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改革的倒逼动能

如果去产能、去杠杆与国企改革齐头­并进,国企或许很快出现类似­1999 年开始的那一轮盈利复­苏。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国是论 / Editorial - 文 /徐彪 刘晨明

日,全国国有企业改革座谈­会在京召开。习近平总书近

记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国有企业是壮大国家综­合实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须理直气壮做强做优­做大,不断增强活力、影响力、抗风险能力,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

此前的6月26日,预期已久的武钢和宝钢­双双停牌宣布筹划战略­重组,作为国企改革的大手笔,此举备受关注,引发了公众对国企改革­的更多期待。

十八届三中全会原则定­调,去年中央出台指导意见,今年年初国资委展开十­项试点,新一轮国企改革渐次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经历一轮观望后,市场对啃这一“硬骨头”的热情也随之高涨。

全面深化改革以来,问题倒逼成为改革的内­生动力。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国企改革的推进,要先找到问题,找准问题,形成倒逼动能,进而深化改革。

关于国企改革的问题背­景和倒逼动能,当前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析。一是经济环境的倒逼。用权威人士的话说,经济L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意指经济在一段时间内­既不会V型反转,也不会失速下滑。不会V型反转较易理解,意在结构调整,促进产业升级,只要不在旧格局下再放­大水、强加杠杆,经济应是一个平稳的增­势。

“不失速下滑”则需要多方面努力和配­合才能实现。如果把企业部门拆开来­看,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是­对经济产生重要贡献的­两部分。而近年来,两个部门景气程度的分­化有些明显,尤其是在今年一季度的­部分刺激性手段消退以­后, 4、5月份的国有企业工业­增加值和私营企业工业­增加值再次出现较大幅­度的背离,国有工业增加值连续负­增长,而私营工业增加值的增­速继续回升。

国有企业的高杠杆确实­影响了经济,国有企业的工业增加值­的复苏一定程度上依靠­的是一季度的刺激性手­段。阀门 拧紧,意味着国有企业到了必­须提升效率的时候。

如果国企不能通过去行­政化的改革方式来提升­企业运营效率,很难想象在没有“放水”的情况下,经济能只靠民营企业走­出预期的L型。二是政策环境的倒逼。可以看看1990年代­末期的情况。以“三年脱困”为攻坚目标的国企改革­高潮于1998年开始,国企集中在产能过剩的­传统行业。与非公有制经济迅速发­展形成鲜明对照, 1996 年上半年亏损的国有企­业达到 43.3%,1998 年第一季度出现了全国­性的亏损。去产能本身就是削减资­产负债表的痛苦过程,如果不是决策层在产能­去化的同时,坚决依靠“兼并重组、分流下岗”来使国有企业“瘦身提效”,我们很难看到1999­年在总需求尚未复苏之­前就开始的企业盈利增­速和盈利能力的改善,相反经济可能会承受更­大压力。

2016 年与1998年有一些­相似之处,尤其是前面提到的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分化­状况。另外,单是资质相对不错的国­有非金融上市公司,在今年一季度各项经济­数据都有所复苏的情况­下,亏损率还比去年四季度­上升了几个百分点。国有企业出现了类似1­998年的高杠杆、低效率,并且和民营企业的差距­拉大,这使得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过程中,政策的配合不得不像1­998年那样,去产能、去杠杆与国企改革齐头­并进,这也是减负与增效的齐­头并进。

作为供给侧改革的配套­政策,去产能、去杠杆进入深水区后,国有企业只有通过深化­改革来提效,否则那些产能过剩的国­有企业,经历比1990 年代末期更长的寒冬将­是大概率事件。可以预见,如果去产能、去杠杆与国企改革能够­相互配合齐头并进,即便总需求仍然不旺,国有企业也很快会看到­类似1999 年开始的盈利复苏。这就是第二个“倒逼”——供给侧改革的政策倒逼­国有企业改革必须配合­同步推进。

在经济环境和政策环境­的双重倒逼下,坚持国企改革,受益的不只是国有企业,整个“供给侧+创新”的主线也会更加明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