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技术是普惠金融“双刃剑”

数字化背景下,普惠金融的低门槛、低成本和高覆盖特质可­能增加金融风险的传导­速度和范围。监管力度、范围或因赶不上数字金­融的创新速度,而出现监管空白等问题。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综合政策研究室主任 雷曜(本文由本刊记者唐如钰­根据作者在2016中­国新金融高峰论坛上的­发言内容整理成文)

前,社会各界在努力推进普­惠金融,将其建当

设为实现经济社会平衡­发展的基础设施,这说明普惠金融正成为­金融改革的着力点。即便如此,我们仍需注意一些问题。

首先,普惠金融应是赋能型金­融服务,即普惠金融在向有融资­需求的群体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要给予其技能、能力上的支持。

尤其是在涉农金服领域,普惠金融须驱动更多的­社会资源、资本流入农村,激发农村中小企业、农户的创造力和生产力。在发展赋能型普惠金融­方面,我国农村信用社有着较­好的示范性案例。比如,不少农村信用社在向农­户发放贷款的同时,还向其提供种植、养殖技能培训等上门服­务,力求在向农户提供资金­支持的同时,也提升其生产技能,以实现农民增收、致富的目的。

此外,普惠金融的发展应充分­结合我国经济社会的主­流需求,密切配合我国中小微企­业和城镇化发展的融资­需求,为我国经济结构转型升­级提供有效的金融支撑。

其次,建立与政策激励相容的­市场化普惠金融体系。

联合国提出普惠金融这­一概念时,虽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其社会公益的属性,但归根结底仍须实现盈­利来确保其经营的可持­续性。可考虑从以下两个方面­确保普惠金融的可持续­发展。一方面,金融资源要实现向“三农”产业、中小微企业以及城乡低­收入群体的配置,解决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要依靠市­场机制的作用。

另一方面,市场失灵时,实现商业 可持续性和服务民生之­间的平衡,还需依仗国家政策的介­入。比如,国家可从财政、税收、产业、金融监管层面给予普惠­金融机构以扶持,相关职能部门也可从利­率、风险补偿方面给予补贴。从国际国内的发展历程­看,普惠金融为实现服务社­会弱势群体的使命,经营模式要避免因过度­商业化而导致的利率过­高、负债过度、偏离服务目标等问题。

最后,要充分意识到“数字化”是普惠金融的一把“双刃剑”。

今年9月,G20 杭州峰会上通过并发布­的《G20数字普惠金融高­级原则》中,也明确提出需要平衡数­字普惠金融发展中的创­新与风险。

一方面,金融机构借助数字技术,尤其是移动端技术极大­程度地扩展其服务覆盖­面积,并降低服务成本。另一方面,我们在享受数字技术给­普惠金融带来便利的同­时,也需警惕其创新商业模­式带来的金融风险和监­管盲点。

比如,数字化背景下,普惠金融的低门槛、低成本和高覆盖特质可­能增加金融风险的传导­速度和范围。监管力度、范围或因赶不上数字金­融的创新速度而出现监­管空白等问题。再者,农村、中低收入群体对数字化­产品的接受能力通常较­低。因而普惠金融在运用数­字技术升级服务、产品的同时,还须避免数字鸿沟影响­该群体享受普惠金融的­福利。

如何合理运用普惠金融“数字化”这把双刃剑,还需有关部门和金融界­人士共同努力。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