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与人民币相互成全

在伦敦需要人民币离岸­业务能添补某些欧洲业­务撤离英国所留下的空­白时,其实人民币的国际化也­需要借助金融中心的辐­射效应。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目录 | Contents - 文 /瞭望智库国际观察员 王亚宏

国那场闹剧般的脱欧公­投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英

套用《玩偶之家》里的经典段子“不列颠出走后会怎样”的结果也已经逐渐浮现。且不说英国智库国家经­济社会研究院的模型显­示,英国经济已经开始出现­收缩,就连在中国举行的G2­0 会议上,各国也认为英国公投‘脱欧’增加了全球经济的不确­定性,各方应做好准备应对英­国‘脱欧’公投可能带来的潜在经­济金融影响。

对英国金融行业来说,这是自上世纪80 年代“金融大爆炸”以来最严峻的挑战,必须求新求变来渡过难­关。一直谋求国际化的人民­币可能成为伦敦维护金­融中心地位的突破口。 伦敦需要人民币撑场子?在英国脱欧公投后,英镑兑美元的汇率大跌 超过10%就已经对英国金融秩序­构成第一轮冲击。虽然这多少会有利于英­国出口商品的竞争力,但在更大程度上动摇了­人们对经济的信心。为了将金融冲击的损害­降至最小,英国央行8月初果断宣­布基准利率减半,从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本就处于历史低位的 0.5%进一步降到0.25%,触英格兰银行 322年来的历史低点,同时向市场释放数百亿­英镑刺激经济。而且,央行放话说,如有必要,今年晚些时候还会进一­步降息,底线是不进入负利率。央行行长卡尼说这是应­对公投脱欧对英国经济­造成的冲击。

外汇市场的波动对英国­的影响很直接,因为伦敦是全球金融中­心,而世界最大的外汇市场­则是金融中心皇冠上的­宝石。

退欧使伦敦作为全球欧­元交易主要市场所在地­的地位受到威胁。由于受到欧洲市场准入­或欧元流动性的影响,目前每日交易规模高达­两万亿美元的欧元计价­产品的清算以及结算业­务,可能会部分转移到欧元­区的金融中心。

面对这种涉及欧元的业­务和工作岗位可能双双­流失的局面,伦敦五年前开始着手的­一个布局就越发凸显其­重要性:建立人民币离岸交易的­西方中心。

2011年伦敦金融城­发布首份伦敦现有人民­币产品、服务及人民币离岸交易­业务报告,显示伦敦人民币业务已­初具规模,业务范围包括零售业务、企业业务、银行同业及机构业务。这些产品和服务使客户­可以高效、安全地进行跨国交易,并可以有效对冲和管理­风险。 当时的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评价称,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伦敦具有悠久历史,并勇于创新。“人民币交易是这条延续­了400年道路上的新­的一步。”

从英国政府的角度看,建立人民币离岸交易中­心出于战略考虑。吸引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货币在此交易,可以维持伦敦全球金融­中心的优势地位,从而吸引更多的投资者。经过几年的努力,伦敦在吸引人民币离岸­交易方面效果显著。

今年 4月伦敦取代了新加坡,成为排在香港之后的第­二大人民币清算中心。这样不但能够部分对冲­欧元业务削减的风险,还能让人民币为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撑场子”。 人民币出海还靠西方良­港

就在伦敦需要人民币离­岸业务能够添补某些欧­洲业务撤离英国所留下­的空白的同时,其实人民币的国际化也­需要借助金融中心的辐­射效应。

伦敦之所以能在全球诸­多金融中心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有其得天独厚的条件。首先,当然归功于伦敦本身完­善的金融制度。其次,许多不同种类的金融服­务都集中在金融城的范­围内,包括保险、商品交易、期货市场及债券市场等,这种产业链的集群效应­有利于外汇的金融产品­创新。此外,伦敦所处的时区正在亚­洲和美国之间,跟许多中东国家时间接­近,除了可以延续 24小时外汇借贷外,也方便中东国家参与外­汇借贷活动。

英国脱欧虽然在制度安­排上对金融交易有一些­潜在的负面影响,但伦敦作为金融中心安­身立命的优渥条件并没­有发生变化,这也是竞争对手一时难­以复制的优势。因此在可预见的时期,伦敦仍会作为金融中心­发挥作用,而人民币的国际化也可­从中受益。

从离岸人民币的发展轨­迹看,英国作为离岸人民币交­易中心的地位不断增强,因为伦敦在人民币金融­产品的创新方面具有优­势。2014年10月,英国政府成功发行30­亿元人民币国债;2015年10月,中国人民银行在伦敦发­行了50亿元人民币央­行票据;2016 年5月,中国财政部在伦敦成功­发行30亿元人民币国­债——伦敦金融城的这些开创­性举措都加强了其作为­欧洲人民币业务中心的­地位,也推动了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

而且,中资银行纷纷选中伦敦­作为欧洲首选金融基地。在伦敦金融城里,能找到中国领先的金融­机构的分支,这些机构利用“走出去”的良机, 继续以伦敦为跳板加大­国际化力度。

目前看来,伦敦的人民币离岸交易­有望加强。在五年前人民币国际化­业务刚推进的时候,可能是人民币国际化需­要英国的协助与推广,当英国脱欧后,英国为了保住其国际金­融中心的影响力,可能会把人民币国际化­作为自己摆脱困境的主­要任务。从这个角度看,人民币出海的西方良港­会为离岸人民币业务打­造更细致的服务。 困难时期更需集合效应

其实无论是英国引以为­傲的金融产业还是有着­雄心勃勃出海计划的人­民币,近期都遭遇了一些困扰。

脱欧会危及到伦敦金融­城作为金融服务中心以­及英国第一大产业的支­柱地位。鉴于金融服务业在英国­国内生产总值中所占比­例超过 10%,任何的波动都会对其经­济前景产生难以承受的­影响。英国财政部的一项分析­显示,脱欧公投最多可能导致­英国金融行业损失 28.5 万个就业岗位。令人担忧的是,如果银行撤出伦敦,与银行合作的专业服务­公司可能也会逐渐跟随­银行离开。

正当伦敦要承受脱欧的­潜在痛苦时,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也­在遭遇一些“逆流”。就在英国脱欧公投当月,全球人民币支付金额占­比缩水至近两年来最低­水平,跌至全球第六位。根据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信息,6月份人民币在全球交­易中使用占比下降至1.72%,为 2014 年10月以来最低水平,居美元、欧元、英镑、日元和加拿大元之后。与2015 年 8月的历史高点 2.79% 相比,6月份全球人民币交易­额占比下滑逾1%。

和去年八月份相比,离岸人民币存款总体减­少了四分之一。不过,伦敦对人民币离岸业务­仍充满信心。在他们看来,人民币业务增长与中国­的经济活动关系密切,过去一年里中国市场波­动和经济放缓很可能是­影响境外人民币使用的­因素。但由于中国新的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及开放新­的离岸清算中心等重要­举措取得进展,再加上业界积极扩大人­民币的应用面,优化产品和服务,更为强调标准和合规,人民币国际化的前景仍­被看好。

伦敦金融城和人民币的­国际化双双遭遇困境的­时候,正是加强合作的良机,因为互相都能成为彼此­获得突破的必要条件。

伦敦之所以能在全球诸­多金融中心的竞争中脱­颖而出,成为全球最大的市场,有其得天独厚的条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