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动农村支付“公路”跨越式发展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PREFACE - 王永红

改革开放以来的四十年,是我国经济高速腾飞、金融改革全面深化的四十年,经济发展、金融改革取得重大突破。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以下简称“农信银中心”)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抓住金融科技、移动支付蓬勃发展的历史机遇,不断完善农村金融基础设施,为促进普惠金融发展、推动乡村振兴发挥了重要作用。

大力铺设农村支付“公路”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农业银行恢复重建、农业发展银行分设、农村信用社管理体制调整完善,我国农村金融体系发生重大变化,逐步形成了商业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金融组成的农村金融体系。在此基础上,我国先后组织完成支付工具改革、联行清算体制改革、电子联行系统的开发运行、银行结算改革及金卡工程等,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农村地区支付服务水平。但幅员辽阔、机 构网点数量众多、技术水平较低的广袤农村,仍面临着金融服务较为单一、支付结算渠道不够畅通、支付服务手段较为缺乏的困境。

1996年,农村信用社与农业银行脱离隶属关系后,与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相比,由于自身没有全国统一的支付清算平台,众多机构就像汪洋大海中的一座座孤岛,势单力薄,服务效率较低,难以满足农村客户不断增长的金融需求。农村支付的“修路”困境问题日益突出,建设全国统一的支付清算系统的呼声越来越强烈。1996年8月,农信银中心的前身“全国农村信用社特约电子汇兑资金清算服务中心”开始筹建,并搭建了特约电子汇兑系统批量处理农村信用社间的资金往来业务。该系统作为农村地区支付结算的“国道” ,从1997年一直运行到2005年底,为促进农村信用社业务发展、推进农村金融服务现代化进程发挥了重要作用。

21世纪初,信息技术在金融领域得到广泛应用,我国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加快现代化支付体系进程,先后建成了大额支付系统、小额支付系统等现代化跨行清算渠道,加之农村信用社深化体制改革、省级农信联社成立,为进一步提高农村金融服务水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2006年4月,人民银行批准由全国30家省级联社、农商银行共同发起设立农信银中心作为特许清算机构开业,由其开发建设的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标志着专门服务于广大农村地区支付结算业务的“高速公路”正式启动建设。

2006年10月16日,第一笔通过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办理的实时电子汇兑业务 从广东省江门市新会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现新会农商银行)营业部汇出。这一天,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正式上线运行,填补了农信机构办理实时电子汇兑和个人账户通存通兑等业务空白,开启了农村金融服务的新时代。

从2006年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上线运行,到2010年7月3日山西省联社核心业务系统接入该系统,仅仅4年时间,全国农信机构省辖核心业务系统全部接入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农村地区支付结算“高速公路”建成,意味着全国近8万家农信机构网点实现了跨省份异地实时资金清算,从根本上改变了过去农村支付结算渠道不畅、手段缺乏、功能单一的落后局面。

不断升级农村支付“公路”网络

近年来,随着支付服务市场对内向非银行支付机构开放、对外逐步有序向国际银行卡清算组织开放,我国支付服务的市场主体、市场格局、支付手段、资金流向都发生较大变化,对农村支付“公路”提出了新的要求。农信银中心顺应支付服务市场发展新趋势,加快升级核心业务系统,组织农信机构集中接入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不断拓展农信机构支付清算网络覆盖面,极大地推动了农村支付“公路”网络的升级发展。

加快升级核心业务系统。2011年7月,农信银中心审时度势,及时启动第二代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建设。到2015年末,全部成员机构完成第二代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切换上线。该系统不仅支持多业务产品(包括个人通存通兑、电

子汇兑、银行汇票、对公通存、消费、预授权、第三方转账、协议付款等),还支持多渠道(如柜面、ATM、POS机、手机银行、网上银行、电话银行、自助终端等)发起和接收业务;服务对象除了农信机构外,也支持与支付机构(经由网联)和小微银行开展业务合作,提高支付清算效率。第二代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的运行,促进了农信机构业务的全面创新发展,为农村金融普惠提供了有效的支持。

组织农信机构集中接入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农信机构数量多、技术水平高低不一,在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过程中,农信机构入网及其后续运营管理始终是个难题。对此,农信银中心主动组织农信机构开展集中接入工作。截至2018年10月末,共有22个省市的超过2000家基层法人机构通过农信银中心代理接入中央银行会计核算数据集中系统( ACS)进行对账操作。共有22个省市的超过1300家基层法人机构经由农信银中心接入上海票据交易所。在网联建设其支付清算网络过程中,农信银中心服从人民银行在支付清算领域的整体布局,组织31家省级农信机构(含其所有辖属机构)与网联实现“一点对接”。

不断拓宽农信机构支付清算网络覆盖面。长期以来,只有为数不多的农信机构开通了手机银行业务,超过三分之二的网点未开办网上银行业务。为更好地支持农信机构拓展移动支付和网银业务,农信银中心陆续搭建了农信银共享网上银行系统、手机银行系统、农信通自助金融服务系统,有效满足了偏远农村地区客户的各类金融服务需求。截至2018年10月末,已有18个省区市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网点应用农信银共享网上银行系统开通了网上银行业务。20多个省区市农村中小金融机构的网点还应用农信通自助金融服务系统办理销售收款、现金汇款、转账汇款、助农取款等支付服务业务。

随着农村支付“公路”网络的不断升 级优化,农信银中心的“系统内清算”日均交易笔数从2011年的17.57万笔快速增长到2017年的917.55万笔, 2018年10月末日均交易笔数更是超过了3000万笔,极大促进了农村地区的资金流动,为进一步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题打下了坚实基础。

开创农村支付“公路”建设新局面

在多方积极努力下,我国农村地区支付服务环境不断改善,对推动普惠金融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也应该看到,当前农村地区仍存在数量较多的科技应用弱势群体,难以便捷地、低成本地获取金融服务。下一步,农信银中心将始终坚持服务三农的定位,高度关注并重点解决关键细节问题,努力开创农村支付“公路”建设新局面。

发挥存折在农村支付“公路”建设中的重要作用。随着银行卡、移动支付等支付方式在农村的普及,存折的使用逐渐降低。但在国家涉农补贴发放、农村中老年客户金融服务获取等方面,存折仍发挥着不替代的作用。在农村地区,存折用户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手机绑定不便、助农取款点无法便捷使用、异地跨行取款困难。对此,农信银中心将充分发挥农信银支付清算系统网络覆盖面 广、农信机构助农取款点活跃度高等突出优势,通过将手机绑定卡扩展到绑定存折、升级农村助农取款点、研究劳务输出输入较多的省份开通柜面渠道跨行取款等系列措施,逐步发挥存折在农村支付“公路”建设方面的重要作用。

推动农信机构广泛开展理财业务。农村居民金融意识的增强、金融市场的创新发展、互联网理财的兴起,不仅催生了农村客户多元化理财需求,也为农村家庭投资提供了更多的选择。与国有、股份制商业银行相比,农信机构受观念、渠道、资质等因素影响,理财业务开展较晚、理财产品较为匮乏,无法满足农村客户日益增长的理财需求,还和其他银行机构一样面临着互联网理财对储蓄分流的挑战。为此,农信银中心将尝试推动农信机构“一点接入”黄金交易、外汇交易等金融基础设施,广泛开展黄金买卖、外汇买卖业务,不断提升理财服务水平,更好发挥农村金融服务的主力军作用。

研究开展农村个人跨境支付业务。一是研究开展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一带一路”建设、人民币纳入S D R、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建设运营,为人民币的跨境使用提供良好机遇,农信银中心将会同延边延疆地区农信机构,研究开展人民币跨境支付业务,满足边境地区农村客户的人民币跨境支付需求。二是开展外汇跨境支付业务。随着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农民出国、外国人进入中小城市及农村地区日渐普遍,农民购汇以及“内卡外用、外卡内用”成为现实的支付需求,也为农信机构提供了一定的支付清算业务发展空间。农信银中心将依托银行卡清算组织等金融市场机构,与有外汇资质的商业银行建立合作关系,为农信机构提供集中接入技术支持服务,建立代理模式的个人跨境支付系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