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解决民营企业融资问题

China Finance - - Preface 卷首语 - 文振新

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强调,民营经济已经成为推动我国发展不可或缺的力量。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不仅是金融部门服务国家战略的需要,也是培育壮大客户市场资源的需要,其意义现实而深远。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负有重要的职责使命。在当前我国经济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大背景下,必须坚持问题导向,形成推进合力,积极寻求具有针对性、系统性、前瞻性的综合解决方案。

症结:民营企业融资难源于“五缺”

民营企业融资难问题产生的原因错综交织,既有主观和客观原因,又有长期和短期因素影响。其中阻滞民营企业顺利融资的核心要素,归纳起来在于“五缺”。

缺漏“信息”,影响银企信任构建。信息公开、透明是交易双方建立信任开展合作的基础。目前,大部分民营企业存在管理水平不高、财务信息不透明问题,部 分企业向不同部门提供不同报表数据,个别企业甚至提供虚假信息,银行或难于掌握真实准确信息,或信息收集处理成本过高,直接影响了信贷发放的积极性。企业“资金挪用”“短贷长用”等现象的存在也对银企互信长期合作造成了不利影响。

缺失“信用”,制约银企合作开展。金融的核心是信用。部分民营企业自身资本实力不强,资信水平不高或缺乏有效认证,可用于抵押的资产不足。一些企业逃废银行债务,企业联保、互保贷款风险暴露,严重损害企业信用形象。部分融资担保机构实力不足,担保合同违约频发,外部增信作用未能有效发挥。企业信用的缺乏,制约了银企合作的开展,致使银行产生“恐贷”“惧贷”心理。

缺少“渠道”,企业融资方式单一。受我国金融体系构成影响,民营企业过度依赖银行信贷,融资渠道狭窄。股票、债券融资准入门槛较高,大部分企业难以达到。信托、基金、金融租赁、财务公司等非银机构规模相对较小,主要服务特定对象,覆盖面有限。小贷公司、典当等机构及民间借贷的资金价格过高,只能用于短期融通。因此,一旦银行收紧信贷,企业融资就会陷入紧张的局面。

缺欠“产品”,信贷服务存在短板。长期以来,银行信贷经营管理形成惯性,对民营中小企业的产品服务不全面、不充分。在传统利差保护下,对比民营中小企业业务的成本收益,银行更热衷于贷“大”,开展批发性融资。在风控管理上,存在对“国有企业信用”和“抵押担保”的依赖倾向,限制了民营中小企业业务开展。在考核机制上,重视规模、利润指标考核,强调贷款损失责任追究,使得信贷 人员缺乏业务开展动力。

缺乏“保障”,银企合作需要助力。支持民营中小企业融资的政策保障机制和风险分担补偿机制还有待健全。对初创期、成长期企业,尚缺乏有力的扶持引导,企业融资缺少基础启动条件。对遭遇外部冲击、受到突发事件影响的企业,救助机制作用发挥不强,企业后续融资自救能力欠缺。对普惠型民营中小企业融资,在政银企风险分担的比例、对银行机构风险补偿等方面,还缺少明确细化的政策安排。

对策:不断优化民营企业金融服务“五个体系”

针对民营企业融资“症结”,监管部门要加大监管监测、考核、评价力度,发挥激励约束作用,推动持续优化体系建设,全面完善金融服务,促进银企真正成为利益共同体、发展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

优化信息支撑体系,全面降低信息成本。促进企业强化财务管理,规范诚信开展银企合作。加强银税互动、银商合作,充分利用企业交易流水等数据信息,开发相应信贷产品。加强银银协作,开展信息共享互换,强化资金使用监控管理。配合有关部门逐步整合包括工商、税务、司法、海关、环保以及水电暖使用等涉企信息,积极开展数据信息应用。

升级信用增进体系,提高企业信用水平。配合做好企业资信等级评定认证,结合银行自身实际使用评级认证信息。密切与优质融资担保机构合作,推进企业利用外部增信有效融资。加大失信联合惩戒力度,严厉打击逃废银行债务行为。开发基

于信用状况的信贷产品,加大对守信企业激励力度,逐步增大信用贷款比重,降低抵押担保依赖。

完善机构组织体系,扩大有效金融供给。稳妥有序推进民营银行建设,稳步推进村镇银行组建,切实推动大中型银行深化普惠金融事业部建设,鼓励新设小微支行、科技支行等专营机构。支持新建金融租赁公司、财务公司、银行理财子公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非银机构,为企业融资提供有益补充。促进银行与证券、保险机构以及产业引导基金、股权投资基金等协作,规范开展跨业合作,配合政府完善高科技孵化机制,支持科创企业融资。

创新产品服务体系,契合企业需求。要突出问题导向,坚持分类施策。着力疏导内部机制,落实“公平信贷”原则,严查隐性制度“壁垒”,加快完善尽职免责、容错纠错和绩效考核机制,提升支持民营企业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对优质民营企业,在继续加大信贷投放的同时支持其发债上市改善融资结构;对民营中小企业,推进“供应链融资”,推动开展应收账款、专利权质押等贷款业务。对暂时遇到困难但有市场、有前景的企业,积极开展“续贷”业务。

健全风险保障体系,建立长效机制。继续完善联合授信、债委会机制,推动银 银、银企联合防控风险。发挥保险功能,支持开办贷款履约保证保险等险种,分担金融风险。配合完善产业引导、融资担保、企业救助和风险补偿基金建设,为企业提供涵盖全生命周期的保障服务。充分利用税收优惠及定向降准、中期借贷便利合格抵押品等政策,降低信贷成本,使收益能够有效覆盖风险。

方向:以“四个资本化”为路径加快发展产业金融

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稳步推进,我国经济正处于转型升级关键时期。支持民营经济,实现银企协调发展,更需多方协力,以资源、资产、权益和未来收益权资本化为路径,加快发展产业金融,助推经济转型和产业升级。

资源资本化。对包括土地、矿产、生态、环境等资源进行资本化,促进资源要素合理估值流转,为产业融资发展创造条件。完善各类资源确权、颁证、登记、评估机制,加强资源要素交易市场建设。以此为基础,积极发展农业金融、绿色金融,创新三农和绿色金融产品服务,培育并增强企业融资能力,激活相关金融市场,加快农业产业化和绿色产业发展进程。

资产资本化。对制造业、批发零售业 等传统行业的沉淀资金和实物资产进行资本化,盘活企业存货、仓单、应收账款等动产资源,提高资金融通使用效率。借助金融科技整合挖掘产业链企业资金需求,由地方政府提供“标准仓”等基础设施支持,加强应收账款质押融资、动产质押融资登记等平台应用,推进供应链和产业链融资,支持企业协同发展。

权益资本化。对企业自主知识产权、股权等权益进行资本化,对科创企业予以科学合理估值,为创新发展增添金融活力。主要是在强化知识产权登记评估保护的同时,完善早期产业扶持引导,知识产权、股权交易以及科创板机制建设,为企业创新成长搭建“金融通道”。加快发展科技金融,构建种子基金、风险投资、私募基金、投贷联动等联合推进的创新机制。

未来收益权资本化。对企业现金流、未来收益权、预期收入、未来经营权等进行资本化,提高资金筹集使用效率,打通直接融资、间接融资通道。银行应不断增强完善投行服务功能,积极利用理财子公司、金融资产投资公司等机构,稳步推进资产证券化等业务开展,充分利用资本市场拓展融资渠道,降低融资成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