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国际化的银行卡自主品牌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PREFACE - 葛华勇

今年是中国人民银行成立70周年。我参加工作44年,其中有36年先后在人民银行地市分行、省分行、总行司局、驻外机构、国际组织和相关企业任职,亲身经历了改革开放以来人民银行的历史性变革,也见证了人民银行在改革开放时期对社会主义经济金融建设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在我担任中国银联董事长的4年时间里,对人民银行指导和有效监管中国支付体系建设又有了更为直接的体会和感受。中国银联作为国家支付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这一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建设者和运营者。公司成立16年来,在我国金融和支付清算行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遵循市场化运作机制不断发展壮大,积极联动产业各方全力推动中国支付产业跨越式发展,落实各项监管要求,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改善民生、提升金融服务水平、促进我国现代化支付体系建设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银行卡联网通用战略催生中国银联

我国银行卡产业发展最早可以追溯到1979年。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各大商业银行自建系统并陆续发卡,国内银行卡业务从无到有。截至1992年末,中国银行卡发卡量达190万张,当年交易额达600亿元。当时,各商业银行独立发卡,发卡标准不统一,而且各商业银行各自布放自己的POS终端和ATM,各行发行的银行卡只能在本行终端上使用。由于资源无法共享,不仅使得商业银行的投入难以降低,而且不利于中国银行卡产业的规模化发展。

1993年,在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倡导下,国家“金卡工程”启动实施,银行卡联网通用作为其重要内容同时启动。中国人民银行组织各商业银行编写了《关于在我国实施电子货币工程(即“金卡工程”)的总体设想》等一系列规划、标准和规范,确定在18个试点城市组建地方性的银行卡网络服务中心以实现银行卡的同城跨行使用。首批12个试点省市的信息交换中心在1997年9月全部投入运行。1997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牵头、组织各商业银行共同发起成立了银行卡信息交换总中心,并在1998年12月底建成了异地跨行信息交换系统,基于两级中心的联网通用网络基本建成。“金卡工程”有力推动了全国统一的银行卡业务规范和标准的形成,为银行卡联网通用奠定了技术基础和前提条件。

1999年5月,国务院召开银行卡联网工作座谈会,时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在会议纪要上作出“关键是联网通用”的重要批示,极大地促进了“金卡工 程”的发展。2001年12月,时任国务院副总理温家宝视察银行卡信息交换总中心,提出了2002年银行卡联网通用工作“314”目标(即300个城市行内联网通用、100个城市同城跨行通用、40个城市发行银联标识卡并实现异地跨行通用)和“十五”期间的工作任务。

为完成银行卡全国联网通用的目标,经国务院同意,人民银行开始推动筹建中国银联。2001年2月,人民银行组织召开了全国银行卡工作会议,要求抓紧筹建全国银行卡联合组织。同年5月,中国人民银行召开了中国银联筹备工作会议,宣布成立银行卡联合组织筹备小组,并草拟了框架性设立方案。设立方案中明确,中国银联在合并原有19个银行卡网络中心的基础上设立。人民银行时任行长戴相龙高度重视,时任副行长肖钢负责主抓,科技司等多个司局参与其中。当时,我在人民银行国际司工作,国际司相关团队也曾参加银联筹建方案设计。

最初,围绕银联要建成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争论还是很激烈的。一度形成的意见是:应该做行政事业单位,不搞企业化的公司。但在人民银行总行领导的支持下,筹备组经过深入研究论证后认为,中国电子支付起步较晚,联网通用、联合发展很有必要,而且要做起来、做好,必须坚持市场化的发展方向。自此,筹备工作突破重重压力,确立了银联股份有限公司的设立方案,为银联其后的市场化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2001年12月14日,人民银行批准了银联筹建申请。2002年3月7日,中国银联创立大会召开。3月26日,中国银联股

份有限公司在上海挂牌。

银联成立后,先后有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银联视察,指导银行卡产业及银联的发展,对银联自主品牌给予肯定和支持。早在2007年3月31日,习近平总书记担任上海市委书记时,就曾到中国银联上海信息中心视察,对中国银行卡产业和银联发展成绩给予肯定,并对银联发展提出了要求和期望。2010年1月16日,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到银联视察,称赞中国银联自主开发的银联卡促进了我国银行卡产业发展,方便了人民群众。他对银行卡产业和银联工作寄予厚望。银联成立后,人民银行时任行长周小川等领导数次到银联调研指导,要求银联不断深化改革、加快市场化转型,为支付产业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回顾银联创立发展过程,我深深感到,没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和关怀,没有人民银行的运筹帷幄和组织协调,就不可能有符合现代企业制度、具有蓬勃生机的中国银联。

2003年10月,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作出了《中共中央关于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建立和完善统一、高效、安全的支付清算系统”,进一步明确了支付体系建设的目标。2003年12月27日,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中国人民银行法》的修改决定,进一步明确了人民银行作为支付体系建设组织者、推动者、监督者的职能。面对新的历史重任,人民银行解放思想,适时调整支付体系建设策略,以“促进发展、加强监管、惠及民生”为目标,以丰富服务主体、工具推广、系统建设、监督管理为抓手,积极推动我国零售支付服务创新和发展:着力推进银行业机构改革,满足多层次的支付服务需求;决策建立市场化清算机构,提供安全高效支付清算服务;同时,加强市场准入管理,积极引导支付机构规范发展;顺应潮流,积极引导非现金支付工具的发展;借鉴吸收,加快现代化零售支付系统建设步伐。一系列 政策制度的出台,一项项措施的推出和落地,为塑造富有活力的支付产业格局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包括银联在内的支付产业各主体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放眼全球推动自主品牌建设

2002年,在人民银行的组织领导下,刚刚成立的中国银联与各家商业银行共同努力,如期实现了银行卡联网通用“314”目标,交易成功率大幅提升。到2003年底,银联受理网络已经覆盖到地市以上城市。

在不断扩大联网、改善通用的同时,银联响应人民银行号召,着力创建和发展自主品牌。应该说,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社会各方对安全、便捷支付方式的强烈需求,金融科技的广泛应用,人民银行推动支付体系建设的总体策略,为银联及银行卡产业快速发展创造了良好的环境。银联趁势而上,不失时机大力打造自主品牌。

银联成立前,国内各家银行大量发行的9字头BIN(银行标识代码)银行卡只能在国内使用。银联成立伊始即向国际标准化组织(ISO)成功申请了首批国内外通行的国际标准银行卡BIN,并通过制定管理办法规范银行卡BIN的分配、使用和管理,有效支持了银联卡的跨境交易和境外受理。通过发行符合国际标准、拥有自主产权的银联标准卡,银联实现了国际化、规模化、集约化经营,进而提高了中国银行卡产业的整体竞争力。

银联的业务规则和技术标准则是“银联”品牌的核心内涵。经过多年不懈努力,中国银联已构建了一套涵盖银行卡业务各个环节、权责明晰、可扩展性强的业务规则体系,以及由基础标准、安全标准、平台标准、支付设备标准、终端标准五大类构成的技术标准体系。从交易规模看,“银联”已经成为全球极具影响力的银行卡品牌之一。在过去几年与各国合作机构的交流中,不少同行 都赞叹和羡慕我们建设银行卡自主品牌的果断决策和正确路径。

银联的同事曾经对我说,银联国际化在起步阶段,既面临着境外机构对银联的不了解、对银联网络价值的不认可,也面临着国内银行、合作机构以及舆论的质疑,甚至银联内部都有员工觉得中国的银行卡要走向国际简直是“天方夜谭”。面对各方的疑虑,人民银行领导以开放的胸怀和全球化的视野力排众议,坚定支持银联走国际化道路。2004年1月18日,银联正式开通了内地“银联”标识人民币卡在香港地区的使用业务。根据亲历者的回忆,这一天,银联许多工作人员的内心在充满喜悦的同时也十分忐忑,直到当晚23点,当他们看到内地持卡人在香港顺利完成刷卡交易1572笔的结果,大家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15年后的今天,银联全球受理网络已覆盖到170个国家和地区,在境内外5100余万家商户和250余万台ATM实现银联卡受理,境外48个国家和地区发行银联卡突破1亿张。银联卡正成为我国旅游产业对外服务的重要环节与窗口,有力地推动了对外经贸和人文的交流与发展。

与此同时,银联积极开展支付标准的对外合作,走出具有银联特色的国际化道路。2014年11月,中国银联、中国国家开发银行、老挝中央银行在万象签署老挝国家银行卡支付系统建设合作协议,并于2015年11月建成上线。2016年2月,银联协助泰国本地金融机构采用银联技术标准建成了泰国首个本地转接网络(Thai Payment Network,TPN)。2017年,启动参与建设塞尔维亚、塔吉克斯坦等国转接网络的工作。同时,银联积极参与支付行业国际标准和规则的创新合作,自2013年起加入国际芯片卡及支付技术标准组织EMVCo,并于2017年参与制订EMVCo用户出示二维码模式技术规范,在国际标准制定中发出了中国声音。2016年,银联宣布与亚洲支付联盟7家会员机构达成芯片卡标准授权合作。2017年,银联芯片卡标准竞标成为

缅甸银行业的推荐标准。目前,银联已在“一带一路”沿线60多个市场开展了银联卡业务,与300多家机构签署了合作协议,在沿线市场累计发行超过3500万张银联卡,覆盖超过570万家商户和逾68万台ATM。

助力普惠金融落到实处

党的十八大以来,随着一系列促进普惠金融发展的战略规划和政策措施的出台,我国普惠金融发展进入了新阶段。2018年,伴随着人民银行组织开展并统筹推进移动支付便民示范工程,“普惠”“便民”日益成为支付产业发展的关键词。银联秉持“支付为民”理念,联合成员机构形成产业合力,认真落实人民银行部署,深入推进移动支付便民示范工程,打通普惠金融的“最后一公里”。

从应用领域来看,银联持续推动银行卡在各领域应用,从早期的商品销售等领域,拓展至衣食住行各个场景,并积极推进移动支付便民示范工程,依托二维码支付、NFC移动支付,逐步实现对小额高频、大额消费等场景的广泛覆 盖,银行卡支付全面进入商超便利店、餐饮、菜场、医院、公交地铁、信用卡还款、话费充值、公用事业缴费等各个应用场景,为消费者日常生活提供了极大的支付便利。2018年,全国移动支付便民示范城市增至100个,各地交通、教育、医疗、通信、水电、社保、政务等民生领域电子支付渗透率进一步提升。在雄伟的港珠澳大桥,在熙来攘往的公交地铁、超市菜场,到处可以见到“云闪付”靓丽的身影。

从产品形态来看,银联持续完善银行卡产品类型,在全方位构建多维度的信用卡、借记卡、预付卡等产品体系基础上,顺应互联网及移动互联网发展趋势,积极推出网上支付、移动支付、手机NFC、二维码支付、云闪付等创新产品,满足社会大众日益增长的多元化支付需求。2017年12月,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银联秉持“统一接口标准、统一用户标识、统一用户体验”的开发原则,携手商业银行、支付机构等产业各方,共同发布银行业统一APP云闪付。同时开发上线云闪付国际版,为走出国门的游客、企业及境外当地消费者带去 更加便捷高效的支付体验。截至2018年10月末,云闪付总用户已突破9000万。

三农是普惠金融的重要服务对象。在人民银行指引下,银联联合产业各方不断完善农村地区支付服务环境,加快农村支付业务推广,积极开展农村支付产品创新,全面推动助农服务点转型升级。在实现手机闪付、二维码支付受理的同时,银联与相关各方密切协作,利用这些新型支付方式打造集存、贷、汇业务为一体的综合金融服务网点,为农村居民提供更低成本、更高效率的普惠金融服务。截至2018年6月末,接入银联跨行交易网络的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已达1100多家,银行卡受理网络覆盖全国所有县区、县域及以下活动POS终端达550多万台,服务农村居民超过6亿人。

经过短短二十多年的发展,我国已成为全球增长最快、规模最大的银行卡大国,中国银联也成长为与VISA、万事达并驾齐驱的国际卡组织之一。■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