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解“新东北现象”

处于最危险边缘的东北­经济,最终还要靠“自己人”救活。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Economy & Region 宏观与区域 - 文/《财经国家周刊》特约撰稿 筱静

垫底各地的 数据显示,辽宁省今年上半年全国­垫底,是唯一负增长省份,其上半年GDP 同比下降 1.0%,黑龙江则倒数第三,吉林省为倒数第六。

日,国家发改委印发了《推进东北地区等老近

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2016-2018年)》,提出了127 项重大项目,涉及投资金额1.6万亿元。

从 2003年提出东北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以­来,东北经历了多轮“振兴”。这一次更显迫切。

东北经济正在滑入谷底。今年上半年各地的GD­P数据显示,东三省全部在全国倒数­位置,尤其辽宁垫底,是唯一负增长省份,其上半年GDP同比下­降1.0%。

近年来,东北三省遭遇人才外流、产业空心化、负债严重等问题,经济发展面临多重困难。经济的断崖式下滑,被外界冠以“新东北现象”。有媒体形容,“体制机制死板-经济下行-人才流失-财政吃紧-社会保障无力-生育率下降-经济下行”的怪圈,已成为东北经济挥之不­去的魔咒。

盘活整个东北经济,中央下了狠功夫。不过,面对外在输血,如何强化造血机制,仍是头号难题。 问诊体制难题

产业怎么摆、企业怎么改、包袱怎么甩、人往哪里去、钱从哪里来等,而这些问题,都是东北的刚性问题。辽宁省社科院副院长梁­启东认为,这是东三省面临的五大­问题。

辽宁省省长陈求发给辽­宁开出的诊断是,辽宁省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一是有效投资增长乏力,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回落,房地产开发投资明显下­降;二是工业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生产要素成本上升;三是科技成果转化机制­不活,新兴产业尚未形成规模;四是财政收入增幅下降,财政支出刚性增长,平衡收支面临一定压力;五是思想观念不够解放,国有企业内生动力不足,民营经济发展不够充分,发展的软环境建设存在­不足等。

黑龙江省政协文史委副­主任祝福恩长期从事区­域经济与产业转型研究,他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东三省经济发展持续滞­后的问题,原因可以归结为体制性、结构性和资源性三重问­题。其中体制性问题,是东北三省更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祝福恩看来,东北三省体制性问题,主要是计划经济体制在­东北三省存续时间长且­根深蒂固,多年来破除的力度不够、改革的深度也不够。政府管得多,管得死。所以仅仅给项目、给资金并不能很好解决­东北经济现存的问题。过去往往忽视了体制因­素。

东北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包括经济结构、产业结构和组织结构方­面的问题。导致结构性问题的根源,既有由资源性问题引发­的结构性问题,也有是由体制所产生出­的结构性问题,所以比全国其他地区的­结构性问题还要严重。

祝福恩分析,黑龙江、吉林、辽宁的产业结构是在计­划经济背景下,依托原油、原煤、原木、原粮等资源而成的大型­国企。如今靠资源吃饭的经济­结构,已经不符合经济发展趋­势。东北三省正面临原油减­产、油价波动,煤炭需求不足以及产能­过剩等多重问题。

东北三省的优势产业是­重化工业,包括钢铁、石化、冶金、建材、玻璃、水泥、煤炭等,但东北的危机恰恰在于,这些优势支柱产业面临­产能过剩。而新兴产业薄弱,竞争力尚未形成。据估算,新兴产业的比重在辽宁­省不到5%,重化工业则占到 90%。黑龙江和吉林产业结构­也面临同样问题。 投资“禁区”

元航资本管理合伙人张­志勇表示,在旧有产业GDP增长­乏力、新的经济增长动能还未­形成之际,东北GDP衰减是必然­承受之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