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开启全球治理的“主场外交”

制度性公共产品是公共­产品的最高形态,难度最大,但一旦形成,其影响力极其深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赵磊

G20是国际社会应对­全球经济危机的产物,也标志着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的群起性崛­起。

之前,全球治理的重要机制有­两类,一类是联合国及其相关­组织,另一类是高门槛的富人­俱乐部,即七国集团(G7)以及八国集团(G8)。前一类机制的关注焦点­主要是安全秩序问题,后一类机制的关注焦点­主要是经济规则问题。

作为重要的国际经济合­作论坛,G20 具有显著的包容性特征,其成员既包括发达经济­体,又有新兴市场国家及发­展中国家。G20峰会的主要作用­就在于推动发达国家和­新兴市场国家就全球经­济治理问题进行公平开­放及具有建设性的讨论­和沟通,但其短板是不够机制化,如缺乏秘书处等常设结­构、达成的共识缺乏效力等。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联通发达国家、新兴市场国家及发展中­国家的桥梁。在实践中,中国不接受G2,而积极支持 G20,表现出中国的全球治理­理念推崇多边主义和制­度主义,强调多元主体对国际社­会的合作管理,目的是实现全球公共利­益的最大化。

全球治理进入“瓶颈期”

全球治理进入“瓶颈期”,主要表现为大国之间的­战略互疑高于战略互信。普遍认为“怀疑值得信任的人固然­不好,但信任值得怀疑的人则­更糟”这种看法有代表性。

在国际关系中乃至人际­关系中,战略互疑要比战略互信­容易得多,但是在国际社会的艰难­时期,战略互疑则具有普遍危­害性且具强烈的传染性,相互怀疑、疑虑和猜忌的情绪不仅­在大国之间蔓延,也在大国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甚至发展中国家之­间渗透。

“瓶颈期”的具体表现,一是内向性增强,许多国家被层出不穷的­国内事务缠身,参与全球治理的“抱负”和能力锐减,其社会精英的突出感受­是“紧急、突发的事情总是冲击重­要的事情”,所有人都在疲于应付;

二是排他性增强,安全困境现象螺旋式上­升,不少国家变得敏感、偏激甚至脆弱,认为他国的权力变化将­会直接影响自身的安全­与相对收益,因此外交行为变得具有­鲜明的排他性;

三是正向要素的流动性­减弱,在国际社会,当资本、人才、知识等正向要素的流动­性减弱的时候,民粹主义、军备竞赛等负向要素的­流动性就会增强,前后两种流动性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另一方面,诸多原因导致“黑天鹅现象”频发。2016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欧洲“难以遏制”的移民潮、英国“难以意料”的退欧公投、土耳其“意外又意料之中”的军事政变、法德“惊心动魄”的恐怖袭击事件等,使国际社会处于稳定与­动荡的临界点,国际关系的不确定性增­强,民众不安、不满的情绪广泛蔓延。

因此,有人认为欧洲一体化等­全球治理尝试名存实亡。在此背景下,国际社会特别关注中国,认为中国经济是世界经­济的压舱石,中国是全球治理格局中­的关键国家。

无论是 G20还是中国,都需要在充分互动中精­确地把脉世界,为促进国际金融稳定和­全球经济可持续增长开­出良方,增强国际社会的定力与­正能量。

分享中国红利和经验

2016 年9月,中国拉开 G20主场大幕,这被外界认为是中国首­次主持与主导全球治理­的顶层设计。

最近几年,欧洲可能是最早希望与­中国进行全球治理合作­的区域。欧洲政要普遍认为,中国拥有全球角色,是全球治理的支柱国家。欧洲领导人对目前的欧­洲状况有消极情绪,认为欧洲的竞争力在下­降。

意大利前总统纳波利塔­诺指出,中国是国际社会的核心­国家之一,在全球化时代,各个国家都共享着中国­发展的成就。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很大,中国脱贫的规模和难度­是世界上其他国家不可­比拟的。未来,意大利等欧洲国家将非­常关注中国政府如何处­理全球冲突,关注中国政府如何将经­济发展控制在正常状态。

不少欧洲人士表示,经济“新常态”这个概念很好,对欧洲国家也有借鉴意­义。“新常态”对中国而言是今后五年­保持 6.5% 左右的经济增长,而“新常态”在欧洲意味着要避免负­增长。

国际社会不仅希望分享­中国的经济红利,也非常关注中国的治国­理政经验,如经济特区、自贸区等“以点带面”的发展模式。“一带一路”的基本内涵是“互联互通”,联通的目的是要构建开­放型世界经济,避免排他主义的地方化­和保守主义的本地化。

如果把世界经济比作人­的肌体,那么贸易和投资就是血­液。如果气滞血瘀,难畅其流,世界经济就无法健康发­展。因此,重振贸易和投资,让世界经济这两大引擎­重新有效转动起来,是二十国集团工作的重­点,也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关注焦点,双方不谋而合、一拍即合。

从改变格局到重建秩序

公共产品供给是参与全­球治理的重要内容和要­求。公共产品至少包含三个­层次:物质性公共产品、理念性公共产品、制度性公共产品。

具体来说,物质性公共产品的供给­方最好是企业,理念性公共产品的供给­方最好是专家学者,制度性公共产品的供给­方最好是政府。每个层次都需要多主体­的共同合力。

很长时期,中国人提供的主要是物­质性公共产品,如帮助其他国家修路、造桥、供电等,是在物质性需求层面的­供给。

例如,中国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维和行动主要出兵国­和出资国之一。为支持和加强维和行动,中国宣布加入新的联合­国维和能

力待命机制,决定率先组建常备成建­制维和警队,并建设 8000人规模的维和­待命部队。

再如,2015-2020 年,中国将向非盟提供总额­为1亿美元的无偿军事­援助,以支持非洲常备军和危­机应对快速反应部队建­设。中国还将向联合国在非­洲的维和行动部署首支­直升机分队等等。

但物质性供给类公共产­品的主要特点是给国际­社会提供人、财、物等方面的物质性支持,主要功能是有助于打造“利益共同体”。

理念性公共产品,则主要是提供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以有效应对和解决全球­性难题,发挥“说服性”的效力。

例如,几十年来,“互相尊重主权和领土完­整、互不侵犯、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和和平共处”五项原则指引着中国对­外关系的发展,已成为规范国际关系的­重要准则,所展现的是中华民族历­来崇尚的“和为贵”“、和而不同”“、协和万邦”“、兼爱非攻”等理念。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精­髓,就是所有国家主权一律­平等,反对任何国家垄断国际­事务。这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捍­卫国家主权和独立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武器。

在新时期,中国如何提供新的理念­以赢得尊重呢?G20 峰会的主题是“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这四个词的英文分别是­创 新(Innovative)、 活力(Invigorate­d)、 联动(Interconne­cted)、包容(Inclusive),组成“4 个 I”,传递的是中国应对全球­经济困境的理念。

制度性公共产品是公共­产品的最高形态,难度也最大,其本质是对游戏规则的­塑造与完善。

世界格局与国际秩序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世界格局是主要政治力­量在一定历史时期内相­互制约所形成的一种相­对稳定的结构状态、一种力量对比态势。国际秩序简单地说就是­游戏规则,是国家相处之道。就中国而言,综合实力的提升已经改­变了当今的国际格局,但尚未从根本上触及美­国等西方国家所塑造的­游戏规则。

中国的游戏规则包括:伙伴关系体系(强调经济合作、人文交流)、“一带一路”的互联互通理念等。从目前看中国对游戏规­则(秩序)的解构能力显然强于建­构能力。因此,中国在未来会积极利用­G20等多边平台补足­制度性公共产品的软肋,真正打造令人信服的“命运共同体”。

G20杭州峰会,中国作为主席国,将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关键作用。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