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支付体系变革

China Finance - - Preface 卷首语 - 张新茜

近年来,支票、现金等传统支付方式使用率不断下降,对支付行业及其相关团体提出挑战,世界各国密切关注数字货币及分布式记账系统的发展与应用,对遏制银行卡附加费过度收取提出新的监管审查。澳大利亚与我国有着相似的银行系统与支付体系,研究其支付体系变革的相关做法,对我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结算及网上银行的发展具有理论和现实意义。

传统支付方式使用率下降,支付行业与管理系统面临挑战 支票使用率下降,单位使用成本上升

支票使用下降趋势加速。澳洲联储研究结果表明,支票使用下降是一个全球性现象。经合组织国家可得的支付数据显示,2000 ~ 2014年,人均支票使用下降了 45%。其中,6个国家支票使用率已经相当低,几乎已经不再使用支票,荷兰已经关闭支票支付系统。所有类型的支票使用长期以来都呈现下降趋势,包括金融机构或银行支票、个人支票和商业支票(即企业或政府使用的支票)。此外,将 2010 ~ 2015 年(年均下降 13.5%)和2005 ~ 2010 年(年均下降10%)数据进行对比,这种下降趋势正在加速,近年来支票的使用一直以平均每年 16%的速度下降,澳大利亚在经合组织成员国中跌幅较大,对支付行业和其他相关团体提出了挑战。

支票系统管理引发关注。支票使用持续下降和单位成本上涨的前景引发了一个问题:是否应该采取措施来积极管理支票系统的下滑。该观点第一次提出是在 2011 年由澳大利亚支付清算协会(APCA)举办的题为“支票在不断进化的支付系统中的角色”的商讨会上。在 2012年的报告中,APCA得出结论,认为目前没有考虑关闭支票系统的需要,未来的支票主要是通过市场力量的运作来解决的。然而,从持续下降的支票使用量中 可以看出,支票供应商的单位成本增加,所以很可能使用者的成本会增加。此外,报告中显示,因为支票使用的普遍下降,使用者们也会发现使用支票来发起或接收支付越来越困难。报告中还显示,支票的使用仍然集中在特定的人群和行业领域中,这些群体一定程度上面临从支票支付中脱离的障碍。这份报告中提出了一些倡议,其中包括帮助支票使用者转而使用电子替代方式。

该份演讲报告指出,自从2012 年5月以后,开出支票的总数量已经下降了40 多个百分点。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一时期支票使用的下降并没有伴随来自用户对于使用支票发起或接受支付业务困难性的重大关注。相反,这一下降是非常有序的,反映了消费者、企业和政府实体转向其他较新的支付方式,来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要。

创新支付方式满足支票替代需求。澳大利亚支付委员会在 2015 年 12月发布的澳大利亚支付计划包含了三个主题,其中之一为“管理澳大利亚支付组合”。这一主题包含了设法从支票支付中转换出来的倡议:随着支付习惯和流程越来越数字化,支票使用继续减少,而且使用越来越困难和昂贵,将支票过渡为更有效率的和可持续的支付方式的必要性突显。该倡议将会提供一个合作的途径,确保有对支付系统中的全部用户都有价值的更加方便的支付选择,并且早于对支票废除的认同日期。也就是说,这个行业的预期是,支票应该在某个时点被淘汰,但是只有当目前支票用户的需求可以通过其他支付方式来满足的时候,这一预期才会更加清晰。

现金使用率下降,但持有现金需求增长引发纸币管理问题

现金使用比例下降。澳洲联储通过获取银行消费者数据的途径研究个人现金交易结果显示,现金使用比例有显著下降趋势,从 2007 年的 70%下降至 2013 年的47%,第三方支付与小面额支付卡的应用进一步减少了现金的使用,通过现金支付比例以及自动取款机提现比例可以清楚发现这一情况。

现金交易下降,而持有现金的需求持续增长。澳洲联储的研究表明,近年来,发行纸币的增长率有适度的增长,每年保持 7%左右的速度,流通中货币占名义GDP的比例保持增长。

对纸币管理提出新的要求。尽管用于交易的现金下降,但现金在可预见的未来经济中可能仍然是支付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现金作为家庭预算的助手比其他支付方式更方便,不易被替代。考虑到现金支付系统持续重要的作用,银行目前承担的主要项目是升级现存的纸币。按照国际标准,当前系列纸币的伪造率虽然很低,但在持续增加。有迹象表明造假者逐渐掌握了新的、更便宜的印刷图像处理技术。因此,对纸币的下一代程序要进行重大安全升级,以便保证澳大利亚的钞票在一些使用领域仍然是最安全的。不仅是澳大利亚,美国甚至使用较少现金的瑞典也在确保公众对发行的货币能继续保持信心。

积极关注数字货币与分布式记账系统应用

澳洲联储表示,尽管现金和支票使用率持续下降,但无需过度担忧支付方式转变所带来的风险,新的支付方式无疑将提升其竞争力和效率。用比特币这种私人建立的、价格波动大的虚拟货币代替既定的、低通货膨胀的国际货币,在个别经济体内使用是万万不可能的。然而,比特币可以用来刺激分布式记账系统的潜在利益,甚至可能影响到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 货币。提出建立一个由中央银行发行,由授权实体分配和交易验证的数字货币(其中可能包括或不包括现有金融机构),数字货币可能以纸币和其他现有的国际货币形式进行平行和按面值流通的合理模型。

澳洲联储同样关注英国央行、加拿大央行和中国央行对数字货币的态度,但提出鉴于涉及各种网络安全和密码风险,任何国家距全面发行数字货币都还有一定的距离,强调研究数字等同于现金是否有其实际需求,以及和许多国家正在开发各种形式的即时支付(如NPP工程)相比,其能为最终用户提供什么服务才是重点。

作为澳大利亚清算和结算特许经营的监督者,澳洲联储对于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ASX)探索的数据区块链应用或分布式记账技术开展研究,探索分布式记账是否是代替澳大利亚现有的CHESS 基础设施的最佳方案。

银行卡支付监管审查

澳大利亚银行卡附加费居高不下一直备受关注,澳洲联储支付监管系统委员会修改草案标准,授权澳洲竞争与消费者委员会(ACCC)负责监控银行卡附加费收取情况。在综合考虑各方利益的情况下,提出框架设想:对于高收费银行卡规定保留商家收取附加费权利,严格界定附加费的收取范围仅适用于商业活动必需的服务费及支付给银行和其他支付机构的费用,但附加费收取方必须披露可以接受的合理成本信息,信用卡与借记卡 / 预付需要单独确认。标准草案将要求商家能够获取一份关于支付成本的年度声明,以此作为下年度附加费的收取标准,ACCC从而能够调查每一个商家是否交付过多附加费。虽然调整附加费规定受到广泛的支持,但许多金融机构认为很难为商户提供年度支付成本声明,因为计费过程源自包括第三方在内的多个支付系统,银行不能够直接提供平均成本信息。一些银行目 前没有为商家提供年度报表,一旦该草案标准实施将对其影响重大,因此提议能够获得更多的延迟执行的选择权,委员会协商决议中这些将被充分考虑,但希望使标准尽快生效。

对我国的启示

目前,人民币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贸易融资货币及全球第四大支付货币,随着信息化交易体系和更加开放的跨境交易市场日趋形成,第三方支付、数字货币等创新支付方式的发展需要我国不断完善现有支付体系与监管方式。

第一,降低支付交易成本,完善支付体系建设。我国应该密切关注支票、现金等传统支付方式的使用情况,强化支付交易数据的监测分析,通过逐步完善电子支付等新型支付方式,提升整个支付系统的结算功能,降低支票、现金等传统支付方式的交易使用比例,同时,鼓励多元化市场主体有序参与支付体系建设,降低支付成本,提升支付体系的竞争力。

第二,积极推动支付工具的创新,同时防范风险。积极推动数字货币等相关领域的研究,完善和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体系,重点开展对区块链技术与分布式记账系统等技术的研究,但在鼓励支付方式创新的同时,应同时研究数字货币在支付领域的监管模式,切实防范风险。

第三,发挥央行在国家支付体系中的核心作用,统筹监管。建议借鉴澳洲联储对支付监管进行审查的模式,细化监管审查标准,充分发挥我国中央银行对支付系统、清算机构及托管机构进行统筹监管的作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