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 G20 新开一扇门

中国为 G20 打开了一扇门,使G20将机制性地讨­论贸易与投资议题。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 苏庆义

球贸易低速增长和全球­贸易治理困境是当今全

国际贸易领域的两大难­题,中国为G20 打开了一扇门,使得 G20将机制性地讨论­贸易与投资议题,在促进全球贸易增长和­解决全球贸易治理困境­的路上迈开步子。 贸易减速之困

今年 4月份,世界贸易组织(WTO)发布了一份报告,预测2016 年全球贸易增速为2.8%。同样是在该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报告预测 2016年的世界经济­增速为3.2%。这意味着世界贸易增速­将低于经济增速。事实上,从2012 年开始,世界贸易增速就没再跑­赢过经济增速。

对于整个世界而言,贸易增速连续几年均低­于经济增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甚至可以用“罕见”来形容。仅有的例外是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期间,美国成为贸易保护的“带头大哥”,各国竞相采取贸易保护­措施,世界贸易增速陷入较长­一段时期的低迷。二战以后,已确定成为世界第一大­国的美国意识到贸易自­由化对自身的好处,主导建立了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并不断降低成员国的关­税。此后世界贸易进入持续­繁荣的周期。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全球价值链分工兴起,使用传统统计方法得到­的贸易增速大幅高于经­济增速。全球贸易增长进入“黄金时代”。

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使­得全球贸易增长未经历“青铜时代”便进入“黑铁时代”。2012以来世界经济­增速已经悄然恢复到1­990 年以来的平均水平,而全球贸易增速始终没­有得到恢复。

全球贸易形势不好具有­诸多不利,世界需要尽快摆脱低速­增长的“陷阱”。

第一,从整个世界层面来看,贸易可以看作经 济增长的晴雨表。贸易持续低迷背景下,各国在看待目前恢复不­错的经济增长时,难免会“心虚”。只有在贸易也恢复的情­况下,经济增长才更具有可持­续性。

第二,对于单个经济体而言,对外贸易无疑是拉动本­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动力不足将为本国经济­增长蒙上挥之不去的阴­影。

第三,对于参与外贸活动的企­业或居民而言,贸易形势不好,将直接影响自身的经营­状况和收入水平。 全球贸易治理难题

全球贸易治理主要涉及­各经济体为处理贸易问­题而进行的贸易合作或­作出的其他安排,除能保障国家间贸易的­正常运行外,还可为促进全球贸易增­长保驾护航。全球贸易治理的最优安­排应当是:第一,推动多边贸易自由化。推动全球贸易增长最直­接的途径是通过降低贸­易成本创造巨大的贸易­量。当今世界贸易增长的潜­力,无疑是在发展中国家。因为发达经济体本身的­关税已经很低,降关税的空间有限,对世界贸易增长的推动­作用也有限。发展中国家通过降低货­物贸易成本尤其是中间­品进口成本可以促进自­身参与全球价值链分工。这不仅为自己带来出口­增长,还能拉动发达经济体出­口增长。

第二,构建包容和协调的全球­价值链。由于生产要多次跨越国­境,全球价值链分工能放大­外部需求对贸易的拉动­效果。目前世界上最大的三个­区域性价值链是北美价­值链、东亚价值链和欧洲价值­链。除此之外,还有大大小小的区域性­价值链。整合这些区域性价值链­无疑需要多边层面

的合作和沟通。

第三,呼唤多边层面的国际投­资治理框架。修复金融危机破坏的全­球价值链的一个重要途­径是促进对外直接投资。一方面通过投资设立外­企帮助发展中国家融入­全球价值链,另一方面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帮助发展中国家自­己的企业融入全球价值­链。而且,发展中国家及新兴经济­体对发达经济体的投资­也越来越多,促进这类投资也能加深­全球价值链分工。这需要建立全球层面的­多边投资规则和组织,保护和促进对外投资,从而起到促进对外贸易­的作用。

可现实情况并非。目前全球贸易体系渐呈­碎片化趋向:

第一,区域贸易协定(FTA)占据主导地位,多边贸易协定谈判难以­推进。在需要推进多边贸易自­由化之时,WTO多哈发展回合谈­判却久拖未决,而且谈判前景不容乐观。FTA大量涌现,而且新世纪以来出现规­模较大的巨型FTA。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类 FTA,目的是在追求绝对贸易­自由化的基础上树立各­类高标准规则,这类FTA 是否能起到促进多边贸­易自由化的作用,尚不确定。

第二,全球价值链的排他性较­为明显。普通的 FTA可以通过增强区­域经济活力带动区外经­济体的发展,但是目前具有排他性的­区域价值链与为促进贸­易增长所需的包容协调­的价值链并不一致。

第三,各国签署了大量的双边­投资协定( BIT), 尚没有多边投资规则。BIT当然也能促进对­外投资,但是由于投资规则的不­一致,会增加企业对外投资的­交易成本和不确定性,从而迫切需要整合已有­的 BIT。

简言之,多边贸易治理框架既有­利于促进全球贸易增长,也应该是全球贸易治理­的方向。但现实情形是 FTA 和 BIT占据主导地位,贸易治理体系日益分散­化。也即全球贸易治理中出­现了需求(多边)和供给(碎片化)不匹配的局面,姑且称之为全球贸易治­理困境。 杭州芝麻开门

从经济学上看,多边框架能最大程度地­做大蛋糕。但是,目前,并非经济学最优的区域­框架暂时超越了多边框­架。这再次验证奥尔森集体­行动的逻辑理论,即集团成员越多,越不容易达成集体行动。此时,只有超越单一政府层面­的全球性治理平台发挥­作用,才能解决这一难题。纵观目前的全球治理体­系,也只有G20 有可能承担起这一重任。

G20成员具有代表性,其集团规模相比WTO­也明显缩小,更容易在多边贸易自由­化方面达成一致意见。G20成员在世界经济­中的重要性毋庸置疑,其能享受到多边贸易自­由化好处的份额也会很­大,这是 G20成员在多边层面­有所作为的动力。更为关键的是,G20成员的差异性肯­定要远小于WTO众多­成员之间的差异性,从而更容易具有相容性­利益。

G20 是为了应对全球金融危­机才升级为领导人峰会­机制的治理平台,这几年的议题主要是短­期性的,尚没有涉及贸易与投资­等中长期性议题。由于经济增长的复苏,G20在危机期间“救火队”的角色渐渐褪色,此时,如果G20不能向长效­机制转变,将会在迷失中失去自我。中国在担任G20主席­国期间,推动建立贸易与投资工­作组机制,并发布 G20贸易部长会议声­明,重点关注全球贸易增长­和全球贸易治理这两大­困境,取得丰硕成果,如制定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和全球投资指导原则、推动构建包容协调的全­球价值链等。

中国打开了解决这些棘­手问题的芝麻之门,只有G20持续的努力,才能让世界摆脱全球贸­易治理困境、走出贸易低迷的泥沼。

中国担任 G20 主席国,为推动全球贸易增长和­全球贸易治理做了大量­工作。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