高金融监管能力,减少监管空白和监管套利,引导金融规范健康发展,切实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央行改革要尊重市场规律,促进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

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金融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是金融健康发展的前提。金融是商品货币经济发展的产物,它天生就是市场性的。实践证明,凡是承认金融的市场性本质,尊重货币信用的客观规律,充分发挥货币信用的市场机制作用的时候,金融就能在国民经济中发挥巨大积极作用。但是中国经济体制尚在转轨,受长期计划经济体制惯性的影响,经济中仍然存在许多影响市场机制发挥作用的体制机制问题,国有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体系不完善,国有企业预算软约束,地方政府对金融机构经营影响较大,地方政府举债机制不完善等,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并成为当前经济杠杆率增长过快、地方政府债务居高不下、金融风险集聚的重要原因。

今后,金融改革的重点仍然是要改变观念,解放思想,改革那些计划经济体制遗留下来破坏金融市场性的制度、办法,真正发挥市场机制在金融运行中的基础性作用,这是建立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金融体制的前提。

央行改革要坚持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实现改革与开放良性互动

以改革促开放、以开放促改革,是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发展的重要经验。纵观当前我国各行各业,凡是技术进步快、国际竞争力强的,都是实现了适度对外开放的产业;而被 关税、配额、进入限制等保护得较严的行业,往往存在技术进步慢、发展缓慢的问题。由于金融在现代经济中占有核心地位,并且对经济稳定影响巨大,我们向来对于金融业开放持谨慎态度。但改革开放的经验表明,只要开放的程度和经济发展的节奏、社会的承受力相适应,对外开放的负面影响就可以得到很好的控制。封闭只会带来落后,最终丧失安全。未来金融业要紧跟我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战略节奏,适时推动金融业进一步双向开放,推动资本项目全面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实现开放、发展与稳定的平衡。

面向未来的央行发展

尽管70年来中国人民银行相关改革广泛而深入,但由于“新兴+转轨”经济发展的复杂性,目前我国金融发展仍然存在多方面的问题,包括金融普惠发展不足,金融机构治理体系不完善,央行与政府、金融与财政的关系不清晰等。

站在新的起点上,中国应继续坚定不移推进金融业的改革实践。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针对实体经济发展痛点推动普惠金融、绿色金融、金融扶贫、消费金融等获得长足发展;完善金融机构公司治理体系,加快资本市场发展,优化金融结构,并致力于实现更大范围、更高层次的金融业双向开放;同时根据新形势构建现代金融管理体系,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发挥好市场和政府“两只手”的积极性,坚持底线思维,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