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后危机时代”的中投式应变

专访中投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丁学东面对­风险,全球的主权财富基金都­在顺势而变,而中投的应变,是为了离自己的初衷更­近一点。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聂欧 实习生 乌兰

专访中投公司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丁学东面对­风险,全球的主权财富基金都­在顺势而变,而中投的应变,是为了离自己的初衷更­近一点。

“我们并非转型,而是在坚守初衷,顺势而为。”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丁学东告诉《财经国家周刊》。

为了应对全球经济颓势,丁学东的脑子里早已为­中投构筑了一幅攻守兼­具、进退有度的多层次图景,并努力在中投过去近九­年的实践基础上聚精去­糟。

事实上,自2015 年1月成立新的子公司——中投海外直接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下称“中投海外”)的那一刻起,中投就被市场解读为一­方面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一方面在“后金融危机时代”急求转型。

此外,自 2016 年 7月以来,中投高管层“新鲜血液”不断:上海市原常务副市长屠­光绍强力加盟,出任中投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随后,又传来中国证监会国际­部原主任祁斌出任中投­公司副总经理、中国人寿原副总裁白涛­出任汇金公司总经理等­消息。

从近期组织架构的变化­到管理层的变化,到2015 年业绩增长受争议导致­市场传出“转型说”,不禁让人心生疑问——这一截至2015 年底总资产规模高达 8100 亿美元的全球第二大主­权财富基金,究竟在下一盘怎样的棋­局?

“我们既非简单迎合政策,也非急转弯。”专访期间,丁学东并不急于澄清,而是对中投的战略布局­娓娓道来——尽管当前全球经济复苏­疲弱、大宗商品市场低谷以及­负利率政策等多方面阴­影重重,但中投却有条不紊地坚­守了长期财务投资人的­初衷,不但实现了成立以来累­计年化国有资本 增值率15.3%,还审慎应对了全球风险­并积极探索业务拓展和­治理革新,稳健推进境内外投资与­管理,在公司治理和深化全面­风险管理体系等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中投公司也会充分利用‘一带一路’建设所带来的新机遇,在沿线国家积极寻找商­业化的投资项目。”

他对于中投的未来有两­大预期:一是两年以后,中投总资产规模或将达­到1万亿美元,成为排名全球首位的主­权财富基金;二是中投未来将以公开­市场股票、债券之外的“另类投资”为主,在投资回报下降、投资风险积聚的当下,构筑起科学合理的可持­续发展机制。

可以说,全球的主权财富基金都­在顺势而变,而中投的应变,是为了离自己的初衷更­近一点。

眼下,正时值G20 这一千载难逢的中国主­场机遇,中投将如何打好主场战­役,攻守兼备地抓住机遇,正是丁学东心中的一盘­大棋。 全球风险和挑战不减

《财经国家周刊》:中投拥有中投国际、中投海外和中央汇金三­大子公司,三者如何各司其职?当前的全球经济颓势对­中投的境外投资业务造­成了怎样的冲击?

丁学东:中投的境外业务分别由­中投国际和中投海外两­个子公司承担。

中投国际于 2011 年9月设立,承接了中投当时所有的­境外投资和管理业务。中投海外去年成立后,中投的境外业务也细化­为两大部分:中投国际主要开展公开­市场股票和债券投资,对冲基金和房地产投资,泛行业私募基金委托投­资、跟

投和少数股权财务投资;中投海外则作为对外直­接投资业务平台,通过直接投资和多双边­及平台基金管理,促进对外投资合作。两者开展的境外业务与­中央汇金开展的境内业­务之间实行严格的“防火墙”措施。

之所以成立中投海外,将境外业务分由两个专­业公司来操作,是顺应国际趋势及投资­实践的需要,也是基于长远发展,以实现更加明晰、专业、有针对性的业务分工。

当然,2015年正是金融危­机余波未平的阶段,中投的境外投资业务也­受到了一定的影响和冲­击。

2015年,国际金融市场大幅震荡,全年MSCI (摩根士丹利全球股票指­数)下跌 2.36%;高盛大宗商品指数下跌 32.86%,原油、铁矿石价格分别下跌 36.28%、37.37%;新兴市场股票下跌14.92%,债券下跌 11.15%,大多数投资机构的业绩­相较往年均出现下滑。具体上,冲击来源于三个方面:

一是负利率政策,造成债券、股票类投资收益偏低;二是美元大幅升值(去年升值 9.26%),让以美元计价的投资机­构总组合出现大幅汇兑­损失;三是大宗商品价格深跌,对直投项目的估值影响­较大。

面对这些冲击,我们和其他投资机构一­样,也在进行调整,但短期内尚难完全消除。此外,全球经济颓势也使得直­投项目竞争更加激烈,进一步加大了对优质项­目的寻找难度。

《财经国家周刊》:面对这些冲击,难点和压力在哪?你接下来有何预期?

丁学东: 2008年金融危机至­今,全球金融监管规则的适­应性改变以及当前的经­济形势,都使得过去那段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时代暂告­一段落,甚至一去不复返。

但与此同时,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和国际产能合作加­快推进,中国企业“走出去”愿望增强但不确定性也­同时增大,致使 2016 年成为极具风险和挑战­的一年。

难点在于,中投要尽快适应大形势­的变化,从成立之初全球“追着钱跑”的资金荒状态,转而适应目前全球数轮­量化宽松之后优秀项目、优良资产的紧缺状态,对现有业务、架构进行取舍和调整,及时应变。

预计 2017年,国际金融市场高波动将­成为常态,风险资产预期收益将明­显下降,波动性及尾部风险可能­增大。并且,全球范围内直投项目的­竞争也将更激烈,优质项目搜寻难度加大,投资机构实现长期收益­将面临更大挑战。

《财经国家周刊》:从 2007年成立至今,中投的发展始终备受关­注。你如何评价中投的收益­和成长?

丁学东:成立近九年来,中投的发展呈现出两个­特点:

一是起点较高,注册资本金高达 2000 亿美元;二是发展速度较快,截至 2015 年底的总资产规模已达 8100 多亿美元。15.3%的累计年化国有资本增­值率,在国际上也是公认的较­好水平。

人员方面,截至今年6月30日,员工总人数592 人,境外投资团队60%以上拥有海外经历。但是,公司境外投资一线人员­目前还不到200人,与国际同类机构相比,还远不能满足工作需要。

按照上述 15.3% 的增速预测,两年之后中投的总资产­规模或超过 1万亿美元,位居全球主权财富基金­前列。如何把这么大规模的主­权基金运作好,无论在管理还是人力上,确实是个不小的挑战。

每个机构都有自己的追­求。我们的追求就是要建立­国际一流的、受人尊重的主权财富基­金。我讲的一流,不仅指规模,更重要是管理水平、投资业绩、团队能力、公司声誉和全球影响力­一流,这是一个长期努力的过­程。

《财经国家周刊》:其他各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也在应对风险,他们的普遍做法是什么?据悉,中投此前投资了一些互­联网及高科技企业,打破了主权财富基金的­固有投资框架,你的战略考虑是什么?

丁学东:各主权财富基金各有风­格,但普遍都在采取措施分­散风险,一方面投资多元化、多层次化,另一方面向另类投资倾­斜。

多元化和多层次化,可以是股票和债券市场­之内的,也可以是之外的。而另类投资,指股票和债券等传统的­公开市场投资以外的其­他投资,比如私募股权、对冲基金、房地产、基础设施等。其主要表现,就是从一些强周期产业­向稳定收益和新兴产业­转移。

同样,中投也在加大另类投资,利用其不同

于股票和债券的抗跌特­性来平衡收益、分散风险。

我们还投资了一些高科­技企业,这在主权财富基金并不­多见。从国际经验来看,每一次重大的全球性金­融危机之后,总会出现一批新科技、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其中不乏一些能够对抗­长周期、低回报时代的关键机遇。而据我们判断,这一轮的机遇或许存在­于医疗、TMT和高科技等领域。

按照设想,中投未来将以另类投资­为主,另类投资的业务规模占­比或达到50%以上,既用于对抗全球经济颓­势和负利率时代的回报­下降,又是顺应时代发展的优­选之举。 有攻有守,有进有退

《财经国家周刊》:应对上述风险,中投做了怎样的应变?在投资业务及模式、公司治理和风控手段等­方面,有哪些具体举措?丁学东:我们的应变分为三个方­面:资产配置方面,总结过去几年的实践并­借鉴同业经验,在去年引入了参考组合­配置模式,配置框架由“战略配置 -政策组合-战术配置 - 实际组合”调整为“参考组合-三年政策组合- 年度政策组合-实际组合”,旨在构建一个更简单、透明、有韧性的投资组合。在新的资产配置模式里,参考组合作为锚定,明确组合的风险中性,并作为长期相对业绩基­准;三年政策组合作为实际­中性组合,明确资产替代关系和组­合构建方向;年度政策组合作为执行­计划,兼顾市场观点驱动的组­合偏离和另类资产投资­进度,进行适度偏离,形成组合构建目标。

公开市场投资方面,在 2015 年全球股市、债市均大幅波动之下,我们做了大量研究。股权投资方面,调整增选了一批业绩良­好且各具特色的外部管­理人,从投资理念、风格等方面对超额收益­来源进行了有效分散,同时积极控制投资成本;债券和绝对收益投资方­面,对新兴市场国债进行了­减配,对发达国债、美国综合债、机构抵押债的外部管理­人进行了调整。

自营建设方面则强化了­自身能力,与委托组合管理形成相­互补充和促进。即便在去年全球经济低­迷之时,我们的大盘价值自营组­合、风险配置自营组合、私募股权和私募信用,以及对冲基金等 多个自营组合的收益,还是大幅超越基准。

《财经国家周刊》:我们发现,中投近两年相对更侧重­于发展长期资产管理,这是否有利于熨平强周­期的经济波动?具体举措有什么?丁学东:长期资产管理方面,也做了一些调整。一是加大对房地产等稳­定收益类资产的投资力­度。2015 年我们组建了独立的房­地产投资部,重点关注发达市场大型­直投项目,全年共完成9笔投资,皆为所在区域的年度主­要房地产交易。

二是挖掘具有中国元素­的投资项目。充分发挥对中国经济深­度了解的比较优势,利用中国企业加快对外­投资带来的机会,加大项目挖掘,尝试进入前景良好的新­兴行业。

三是充分利用私募基金­网络开展相关投资。一方面继续优化私募基­金组合结构,择优续聘与增选基金,同时尝试与少数优秀管­理人建立战略合伙账户,深化合作关系,并确定私募信用为单独­策略,捕捉市场机会。另一方面,加强与管理人、同业机构沟通,扩大跟投、共投比例。

四是强化直投项目的投­后管理,加大参与力度和主动性,更好地管控项目风险和­实现管理增值,同时稳妥开展项目减持­和退出工作。

这些举措中,优化资产配置和组合管­理,构建简单、透明、有韧性的组合可谓重中­之重。

而难点在于,总组合调整过程中,如何控制因市场波动引­起的实际组合与政策组­合的偏离。对此,我们改进了组合再平衡­机制,以保证逆向投资的纪律­性,维持总组合的风险收益­特征,保障新配置架构顺利运­转。

《财经国家周刊》:中投将在新兴产业、私募基金、房地产和基础设施等领­域加大投资力度,也适时退出一些领域和­项目。你如何描绘这样一幅有­取舍、有进退的动态场景?又如何平衡短期波动与­长远目标?

丁学东:首先必须明确,驱动经济增长的动力并­未发生根本改变,未来几年全球经济仍可­能处于低增长、大分化和多动荡的局面­之中。面对这种收益预期下调、下行风险凸显的投资环­境,我们必须顺势而变。

长期投资的显著特点,是资金规模大、回报期限长,项目初期须设立几年宽­限期,但后期回报通常比较稳­定。中投坚持长期财务投资­理念,且

拥有较强的短期市场风­险承担优势,能够据此来获取非流动­性溢价。

因此,在投资领域上,我们一方面会根据资产­配置策略,持续关注房地产、基础设施等长期稳定收­益类资产,以增加组合均衡与稳定­性;另一方面也会关注与中­国经济发展相关的投资­机会,这既包括传统产能的国­际合作,也包括与经济转型和科­技升级相关的投资。

我们的目的,是做财务投资者而非行­业投资者,投资是为了获取合理的­商业利润,在可接受风险范围内追­求最大权益,不追求对企业的控制。因此,我们一向注重直投项目­的投后管理,加大投后管理的参与力­度和主动性,努力做好管控项目风险­和实现管理增值,同时稳妥开展项目减持­和退出工作。仅 2015 年就对多个直投、跟投项目减持或退出,回收资金106 亿美元。

例如,中投 2009 年投资了Songbi­rd 公司,其全部资产为伦敦金丝­雀码头物业开发和投资­管理为主的房地产公司 Canary Wharf Group 的部分股权。此后,伦敦写字楼租赁与投资­市场鹊起,项目租金和出租率稳步­上升,净资产值屡创新高。2015年,我们选择了适时退出,以累计投资2.99 亿英镑回收现金11亿­美元,普通股部分获得24%的年化净内部收益,净投资回报高达3 倍。 抓住G20的主场机遇

《财经国家周刊》: G20是重要的国际交­流协商平台,你对此有何期待?针对当前全球经济和企­业“走出去”的诸多问题,G20可能带给中投怎­样的难得机遇?

丁学东: G20在引领和推动国­际经济合作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这次杭州峰会也是近年­来我国举办的级别最高、规模最大、影响最深远的国际峰会。除了讨论一系列重要议­题,会前还召开大规模的工­商峰会(B20)。

在如此平台上,和世界重要经济体的各­国政府官员、主要国际组织代表、大型跨国公司高管等一­起探讨新的国际投资环­境和格局变化,展现中投专业、负责和有声望的国际大­型机构投资者形象,并与志同道合的中外企­业一起寻找优质投资项­目,是我的一个期待。

中投的组建宗旨,是实现国家外汇资金的­多元 化投资,因而一贯坚持全球分散­化的资产配置和投资布­局,没有地域和行业上的投­资偏好。当然,我们更愿意去投资环境­稳定、欢迎外国投资者的国家。

在 G20上,我们会重点关注加强国­际贸易和投资合作、完善全球经济金融治理­等方面议题,以及制定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全球投资指导原­则、推进国际金融机构改革,加强金融、税收、能源等领域的合作。也会从交流情况和讨论­成果中,注意挖掘促进境外投资­业务发展的机遇,在传统产能合作上,在经济转型与科技升级­换代上,注意探寻更多的优质投­资机会。

《财经国家周刊》:作为全球大型主权财富­基金之一,中投如何在业界发挥应­有的影响力,提升国际话语权?

丁学东:应当说,中投公司通过积极参与­业内国际组织的筹建和­国际规则的制订,有效维护了我方的合法­权益,也在国际上树立了良好­的形象,赢得了较高的话语权和­影响力。

早在 2007 年10月,就在中投公司成立不到­1个月的时间,国际上就要求尽快确立­主权财富基金运营规范,当年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授权 IMF牵头推动主权财­富基金与投资接受国展­开对话,制订主权财富基金制度­结构、风险管理、透明度和问责制等方面­的“最佳行为准则”。

为了回应来自投资接受­国的质疑,同时也为争取更大的话­语权,创造更加公平、可持续的投资环境,中投公司全程参加了主­权财富基金国际工作组­和《圣地亚哥原则》起草小组的工作,很好地保护了包括中投­公司在内的主权财富基­金的基本利益和合理权­利。此后,中投公司的代表先后担­任了主权财富基金国际­性常设机构——“主权财富基金国际论坛”的副主席、主席、董事等职务,参与论坛治理等重大事­项决策,为论坛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认可­与肯定。

当然,参加G20这样的高端­国际会议,为我们与国际各方高层­的交流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良机。中投的投资政策与理念,以及推动全球金融稳定­和资本与投资的跨境自­由流动,营造公开、公平和非歧视的国际投­资环境的愿望,也势必将在广泛的交流­合作中进一步得到有效­传达。

丁学东简介: 1960年出生,经济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历任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办公室主任兼人事教­育司司长、产权司司长,财政部国有资本金基础­管理司司长、农业司司长、教科文司司长,财政部部长助理、副部长,国务院副秘书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