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国际化在广东的探索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PREFACE - 王景武

20

18年是中国人民银行成立70周年,也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7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金融改革发展日新月异,证券市场、债券市场从无到有并蓬勃发展,多家银行综合实力排名全球前列,人民币也走出国门并于2016年正式加入SDR货币篮子。作为中国金融对外开放的缩影,改革开放40年也是人民币迈出国门、走向世界的40年。而身处改革开放先行地的广东,由于经贸、地缘以及历史等方面的原因,对人民币国际化有着更多、更深切的体会,也更了解这个成果的来之不易。

大潮起珠江,人民币国际化崭露头角 改革开放头20年——人民币跨境流通的萌芽

如果说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门户,那么人民币国际化便是广东金融对外开 放的桥梁,它最早是从港澳开始萌芽的。1978年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实行改革开放,改革的春潮在南中国的珠江口一个叫宝安的小渔村涌动。从这个时期开始,人民币伴随粤港两地居民日益频繁的跨境往来,悄无声息地跨出了边境。上世纪80年代,内地物质比较贫乏,大陆旅客、远洋运输公司船员及其他方式赴港人员在香港采购消费品的情况比较普遍。由于个人手中没有港元和美元,人们经常将人民币暗自携带出去并在当地找换店兑换。后来,香港一些商家干脆直接接受内地旅客支付人民币,形成人民币在香港的早期自发流通。

1992年邓小平同志南方视察讲话以后,中国掀起了新一轮改革大潮,各行各业都加快了开放步伐。随着内地经贸与港澳的进一步融合发展,人员跨境流动急剧增多,携带货币进出境变得更加频繁,为此国家放宽了限额管理。1993年2月,人民银行发布《关于国家货币出入境限额的公告》,规定每人每次携带人民币限额6000元,便利内地和港澳居民的跨境交往,推动了港澳地区人民币现钞流通和兑换业务的迅速发展。1996年,香港金管局开始规范香港人民币现钞兑换业务,明确货币兑换商(银行和找换店)在办理人民币兑换时,必须公布人民币汇率,并向客户开出兑换单据。中国香港地区的人民币地下交易逐渐合法化,人民币首次在中国内地以外地区获得市场认可。

改革开放加快发展的10年——人民币在港澳流通沉淀不断增多

港澳回归以后,内地与港澳的经贸、人员往来更加密切,特别是个人自由行 业务使得人民币大量在港澳地区沉淀。为顺应两地经贸关系发展和居民跨境交往需要,便利人民币回流, 2003年11月,国家批准人民银行为香港个人人民币业务提供清算回流安排,授权中银香港为当地参加行办理个人人民币存款、兑换、汇款和银行卡等业务提供清算服务。2004年3月,人民银行又启动了澳门个人人民币清算回流安排。可以说,港澳个人人民币业务的开展,不仅解决了人民币从境外合法回流的问题,也使人民币第一次正式发挥跨境金融纽带作用,促进了广东乃至内地与港澳更加紧密的经贸关系,巩固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为香港建设全球人民币离岸中心奠定了基础。

改革开放步入深水区——跨境人民币业务正式启动

2008年,人民币国际化迎来最大的一个历史机遇。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并蔓延全球,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呼声四起。与此同时,国际金融危机使金融市场遭受重创,金融体系出现流动性困难,韩国、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纷纷提出希望获得流动性支持。为此,人民银行与韩国、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货币当局签订了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以人民币流动性支持这些国家和地区与我国的贸易支付。鉴于当时人民币在周边国家流通已具备一定基础,边贸人民币结算取得了一定进展,港澳个人人民币业务也积累了经验,推动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已具有现实可行性。同时,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还有助于降低中国企业的汇兑损失,支持企业应对国际金融危机。经过深入调研、反复论证和广泛征

求意见,人民银行、财政部等六部委于2009年7月联合发布了《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管理办法》。大潮起珠江,作为改革开放的排头兵、先行地和试验区,广东成为首批试点地区之一,开展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人民币率先从珠江口“走出去”。

潮落又潮涨,人民币国际化逐浪前行

作为第一批试点地区,十年来广东跨境人民币业务历经了曲折前进的过程,也摸索出很多宝贵的经验,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支持地方经济金融建设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

解放思想

2009年试点刚启动时,广东有进出口企业5万多家,年进出口额超过人民币4万亿元,但试点半年多只有129家企业办理了业务,结算金额不到15亿元。经了解发现,试点政策限制太多抑制了有效市场需求。例如,只能开展跨境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跨境服务贸易不能做。要成功推动试点,就必须实事求是、解放思想。风险评估发现,经常项目已经完全可兑换,全部放开货物和服务贸易人民币结算不存在实质风险,况且进口使用的到岸价(CIF)天然就包含了服务项下的运保费,也无法人为割裂。经人民银行总 行同意,广东率先拓展了跨境服务贸易人民币结算,并进一步理顺了进口贸易人民币结算流程,奠定了广东跨境人民币结算量居领先地位的基础。截至2018年9月,广东跨境人民币结算累计16.6万亿元,累计结算量连续9年名列全国第一。

贴身服务

进出口企业多年来都使用美元计价结算,形成了很强的惯性依赖。在试点初期,企业对跨境人民币业务都不太了解,甚至有误解。电话联络企业调研时,他们的第一反应就是“你们是不是来推销人民币的”,警惕性很高。面对这样的局面,没有现成经验借鉴,也没有理论可以指导,最后只能采取最原始的做法,依靠扩大宣传、人海战术、保姆式服务来推动。2011~ 2014年,人民银行总行委托广州分行在广交会上举办了9期大型政策宣讲会,向中外企业介绍跨境人民币业务。其中, 2011年秋季广交会的1个月时间内就接连举办了3场。据不完全统计,9年多来广东举办跨境人民币业务政策宣传培训近10万人次。2012年,广东省人民政府专项拨款300万元,分别奖励了全省跨境人民币进口和出口结算排名前十位的企业,为全国首例,有效调动了企业参与试点的积极性。此外,人民银行广州分行牵头广东商务、海关、国税等部门多次召开协调 会,专门研究跨境人民币结算出口退税问题,优化退税流程。针对个别企业反映的具体问题,还派人贴身服务,上门协调解决,成功办理了全国首笔跨境人民币结算出口退税业务。截至2018年9月末,广东出口货物贸易人民币结算8.9万亿元,实现了资金进出大致平衡。

市场主导

从宏观看,人民币国际化是顶层设计到具体实践的有序推进。从微观讲,人民币国际化是银行、企业等市场主体自下而上的联合推动。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与企业的实际需求紧密相连,从将人民币结算当作推销的“滞销品”到企业争相开展的“香饽饽”,是坚持市场主导、顺势而为的成果。“想企业所想、急企业所急”是广东分行发展业务的重要原则,很多时候是银行、企业向人民银行提需求、要政策推动了业务创新。例如,香港合和公路基建发行了海外第一笔人民币企业债券用以增资广东子公司“广珠西线高速公路”,麦当劳国际办理了全国首笔借用人民币外债业务并借予广州三元麦当劳使用,澳门新福利巴士主动开展了全国第一笔股权转让人民币结算交易,招商银行率先尝试了H股配股资金以人民币汇回境内,深赛格外方股东减持A股资金首次以人民币汇出境外,中广核集团作为第一家中资企业赴海外发行了人民币债券……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由于得到市场主体的高度认可和踊跃参与,广东跨境人民币业务得以向纵深快速推进。

服务实体

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的天职,同样也是发展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初衷。以举世瞩目的港珠澳大桥建设为例,从大桥开工到完工,跨境人民币业务都发挥了重要的支持作用。早在2009年底大桥动工时,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尚未成立,资本金如何汇入内地成为难题。经向人民银行总行请示,广州分行为港澳政府分别开立了以人民币为币种的NRA账户(境外机构境内外汇账户)临时接收注

资。2010年7月22日和23日,香港和澳门特区政府先后汇入5.02亿元和1.47亿元人民币,这两笔业务也成为2011年直接投资人民币结算业务全面启动前的有益尝试。此后,鉴于港珠澳大桥管理局属于预算单位,如果以外币出资,受汇率波动影响,项目预算存在随时调整的可能,影响工程进度。为此,港澳特区政府后期继续以人民币注资。截至2018年4月,港澳政府累计汇入资本金91.9亿元人民币。

解决了注资问题后,随之而来的是融资问题。2011年1月,广东多家银行与大桥管理局签订了223.9亿元的银团贷款协议。2013年,受境内银行信贷规模紧张及资金价格上行等因素影响,该笔银团贷款出现了提款困难。针对这一问题,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引导广东的银行将约30亿元的承贷额度切分给境外银行,大桥管理局参照普通外资企业从境外银行借入该笔人民币外债,解决了大桥项目建设“提款难”和“融资贵”问题。大桥即将建成之际,粤港澳三方金融管理部门又联合研究解决了车辆过桥收费、车辆保险等业务的跨境人民币结算问题。可以说,世纪工程港珠澳大桥的建成通车,不仅是施工方的智慧结晶,也是金融特别是跨境人民币业务鼎力支持的结果。

依托港澳

从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币“走出去”的历程看,港澳地区不仅是第一站,也是最大的一站。其中,香港是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中心,澳门是葡语国家人民币业务清算中心,跨境人民币业务已经成为粤港、粤澳金融合作的桥梁纽带。根据人民银行总行授权以及工作惯例,广东每年都要与香港、澳门联合召开金融合作例会,共同商讨粤港、粤澳金融合作事项,谈得最多而且每次例会必谈的议题就是跨境人民币业务。2010年试点启动之初,有银行反映香港开立人民币账户不够便利等问题。粤港双方充分利用金融合作例会这个平台进行沟通,达成了在香港当地应将人民币视同美元 等其他货币进行监管的共识。2011年香港金管局出台《人民币业务诠释》后,粤港跨境人民币出现爆发式增长, 2012年全年结算量8365.8亿元,同比增长94.8%。此后,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和香港金管局又联合推动内地银联卡在港刷卡以人民币收单。这项业务的开展,降低了内地居民的刷卡消费成本,也有力地支持了香港旅游业和商业发展。

粤港、粤澳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发展,还体现在两地居民生活供水、供气、供电等方方面面,成为打造粤港澳优质生活圈的有力推手。2007年建成的“横琴—澳门输气管道”是内地与澳门之间的第一条天然气管道,十年来通过这条管道向澳门输送天然气20多亿立方米,每年实现跨境人民币结算量2000余万元。2014年以来,根据《粤澳合作框架协议》精神建设的第四条对澳供水管道工程以及平岗—广昌原保障工程,收入了澳方汇入的工程款和预支水费共计7.12亿元人民币。

创新发展

有人说跨境人民币业务是金融业务创新,也有人认为是金融制度创新。两种说法都有一定道理,但无论怎么看,跨境人民币业务都离不开“创新”两个字。2012年初,世界经济受欧债危机影响再次陷入衰退,国内外有效需求不足,广东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经人民银行总行同意,广东率先启动了粤港跨境人民币融资试点,粤海、越秀、广州港、广汽、美的、TCL、韶钢、丽珠等企业率先获得了香港银行业人民币融资支持。2013年,第三方支付在内地兴起,广东抓住机会率先推动第三方支付机构跨境人民币结算试点,丰富了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参与主体,支持了跨境电子商务发展。2015年4月,广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正式挂牌成立,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再次提速。2016年4月,人民银行广州分行发布《关于支持中国(广东)自贸试验区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通知》,重点支持自贸区个人经常项目和 直接投资、区内跨国企业集团跨境双向人民币资金池、区内金融机构和企业境外发行人民币债券募集资金回流、区内企业境外母公司发行熊猫债募集资金境内使用、区内银行发放境外人民币贷款等业务创新。截至2018年9月末,广东自贸区跨境人民币创新业务金额达1001.2亿元。

勇向潮头立,人民币国际化扬帆远航

作为粤港澳金融的桥梁和纽带,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提升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资金流动的便利程度,提高服务大湾区实体经济发展的能力和效率。跨境人民币业务不仅仅可以为建设大湾区提供重要金融支持,本身亦是大湾区金融发展的核心内容。在不久的将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将成为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新的引擎。

从目前来看,粤港澳大湾区跨境人民币业务主要有以下几个发展方向。一是不断完善跨境资金双向流通机制,提高广东基金南下的吸引力,尽快开通债券通南向通,试点开展粤港澳大湾区理财通业务,允许广东和香港投资者跨境购买人民币理财产品。二是继续在粤港澳大湾区推进银行不良资产和信贷资产跨境转让人民币结算试点,研究支持大湾区内金融同业跨境合作开展人民币借款以及人民币项下跨境担保业务。三是探索拓展粤港澳大湾区个人人民币业务范围,在公共服务领域、民生领域进一步满足大湾区居民小额跨境人民币使用需求。四是研究依托港澳的金融辐射力,推动在广东境内开展人民币对东南亚、非洲等地区小币种货币的区域货币对挂牌交易。

抚今追昔,继往开来,最好的纪念是以更大的决心和力度推动新一轮改革开放,以实现从高速增长阶段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转换,奋进新时代,开启新征程。而人民币国际化,也将从珠江口、从粤港澳大湾区继续扬帆远航。■

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提升粤港澳大湾区跨境资金流动的便利程度,提高服务大湾区实体经济发展的能力和效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