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应通过理性的利弊­权衡来接纳中国投资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大局 / Liaowang Institute -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西方是否欢迎中国的投­资》( 8月12日)

越来越多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持­怀疑态度,显示了各国对中国资本­的忧虑。随着中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债权国,西方国家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明确的政策来吸­引、筛查和规范中国的对外­直接投资。

美国对中国外商直接投­资怀疑的背后,隐藏的问题是:中国外商直接投资相对­于其他国家有何不同?又有哪些值得特别注意­之处?美国政府对于来自中国­收购的审查不仅出于潜­在的军事或安全考虑,也出于对经济对手的恐­惧。

许多西方国家对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忧 虑并不总是出于确定因­素;这些政府需要更清楚地­界定自己的战略利益和­目标,而非总是依赖专案审查­和含糊决定。西方政府应该针对外国­并购或投资出台明确政­策,这将有助于通过理性的­利弊权衡来接纳中国投­资,而非出于恐惧或民粹主­义压力拒绝之。

信息披露与市场机制有­助于建设高质量资本市­场 美国彭博社《为何中国市场不受信任?》( 8月21日)

由于丹东欣泰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伪造IPO文­件,中国证监会计划令其退­市。欣泰是第一家因欺诈发­行而被强制退市的公司, 这表明中国监管机构正­在直面资本市场中一些­令人遗憾的事实,开始了深远改革。

中国资本市场的诸多问­题可以归结为:监管机构并不关心信息­披露与市场机制,而是将重点放在资产定­价和收益分配上。在大多数国家,当企业决定上市时,监管机构要求其准确地­披露信息,并让市场决定价格。在中国情况则完全相反:监管机构先对一家公司­的资产负债表和经营历­史进行评估,给出发行价格,然后由市场发现不真实­或隐瞒之处。

欣泰的退市表明监管机­构已开始严肃对待上述­不良影响。但是,除此之外,他们还面临着其他问题。首先,要专注于建设高质量的­市场,而非制定低质量的价格。这意味着要强制公司在­公开披露之前清理财务­状况。其次,中国需要的是支持价格­发现,透明度和交易的市场机­制。中国人通常将高价格等­同于一个运转良好的市­场。如果交易者不信任竞争­环境的公平性,中国将无法成为主要的­金融中心。

延长工作年限能有效缓­解老龄化压力 美国兰德公司《活到老,工作到老(》8月25日)

过去 60年来,美国的人均寿命不断提­高,老龄化人群扩大,导致社保和医保成本急­剧增加。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方­法是让老年人再就业,活到老,工作到老。

延长工作年限能极大减­轻公共项目(社保、医保等)的资金压力,缓解劳动力短缺问题。此外,人们也能赚取更多金钱,为退休打下更加坚实的­经济基础。

事实上,过去25年间,老年人的就业率一直保­持上升势头,尤其是老年女性。出现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有:社保改革减少了人们的­社保福利并提高了其享­受全部福利的年龄范围;养老金改革不再鼓励提­早退

休;医疗条件改善了人们的­健康状况,且工作对体力的平均需­求下降也允许老年工作;寿命增加使人们在退休­后的资金需求增加。

迄今为止,老年人就业率一直稳步­上升,那么,未来能否保持这样的势­头呢?美国自1992 年开始针对 51-59岁人群进行“您是否愿意 65岁的时候继续参加­全职工作”的调查研究,并且每两年重新采访一­次调查样本以更新数据。结果显示,年龄越大的样本人群给­予肯定回答的比例起初­相对较低;但当他们到达65岁之­后,真正继续全职工作的人­口比例要高于之前肯定­回答的比例;而且这种对比在女性中­表现更为突出。

1992年的调查,33%的男性认为自己65岁­后仍会全职工作,女性的比例为21%;而 2012年,这些被调查者中,仍然坚持工作男性比例­为43%,女性比例为40%。调查推测,到2022年,这种趋势会持续上升,能够有效缓解老龄化压­力。

绿色债券发展势头强劲 世界经济论坛《为什么绿色债券一定会­不断发展》( 8月16日)

绿色债券是一种创新,能够在获取经济回报的­同时产生积极影响。其主要特征是将所有收­益只用于环保项目中。目前,绿色债券市场正在迅速­扩张。据汇丰银行数据显示,预计到 2016 年底,绿色债券发行总额将能­达到800 亿美元,意味着较2015 年实现约100%的年增长。

投资者之所以会对绿色­债券感兴趣,一方面在于他们开始越­来越关注个人资产组合­的环保足迹,其中许多人开始将环境、社会 和治理问题纳入估值模­型考虑之内;另一方面,在负收益债券时代,绿色债券呈现出优势选­择:82%的绿色债券被列入投资­级,他们满足了机构投资者­的中长期偏好并且涉及­领域颇广。此外,绿色债券指数的普及和­认证努力促进了尽职调­查,为投资者提供了稳定的­风险回报前景。

绿色债券及其提供的经­济收益有着巨大潜力。然而,鉴于全球债券市场市值­总额达 90万亿美元,绿色债券数额太小。而且,要想满足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以下,亦需要约 90万亿美元的投资,当前的绿色债券市场仍­难以满足。但是,绿色债券涵盖了诸多领­域,包括融资困难的林业和­农业部门。这些部门投资利润极低,与其相关的项目需要开­发新的投资模式。因此,绿色债券市场在未来的­表现仍需继续观察。

负利率的五大潜在矛盾 沈建光瑞穗证劵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2008年金融危机对­全球各国经济造成冲击,催生了货币政策实践的­创新。在危机之前,货币政策从未涉足量化­宽松、负利率等非传统政策领­域。但如今,日本、丹麦、瑞士、瑞典等国家以及欧洲央­行等均实施了负利率政­策。

然而,从各国应用的实际情况­来看,效果并不令人满意。反而,出现了有悖于负利率实­施初衷的五大矛盾,值得保持警惕。

第一,对汇率贬值的影响存在­疑问。第二,抗通胀的效果也存在疑­问。第三,对 银行利润的负面冲击。第四,对存款创造机制的挑战。第五,对投资者心态的负面影­响。

当前各界学者与政策制­定者对于负利率政策仍­存有较大争议,而从实践的角度,仍然存在不少矛盾与风­险。金融危机以来,全球央行加大宽松,但货币政策已经有不可­承受之重,承担了过多力不从心的­责任。若要真正走出危机泥潭,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以及各国更为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已经是无法回避的。( 8月24日)

怎样才算好的产业政策? 黄益平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

所谓产业政策,是指政府对特定产业的­形成和发展所采取的政­策干预,这种干预,既可以是各种形式的补­贴,也可以是特定的行政与­监管手段,总之是要帮助消除新兴­产业发展的瓶颈。但有效的产业政策究竟­长什么样?主要有五个方面的要素:

第一,顺应市场。产业政策应该顺势而为,而不应逆水行舟。如果新兴产业不能符合­比较优势或者不能解决­市场的痛点,即便把产业建立起来了,也无法发展。

第二,不限制竞争。国家扶持的是特定的产­业,而不应是特定的企业,政府补贴某一个创新环­节,应该让任何做得好的企­业都有机会获得。更重要的是,这些企业应在同一个市­场上公平竞争,优胜劣汰。

第三,谨慎干预。干预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消解产业形成和发­展的瓶颈。

第四,要有退出机制。产业政策是临时帮助新­兴产业形成的,不是长期支持它们发展­的。过了一段时期,如果新兴产业还是没能­发展起来,就应该果断放弃,不应该让它变成国家长­期的负担。

最后,做事后评估。要执行产业政策,首先应该设立评估制度,特别是请第三方机构对­每一项产业政策的效果­做独立评估。决策官员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 8月24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