砥砺前行的货币金银事业

China Finance - - 卷首语 PREFACE - 王信

改革开放40年来,人民银行货币金银系统积极适应社会经济发展需要,不断提高货币金银工作法制化、专业化、市场化、社会化水平,切实履行国家货币发行管理职责,人民币现金供应保障能力不断增强,为维护社会稳定、支持国家经济发展、满足民生需求作出了巨大贡献。

逐步建立起较为完备的专业化现金服务体系

改革开放后,人民币现金需求保持了年均16%的高速增长,且在1984年、1988 年、1992年、1999年出现4个现金净投放同比超出1倍以上的需求高峰。至2017年末,流通中现金达7万亿元,比1978年增长约333倍。与此同时,由于人民币印制、储备、调运能力的提升需较长的建设周期,关键设备和技术的引进也面临国外封锁,现金保障能力不足在2008年前一直是困扰货币金银系统的主要难题。特别是1992年,现金需求量超过人民银行供应能力1倍以上,各地现金供应告急,国民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面临巨大挑战。在党中央、国务院领导亲自关怀和指导下,人民银行战胜了设施简陋、信息滞后、资金不足、人员缺乏等 诸多困难,不仅保证了国民经济发展的现金需要,还逐步建立起了专业化的现金供应体系。

建成世界上生产能力最大、生产配套最齐全的人民币印制生产企业。到2017年,我国印钞造币企业印钞年产能已达580亿小张,造币年产能达170亿枚,不仅保证了人民币现金生产需求,还不断开拓国际市场,中标尼泊尔、泰国等货币印制项目,逐步走向世界。经过40年的努力,我国人民币的设计水平、印制工艺和防伪技术的自主创新能力均达到了较高水平。2015年版100元纸币采用了光彩光变面额数字、光变镂空开窗安

全线等先进技术,在艺术水平、防伪技术、流通性能、综合质量方面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现金服务不断完善。为适应经济发展和群众需要,人民银行采用最前沿的货币防伪技术,发行了第四套、第五套人民币,组织了多次人民币防伪技术提升,于1987年推出了100元、50元大面额人民币,并从1992年起开始探索推行小面额货币硬币化,完善了货币制度。建成了全国联网的业务处理系统,组建了专业化的押运队伍,采用了专用押运车辆运输,个别地区已使用飞机进行运输,极大地提高了现金调度快速反应能力。针对现金服务中长期存在的零钞供应不足难题,人民银行从增加零钞供应量与建立“零钞备付、主办网点和主办行”的零钞供应机制着手,压实银行业金融机构现金服务责任,提高零钞供应的积极性,基本满足了社会的零钞需求。针对农村地区金融机构网点少、现金服务不到位的现象,人民银行在政策上鼓励建立多种形式的助农现金服务点,积极搭建县域银行间现金调剂平台。一些地区还开展了“万村千乡现金服务”等专项活动,促进农村地区现金服务水平的提升,长期困扰农村地区的“绿条子”“白条子”问题终于得到妥善解决。

建立了完善的发行库体系。以经济发展和交通便利为原则,构建以总行重点库为中心、县支库为端点,垂直管理的四级发行库体系。目前,全国拥有各级发行库近千个,总面积达70多万平方米,现金储备能力大大提升,发行库环境明显改善,发行库设施现代化水平大幅提高。其中, 2011年投入使用的北京立体库,成为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发行库。

组建了专业化的钞票处理队伍。自上世纪90年代起,人民银行陆续从国外引进清分机、销毁机等现代化设备,探索钞票处理的现代化、专业化之路。目前,人民银行先后在全国设立了62个专 门从事残损人民币清分、销毁的钞票处理中心,引进高速清分机等现代化钞票处理设备560余台(套),通过专业化清分公司负责操作,极大地提高了钞票处理能力,提高了流通中人民币整洁度,并解决了钞票处理中的环境污染问题。目前,我国钞票处理能力和处理量已居世界前列,钞票清分处理开始走向市场化,销毁后的钞票废料进行环保发电等无害化处理,实现有效利用。

积极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研发工作。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快速发展,社会上出现了建立在互联网和数字加密技术基础上的民间数字货币,对法定货币和金融稳定形成冲击。央行数字货币作为重要的经济金融基础设施之一,对发展数字经济和零售支付、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和违法犯罪隐患、促进货币金融稳定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人民银行从2014年起着手研究数字货币,对数字货币发行和业务运行框架、关键技术、发行流通环境及相关国际经验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取得了一定成果。2016年,人民银行召开数字货币研讨会,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所, 2017年充分动员社会力量开展具有数字货币特征的电子支付分布式研发。在此过程中,人民银行注重加强国际合作,重视发挥市场力量,采取与业界紧密合作的方式开展研发,追求零售支付系统的方便性、快捷性和低成本,并兼顾安全性和保护用户隐私。

依法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和法定货币地位

依法实施现金管理,维护金融秩序。改革开放后,现金使用数量和范围不断扩大。大量非国有经济主体出现后,计划经济下的管理制度已无法实现对现金流通的有效管控,严重影响了国家宏观经济调控和金融监管、税款征收、收入分配,并为腐败滋生提供了温床。人民银行适应经济发展的要求,于1988年发布了《现金管理暂行条例》,推进现金 管理,规范现金使用、控制现金投放,对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建立,稳定金融、稳定市场、治理经济环境都起到了重要作用。随着支付手段的发展,当前现金管理的主要目标已从控制投放总量过渡到控制使用过程中的风险,人民银行为适应这一要求,初步建立对大额现金和可疑现金交易的监测体系,在保障正常用现的同时,防范利用大额现金进行各种非法活动。

推动人民币管理法制化建设,维护人民币法定货币地位。上世纪90年代末,人民币流通领域发生了很大变化,反假货币面临严峻形势,企业化改革后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现金流通领域职责需要重新界定,快速发展的钱币收藏市场急需规范。对此, 2000年,国务院颁布实施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人民币管理走上了法制化道路。近年来,人民银行不断创新管理手段,以非现场监管、“神秘访客”探访等方式,督促银行业金融机构履行现金服务义务。针对近年来民间出现的各种私人虚拟货币扰乱人民币流通秩序,进行非法集资、金融诈骗等现象,人民银行配合公安部门加强监测,强化虚拟货币监管,开展虚拟货币清理整顿,坚决禁止、打击以虚拟货币名义进行的各种违法犯罪活动。2018年4月,人民银行配合公安部门成功破获全国首例区块链特大网络“大唐币”传销案,涉案金额8000多万元。针对当前一些地方出现的拒收现金问题,及时发布公告,协调有关部门大力开展了整治拒收现金行为专项活动,有力地维护了人民币的法定货币地位。

建立群防群治的假币犯罪防范和打击体系。改革开放初期,境内外造假分子相互勾结,利用境外先进技术,走私假币入境,导致上世纪90年代初期我国境内发现的假币数量激增,严重危害了金融秩序。其中, 1994年,全国共发现假币金额1.3亿元,是1990年的9.5倍。为此,我国建立了由人民银行主要负责人为召集人、20家部委参加的国务院反假

货币工作联席会议制度,目前成员已扩大至28家。进入新世纪以来,制贩假币犯罪呈规模化、集团化、职业化、国际化发展态势,并且形成了网络化的产、供、销一条龙产业链。人民银行联合各方力量,开展了“雨箭行动”“秋风行动”“猎鹰行动”等专项整治工作。特别在2009年,联合公安部在全国开展了为期10个月声势浩大的打击假币犯罪“09行动”。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打击假币犯罪力度最大、影响最广、成果最显著的一次专项行动,有效摧毁了假币犯罪网络,瓦解了假币犯罪根基,极大地震慑了假币犯罪活动。针对近年来假币犯罪网络化、小额化、小型化、分散化等特征,人民银行自2017年起,深入推动反假货币工作重心前移,突出反假工作源头治理,在全国建立了银警联动假币监测反应工作机制,完善重点地区、重点领域和关键部位治理,加大对重点案件和源头窝点打击力度。同时,构建全社会假币堵截体系,将反假币工作向外币反假延伸,加强现金机具标准建设,解决反假工作中机具性能问题,维护群众的合法权益和金融机构的声誉。

不断提升货币金银管理业务市场化水平 推动金银管理市场化,形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黄金市场

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对金银实行严格的“统购统配”政策,促进了金银储备数量快速提升。到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黄金储备较改革开放初增长了11倍,不仅保证了正常的外汇支付,还为我国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国有银行注资和股份制改革等重大政策的实施作出了贡献。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和外汇储备不断增加,带有高度计划经济色彩的“统购统配”制度已不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为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和调节的作用,促进国内黄金市场健康发展,人民银行报经国务院批准,按照“统一开放、调控有力、机制完善、竞 争有序”的原则,积极推动金银管理市场化改革。自2000年开始,逐步放开白银管制。2002年,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开业,并逐步发展成为我国黄金市场交易的枢纽及世界重要的贵金属现货交易市场,并在全球黄金定价体系中发挥重要作用。为落实国务院“放、管、服”改革要求,人民银行深化黄金管理市场化改革,黄金进出口主体从最初的4家扩展到20家。扩大市场调节范围,将黄金进出口管制品种从12种缩减到10种。便利黄金贸易,实施黄金进出口准许证“非一批一证”试点,试点口岸由最初的6个扩大到现在的10个。

以非标准金银清点查验为契机,推动人民银行库存金银实物管理转型。1999年起,陆续开展人民银行库存非标准金银清点查验工作。2017年以来,人民银行全面推进和深化清点查验工作,金银库存从单一数量管理向数量、价值管理并重转变。充分挖掘库存金银实物的文化属性,深入开展中国货币史研究,成果逐渐显现。

规范钱币市场发展,改革纪念币发行机制

改革开放初期,人民银行积极探索纪念币海外销售创汇之路, 1979年,通过海外代理机构发售了首枚金银纪念币——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纪念金币,取得很好效果。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国内公众对钱币文化需求增多, 1984年,人民银行发行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普通纪念币。至2017年底,人民银行已发行贵金属纪念币430多个项目、近2300个品种,普通纪念币、纪念钞114种。这些纪念币深受广大人民群众的欢迎,并受到国际同行的认可。比如,中国航天纪念钞斩获多项国际大奖,麦积山石窟金币、2016年贺岁普通纪念币荣获克劳斯世界硬币大奖,充分体现了我国印钞造币艺术的成就。

为满足群众收藏需要,人民银行不断深化发行改革。自2015年起在全国实施了普通纪念币预约发行,此后不断完 善预约发行制度,对外公布分配、预约、兑换、剩余数量信息和工作进度,动态调整地区分配比例,增加商业银行兑换网点数量,采取预约与现场发行相结合的方式满足不同人群的需求;建立预约核查机制,打击冒用他人身份证件行为,维护普通纪念币兑换秩序。着手研究普通纪念币弹性生产和发行组织模式,在中国高铁普通纪念币发行上探索采用以需定产的新方式。研究普通纪念币市场化发行方案,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差异化需求。在贵金属纪念币发行上实行“阳光工程”,公开经销商名单、分配数量等信息,建设电商平台,提高贵金属纪念币发行透明度。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随着全国范围钱币收藏热的兴起,各地逐步形成了具有较大规模的钱币市场。由于缺乏有效监管,快速发展的钱币市场对人民币正常流通秩序造成了极大干扰,并潜藏着一定风险。人民银行报请国务院出台专项措施, 1997年在全国开展了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钱币市场整治活动,维护了人民币流通秩序,促进了钱币市场的健康发展。

支持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的实施

为适应对外经济交往需要,人民银行不断调整人民币现钞出入境政策,逐步上调了个人携带现金出入境限额。以1999年人民银行批准中国农业银行与越南多家银行开展跨境现钞业务为起点,陆续开办了中蒙、中俄、中朝、中新等跨境调运人民币现钞业务,建立港澳台人民币现金供应机制,并在2007年设立了首个境外人民币发行基金代理发行库——中银香港代保管库。目前,人民币现金跨境供应与回流机制基本形成,覆盖了周边国家并延伸到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并与当地有关部门建立了共同维护人民币流通秩序的工作机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