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控股集团的产融合作

China Finance - - Preface 卷首语 - 白 旻 姚嵩姚远

产融合作主要是“融”,重心在融,目的是强融,金融承担产融合作发展的主要责任,但又不是鼓励全民办金融。笔者认为,产融合作,要着眼于“融”为“产”服务。要追求一个目标、用好两个平台、加强三轮驱动、紧扣四个纽带、严防五个倾向、把握六个条件、关注七个重点。

追求一个目标与用好两个平台

一个目标是:以融促产,以产助融,做精金融,做优实业,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产融合作生态圈。

两个平台分别是对内升级平台和对外开放平台。对内升级平台。互联网+、智能化、创新驱动等,是支撑中国经济增长新动力的平台。产融合作不是就传统产业合作,对于供给过度(如去产能、去库存和去杠杆)的企业,是不能与之合作的,而是要与代表经济发展新动能的企业进行产融合作。如按照“环保先行,旅游助力,产融合作,创新驱动”的总体思路,对接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长江经济带战略等。对外开放平台。以人民币国际化、一带一路、自贸区建设、亚投行等投融资平台作为支撑,加强产融国际合作。

加强三轮驱动与紧扣四个纽带

融资、投资和并购是产融合作的三个轮子,要加强三轮驱动,共同促进金融控股公司发展。

融资是指提供资金。金融是现代经济的血液,金融畅则实体兴。金融业通过有 效动员和配置社会资金,以股权、债权、夹层融资、基金等多种方式筹集资金,为实体企业提供源源不断的资金。如搭建集团境外融资平台,打通多元化资本募集渠道,为产融合作提供充足的“血液”。

投资是指注入资本。根据企业发展前景、市场竞争力、管理水平、净现金流、偿债能力、企业价值、诚信状况等维度,做好尽调,把好投向,控好风险,加强资金运用,提供投贷联动、债转股、项目投资、股权投资等多元化投资产品,为实业注入资本金,降低企业杠杆,提供投资服务。

并购是指重组资产。采用资产处置、资产整合、市值管理,推动产融合作内部升级;采用资本市场工具、股权管理,推动产融合作外部升级。把握国企改革、资产与业务剥离等机遇,并购优质资源。寻找有国有资本需求的民企投资机会,做优做强实业。注重投后整合,挖掘产融增量布局与存量业务协同价值,促进产融合作整体价值提升。四个纽带指科技、服务、资源和信息。一是科技。随着人工智能 (AI)、区 块 链 (Blockchain)、 云 计 算 (Cloud computing)、大数据 (Data)等核心技术的快速发展,金融、产业、技术加速融合,科技正在成为产融合作的驱动力量。借助科技手段提高效率、提升用户体验,推出全新的产融合作产品或商业模式。以需求论证、规划计划、资源配置、项目实施、成果转化等为抓手,建立统一、高效、开放的产融合作新体系,利用科技进一步打通产融合作。

二是服务。金融为实业提供金融服务, 实业为金融提供行业经验和产业平台。围绕实体经济发展需求和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打造产融合作全产业链,为投资研究、客户转化、精准营销、资产配置、产品研发、生态协同提供便捷服务。积极探索以产业基金、供应链金融、消费金融为载体的产融合作新服务方式。

三是资源。综合发挥金融控股集团金融业务协同优势,形成产融合作的“金融支点”,撬动社会资本、产业资本、金融资本、海外资本,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如债转股,通过设立专项基金,发挥银行、保险、信托的募资优势,多渠道筹集资金。

四是信息。要实现“产品精致、获客精准、服务精细、管理精益”,必须依靠信息。聚合产、融优势力量和资源,基于信息系统的办公、人力、财务、产品、业务、服务、客户、项目、管理等信息,将产融合作与信息运作深度融合,消除信息孤岛、数据孤岛,快速生成和提高基于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能力。

严防五个倾向

产业空心化。通过产融互动“做精金融,做优实业”。必须防范实业发展的资金脱离实体经济,导致实体产业不断萎缩,面临“空心化”危机,实体企业甚至成为“类金融机构”的融资平台,实业被掏空、被外溢。如 1999年,中国香港的GDP 大约是新加坡的 2 倍;2010 年前后,新加坡一度追上香港,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新加坡坚守制造业,而香港制造业基本上被极高的地价逼出了本土,出现产业空心化。

资产泡沫化。资产泡沫是指资产价格中不能被基本面(如现金流、折现率) 因素所解释的部分,即资产价格远超价值或其创造的财富。如荷兰的“郁金香狂热”、英国的“南海泡沫”、美国的“互联网经济”等资产泡沫。

经济虚拟化。资本的天性是逐利,金融投资回报率显著高于实业,一些企业脱离本源,用从金融机构融来的钱买理财、炒股票、炒房、炒大宗商品,玩“钱生钱”的游戏,走“生产经营”向“资本运作”的金融化道路。加上金融行业相对较高的收益率,导致流动性在金融系统内空转,实体经济却面临融资难、融资贵的困境。产融合作中应遏制超越本源的投机行为,防止资金脱离实体经济,防止金融变成实体经济的“抽血机”。

整合行政化。产融合作将互补性、协同性的资源要素整合在一起,根本目的是通过整合提高资源配置效率,不断地提高企业质量、效益和抗风险能力。不是搞行政的“拉郎配”混改,也不是搞简单的“归大堆”合并,更不是一哄而上的垄断,让市场机制失灵,让国有资产流失,让企业亏损面扩大,“用改革让改革变得更困难”。

效果折扣化。有时产融双方没有一盘棋思想,没有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高度思考问题、推动工作,存在“大利大干、小利小干、无利不干”“愿意融别人、不愿意被别人融”等倾向,自成体系,利益固化;还有的偏离主业,主次不分,撒胡椒粉;有的盲目跟风,没有科学论证,仓促融合,最终效果大打折扣,甚至失败。

把握六个条件

规模性。产融合作的经济主体应具有较强经济及管理实力,经营稳健、抗风险能力强,即实力强的企业才能走产融合作,而不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小而全”。

资金密集性。资金密集性企业才能走产融合作,这类企业与劳动密集、技术密集型企业不同,投资、融资规模都很大,实行产融合作之路,才能形成产融互补, 规模经营。

规范性。产融合作要尊重市场经济规律和企业发展规律,遵守法律法规和监管约束,稳健合规,做好产、融风险隔离,这类规范经营的企业才能搞产融合作。

专业性。经营实业与经营金融虽然有相通之处,但也隔行如隔山。只有具备产与融两方面人才和专业的企业,才能走产融合作之路,防止围棋盘里下象棋。

互补性。产融合作不是简单的叠加和拼组。如光大集团具备综合金融、产融合作、陆港两地的优势,迪拜控股集团是全球性的投资控股公司,美拉斯投资集团是多元化的房地产投资、医药保健、教育、零售企业。三家企业在金融服务、环境保护、旅游发展、航空等领域互补性强,便于推进合作、共同发展。

协同性。产融之间需要管理协同、业务协同、财务协同、资本协同、战略协同等。如参与债转股,通过“金融板块提供资金运作 + 实业板块实施股权管理”这样的产融合作,发挥青旅集团、中青实业、光大国际等实业公司的管理经验与经营优势,推动债转股企业降低债务风险,提高经营管理水平。

关注七个重点

创新。面对产融合作的新格局、新常态、新监管、新模式,加强产融合作新产品、新服务、新模式、新业态孵化,形成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推进产融合作的市场创新、组织创新、模式创新、工具创新、管理创新、体制机制创新。

共享。强化开放共享观念,开展整合营销,助力产融间客户迁徙,建立资源、信息、客户、平台、渠道共享平台,促进产融资源一体化配置,实现战略资源总体效益最大化。如利用互联网实现“E动态、E产品、E方案、E需求”等板块的线上互动,通过线上线下结合,实现信息共享、提高沟通效率,实现产融供需的敏捷、有效撮合。

选择。经济学是研究在资源稀缺条件下,行为主体如何选择的学问,市场经济 是由无数的选择组成的。如在债转股中,针对银行理财资金“短期限、高收益、低风险”,与债转股不匹配的问题,应由实施机构联合相关企业,对拟转股企业进行“一户一案”,灵活选择银、证、保、信托、私募股权等资金进行对接。

风险。产融合作风险不是产业风险、金融风险的简单加总,而是风险的交叉传染和外溢。产融合作要有惊无险,即以“惊”人的想象力、执行力、研发能力、商业模式,有力应对风“险”。严格落实国家《关于完善国有金融资本管理的指导意见》,“严格规范金融综合经营和产融合作,国有金融资本管理应当与实业资本管理相隔离,建立风险防火墙……严禁国有金融企业凭借资金优势控制非金融企业……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参股国有金融企业”。

生态。充分链接内外资源,打造产融合作生态圈。如光大集团与三峡集团在生态环保、新能源、金融服务、产融合作、国际业务、商务差旅与会展服务、人才交流等领域互补性强,构建生态合作伙伴。

模式。展开世界经济地图,会发现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发展模式,从而形成比较优势,如美国出口金融服务,日本出口制造业技术,中国出口劳动力,欧洲出口奢侈品。在产融合模式上,以参股、控股、债权模式进行,还是以股 + 债的模式进行?是财务投资,还是战略投资?是长期持有,还是短期出手?是“金融‘投’还是实业‘管’”?这些都应结合产、融金融集团自身的比较优势,制定科学的产融合作模式。

机制。遵循价值驱动、利润共享、绩效挂钩原则,坚持市场化利益分配机制,在产融间建立协同合作机制,建立科学计价体系,通过受益方付费、模拟利润双计等形式,对产融合作创造的价值给予分享。■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