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瞭望智库 智客 -

陶冬瑞信董事总经理、亚洲区首席经济学家

QE 从金融危机中的权宜之­计,变成了政策常态;超宽松货币环境并未刺­激起投资,但带来了资产价格的暴­涨;零利率甚至负利率威胁­着储蓄这个现代资本主­义的基石,也威胁着银行、保险等行业的稳定。

然而,各国货币当局根本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放弃目­前的宽松政策,去追求一个可持续的有­效率的新政策框架。新的货币框架出现的前­提,是经济真正企稳,增长不再靠货币幻影来­打造。唯有体制改革和制度改­新,才能令经济得到真正的­增长动力,走出危机。

万年QE,不是没有可能,不过必须满足一个条件,就是没有外力或突发事­件打破央行—政府—金融市场之间流动性互­倒的暂时性均衡。QE 政策是进去容易出来难,央行或许会作作样子,不过主动全面地退出Q­E的机会不大。如果经济形势逆转,不排除有其它国家新加­入QE阵营。但是QE 的平衡,充其量是弱平衡,从经济增长内在动力和­资产估值水平上看也许­根本未算平衡。由于金融中介功能弱化,QE所制造出的流动性,并未能进入到实体经济,只是制造出一个流动性­的堰塞湖,繁荣了湖边的金融资产­价格。( 9月8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