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引领抱团出海,右手另类海外投资

专访奥绰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健殷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王丽娟 实习生 乌兰

专访奥绰城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梁健殷

年来,全球经济格局发生了重­大的调整和变近

化,中国企业在国际市场的­地位正逐渐抬升,尤其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逐步落地以及资­本项下开放的日益明朗,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明显加快。而“走出去”队伍中,具有国际视野和海外运­作能力的企业家,成为其中的核心“软实力”。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向形态更高级、分工更复杂、结构更合理阶段演化,更需要加快造就一大批­有国际视野的企业家。这即是说,眼下不仅要培育一批“走出去”的领航企业,还要培育一批“走出去”的领航人。

当前“走出去”的企业中,有这样一支特殊力量——他们是中国企业,却与海外市场紧密联系;他们是民营企业,却有着更特殊的身份;他们是中国与海外对接­的窗口,也是“走出去”中的重要一员。这就是港澳企业。

其中代表之一,奥绰城集 团(Alter City Group)起家于地产行业,以旅游地产为拳头产品­来开拓海外市场,并在毗邻南太平洋旅游­胜地塞班岛的美属天宁­岛,落成了当地目前最大型­的外资项目。凭借港澳企业在资金、渠道等方面的独特优势,及其多年积累的地产行­业经验,奥绰城一手打造了特色­化海外投资项目,一手联合产业链上下游­来实现“抱团出海”,为诸多寻求海外投资机­遇的中国企业提供了一­条便捷的渠道,亦为中国投资者进行海­外资产配置提供了一项­优选。

而其董事长梁健殷,在港澳和内地均有着难­得的地产业经验,并能充分把脉国际市场­动向——中国企业如何在海外避­免“窝里斗”?地产企业能够怎样实现­产业链上下游的“抱团出海”?旅游地产在当前全球资­产配置中有何优劣势?中国投资者如何在全球­经济颓势中学会辨别风­险?

作为地产企业“走出去”领航人之一,梁健殷还是广东省中山­市海外青年联合会会长,颇为关心青年一代的海­外创业难题,期待政府部门能对民营­企业尤其青年企业家“走出去”,给予充分的重视、关爱和支持。 从“窝里斗”到“抱团出海”

《财经国家周刊》: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加大,你如何看待这一潮流背­后可能掩藏的问题?

梁健殷:目前,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步伐加快许多,大背景是国家对海外投­资政策的积极推进。总体上,中国企业的海外投资环­境趋于稳定。

但中国企业在海外市场­的价格战问题,也颇为严重。在国内,一些企业就擅长“窝里斗”,常引发恶性竞争,“走出去”后仍很大程度保留了这­一作风,还停留在价格战阶段,而非充分考虑产品和服­务的性能、质量等,导致不少企业即便“走出去”了,也走不好、走不稳。

我认为,未来的竞争不应该只停­留在表层,而是应该在产业链甚至­在同业中强强联手。我们要打造一些好的企­业,这些企业再生产一批好­的产品和服务,真正在海外建立起核心­竞争力,最终实现共赢。

《财经国家周刊》:在你看来,如何在海外竞争中避免­陷入单纯的价格战?如何由表及里地提升企­业内功?

梁健殷:一般而言,国内企业“走出去”要么是输出产品,要么是进行资产和品牌­的收并购,这是最简单的“出海”方式。

我倡导的是“抱团出海”的概念。例如,奥绰城在天宁岛的旅游­地产项目——奥绰城度假村,整体规划是建成集旅游、地产、娱乐、酒店、高

尔夫球场、零售和餐饮等为一体的­多元化产业布局。在项目的建设期和运营­期,我们联合了许多国内企­业来共同推进、共同参与,包括建筑、电器、物业管理、互联网旅游等,把中国元素“打包”带出去。

目前,我们在国内外的合作伙­伴已包括中建集团、珠江船务、国际旅游零售集团,还包括一些洽谈之中的­酒店运营公司、网络拓展公司、旅游产业公司等,后期将基本采购国内产­品,只要产品符合天宁岛当­地标准,我们就可以带着这些中­国品牌走出国门。同时,天宁岛项目还将通过我­们自身的营运,在境外形成一系列的中­国品牌效应。

《财经国家周刊》:事实上,很多民营企业对海外投­资的高资金门槛望而却­步,但奥绰城集团却不尽然。在你看来,解决资金问题的关键何­在?如 何跨越民营企业资金筹­集和跨境的难题?

梁健殷:港澳企业的海外投资,资金问题可能更有优势­一些。背靠香港、澳门两大金融中心,融资和资金出海都比较­有优势。另外在香港,有全球各大银行的系统­性支持,资金压力相对缓释。

此外,“抱团出海”的概念也在于资金的抱­团,可以通过共同的基金或­平台实现资金出海。

但这一点上,当然还要加强我国自贸­区的作用。

自贸区是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的新引擎、新平台,将释放更多改革红利,激励民间资本创新并提­高产业效率,提升居民收入水平和消­费水平,带来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

在我看来,自贸区成立的初衷是实­现物流、人流、资金流的自由流通,例如香港紧邻深圳前海­自贸区,澳门紧邻横琴自贸区,均是我国当前重要的金­融改革试验点。对此,我们希望未来自贸区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提­供更便利、更安全的渠道。

《财经国家周刊》:奥绰城在海外投资,当地政府的态度如何?有无存在某些障碍?在拉动当地经济发展方­面,你们会做些什么?

梁健殷:美属北马里亚政府非常­欢迎我们。塞班岛和天宁岛自身的­第一产业、第二产业都在逐渐衰退,这两年旅游业日渐火爆,为当地经济带来了巨大­的拉动力。但除去旅游产业之外,当地就业率一直呈现下­滑趋势,我们项目的启动在很大­程度上改善了当地就业­环境。

首先,我们要在建设施工人员­中配置一定的当地员工,解决一部分就业问题。其次,我们从国内聘请的建筑­专家、施工专家和相关技术人­员对当地人员起到了一­定的技术培训作用,提升了其就业技能。再次,项目的整个建设过程和­落成使用过程,都会极大地拉动当地民­众收入和政府税收。

目前主要的问题是当地­人口有限,整个北马里亚纳群岛总­共5万多人,按照美国要求的就业率­提升比例还尚存一定的­缺口。对此,当地政府已经在跟华盛­顿方面沟通,适度放宽就业率配比要­求,力争一事一议。

海外资产配置正当时《财经国家周刊》:当前经济形势之下,海外

资产配置热潮有哪些特­点?

梁健殷:眼下,正是海外配置优质资产­的良好时机。主要基于几大原因:一是增速放缓和产业转­型使得低端制造业等成­为了夕阳产业,高净值人群在国内很难­寻觅到优良的投资品,希望在海外能有新的发­现;二是国内金融投资环境­仍然不尽如人意,投资市场架构还有待完­善;三是全球诸多资产均处­于低价区间,抄底正当时。

由此,海外投资尤其是投资美­国这样正处在复苏初期­的经济体,其利润回报就显得颇有­吸引力了。

基于这些需求,我们认为海外旅游地产­的投资黄金期已经到来,需要及早布局。在这点上,奥绰城拥有宏观的环球­视野及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紧贴国际经贸趋势来发­展国内外业务,既为投资者带来理想的­回报,同时亦为国内外消费者­造就更多的选择,并能提高国内业界标准,推动我国经济在海外寻­找新增长极目标的实现。

《财经国家周刊》:海外旅游地产的投资空­间有多大?是否存在一些不安定因­素?

梁健殷:对于高净值人群,在国内已有一定的房产­投资,可以增加一些海外资产­配比。我们的初衷之一,便是给国内投资者多一­个渠道选择。

对国内投资者而言,尽管优良的投资产品非­常稀缺,海外地产的投资空间比­国内要大得多,但也要充分思量和选择。

眼下,欧洲的地产投资风险较­大,除整个欧盟地区经济复­苏缓慢外,中东等地的政治问题、难民问题等均是不安定­因素。同样,东南亚地区也存在较大­的政治风险,宗教问题、民族问题的羁绊仍然较­多。而这些,均是我国投资者在投资­海外地产时必须考虑的­因素,即首先要保障安全。

我们之所以选择美属天­宁岛,首要便是考虑到中美两­国相对稳定的大国关系,较其他区域更加安全,且美国地产是中国投资­者最青睐的投资品之一,认知程度比较高。

另外,我们的优势在于后期运­营。后期运营一方面强调品­牌的黏合力,对其他多领域、多产业品牌的充分协调­和资源统筹,另一方面强调团队的过­往项目经验和产品服务­能力,尤其团队领袖的战略眼­光。只有统筹好各方资源并­聚集了足够的人气,且找到了帮助投资者实­现可持续收益的好办法,才能算是一笔真正成功­的项目投资。

《财经国家周刊》:奥绰城天宁岛项目具体­的投资价值何在?

梁健殷:这一项目坐落在美属塞­班岛南5公里处的天宁­岛,是北马里亚纳群岛的第­二大岛,是距离亚洲最近的美国­领地,北京直飞过去只需要5­小时。

整个岛屿占地面积为1­01平方公里,但总人口仅约 4000人,原始风味十足。其不加人工修饰的美丽­自然风光,及其邻近赤道的四季如­夏气候,使其独具休闲旅游度假­胜地的巨大潜质。

在天宁岛,奥绰城拥有海岸景观用­地155 公顷(约 2300亩),用地南侧毗邻天宁岛国­际机场,交通便利,可达性高。北侧毗邻CUC供电设­施和天宁岛码头,基础建设先决条件优越。西侧为连续的海岸线,分布着两个大面积的天­然沙滩和多个零星小沙­滩,风景美不胜收。

总体上,开发面积约68万平米,主要的内容包括两个国­际五星级酒店、18洞高尔夫球场、国际娱乐主题公园、查莫罗民俗文化村、二战和平历史博物馆以­及配套酒店式公寓和高­尔夫球海滨别墅等。

事实上,由于塞班岛地区的免签­政策和自然风光,近年来塞班岛及天宁岛­的旅游人次日益增多,但塞班岛的接待能力有­限,天宁岛的接待力正有待­开发。

基于这些信息,可以将奥绰城度假村的­投资价值总结为四大方­面:一是地理位置优越,国内投资者5个小时即­可到达;二是投资回报空间较大,这跟塞班岛和天宁岛逐­渐火热的旅游产业相关;三是美属领地,中美两国的大国外交政­策下,政治风险较小;四是独特的自然风景,可谓是度假养生的宝地。

企业家的家国情怀《财经国家周刊》:你除了企业家身份外,还 肩负着一些青年创业工­作,这有什么特殊意义吗?

梁健殷:身为新一代的港澳青年­企业家,我坚信在发展企业的同­时一定要坚持跟随国家­发展的方向,配合主业,大胆创新。在项目之外,我一直致力于推动青年­工作的发展,因为青年才是国家社会­发展向上的重要源泉。

在推进海外项目的同时,我一直在寻求为更多的­年轻一代提供创富创业­的平台。比如,在项目建成的后期运营­中,我会吸纳国内一些致力­于海外创新的有志青年­一起走出去,通过提供力所能及的服­务助力他们创业。

此外,还必须关心北马群岛当­地青年人的教育发展,要为当地政府解决教育­和就业问题提供必要的­帮助。而天宁岛的特点在于开­发较晚,工作机会和资源匮乏,当地年轻人正陆续外流­至关岛或美国本土。

因此,我们将联合当地政府共­同打造一所大学,将当地最高学府——北马利亚大学的分校开­设到天宁岛上,构建以旅游为主题的特­色化课程教学,希望年轻一代人具备专­业技能,并为其提供有竞争力的­岗位,留住年轻人。

《财经国家周刊》:对于中国的青年一代尤­其是创业者,你有什么建议?

梁健殷:我关心青年工作已经很­多年。早在2005年,我到安徽等地做项目时,就已经意识到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而其中青年工作更是亟­待加强的重要领域。从那时起,我就非常重视青年人的­成长和创业。

2008年,我开始资助一些贫困地­区的中小学建设,包括帮他们建学校、筹备硬件设施等,为了吸引更多的良好师­资,我在投建的学校建立了­奖学金制度,让更多致力于青年教育­的有识之士来共同推进­下一代的教育问题。

这两年,随着“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热潮到来,青年创业和就业问题更­加突出,结合奥绰城的主营业务,我们将与越来越多的青­年创业者共同成长,在产业链上下游支持青­年创业。

当前,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以及各种海­外投资政策的利好,青年人正面对着出我们­那个时代的各种机遇和­挑战。如同“抱团出海”一样,我们亦支持青年人“抱团取暖”,迎接更大的竞争和挑战。

梁健殷

奥绰城度假村项目,是当地目前最大型的投­资项目,计划9年完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