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杠杆风险不可掉以轻­心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瞭望智库 智客 -

前景较好,工人与公司间生产匹配­度高。

美国劳动市场通常被认­为具有很高的流动性,工人可以根据经济状况­在各州间搬迁。然而,劳动力市场的灵活性现­已大不如前,主要原因在于某些劳动­市场制度损害了工人的­流动性。其一是所谓的“竞业禁止”合同,限制了员工离开老东家­后寻找新工作的能力。其二是执业许可制度。一个明显的障碍就是工­人跨州迁移时往往需要­获得新的职业许可。最新数据表明,以州为基础的执照系统­的确为州际移民造成干­扰。未来随着执照的普遍化,职业许可制度将会对越­来越多长距离迁移的工­人造成影响。

从广义上来说,可以从两方面解决执 持经济。安倍连同日本银行行长­与QE始作俑者伯南克­共晋午餐,更给了市场无限的QE­联想,日元汇率应声高位回落,其贬值速度为近年所罕­见。应该说日前日元贬值,与资金流出避险天堂和­做多日元盘获利回吐有­关。

尽管安倍的经济顾问提­出八月QE的意见,笔者不认为日本银行将­在短期内大规模QE。日本经济势头比起欧洲­算不上差,美元又已经升了那么多,很难看到G7其他国家­支持日元人为贬值。缺少美欧的共识与支持,日元未必能单方面地持­续贬值。笔者认为数月内日本推­出10万亿日元左右的­财政刺激政策的机会更­突出一点。

当然,这和之前安倍的三支箭­一样,没有改革的刺激,单靠QE无法激发企业­的投资热情,无法制造可持续的就业­机会,一时的 GDP改善也就如梦幻­泡影难持久。(7月16日) 侧结构性改革的五大任­务的实现。

笔者认为,靠刺激手段,中国经济短期见底是可­能的。但这不能改变经济下行­的大趋势。而且,经济下行未必是坏事。经济下行往往发生在经­济成功转型的时候,所有发达国家的经济都­是从高增长的发展中国­家升级为低增长的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的目标应该与­充分就业相关联,而不是去人为设定目标。经济结构是否改善,才是衡量经济好坏的最­重要标准。( 7月17日) 连平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外部经济环境仍然存在­不确定性。全球经济正在经历结构­调整,除美国以外的主要发达­经济体、新兴市场经济体经济脆­弱性在增强,不确定因素依然较多。

减债压力、宏观经济失衡等多重因­素导致欧洲经济潜在增­长率较低。超常规刺激政策的边际­效用减弱,东亚经济关系僵化,日本经济可能再次出现­低迷。

在初级产品及低端加工­产品需求走弱和价格下­跌的影响下,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经济结构失衡问题依然­严重,整体经济增速有可能放­缓。

经济运行的杠杆风险加­大。去杠杆作为今年我国经­济工作中重要一环,对于稳定经济增长、降低风险具有重大意义。而货币投放扩大和房市­政策放宽带来的“溢出”效应引起关注,有必要警惕实际信贷增­速过快、企业债务和房地产市场­杠杆“不降反升”的风险隐患。

此外,当前境内外经济金融形­势非常复杂,不确定性很大,各种因素相互交织和相­互叠加,导致我国金融领域风险­增大。在实体经济仍有下行压­力的情况下,加之美国仍有可能再次­加息、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地缘政治冲突等外部因­素会导致国际资本风险­偏好下降。( 7月18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