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旭东:实业救国先导

“中国如其没有一班人,肯沉下心来:不趁热,不惮烦,不为当世功名富贵所惑,至心皈命为中国创造新­的学术技艺,中国决产不出新的生命­来。”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稻田

1937年7月7日夜,“七七事变”爆发,中华民族全面抗战就此­打响。就在不久后的7月30­日,天津失守。日军入津后,所到之处皆无完好,一片狼藉。而此时此刻,却有两个地方保持完整,这便是天津久大精盐厂­和永利制碱厂。

盐、碱,在如今看似平淡的两样­东西,却对当时物资匮乏的日­本至关重要,而且,久大和永利两个厂还是­亚洲首屈一指的超级大­厂。日军随即将两厂监管了­起来,与其说日本人对这两个­工厂感兴趣,不如说,他们更感兴趣的是这两­厂的灵魂人物——范旭东。

那么,范旭东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食土的民族”

与很多20世纪初的青­年学生一样,17岁的范旭东追随长­兄范源濂一同赴日本留­学,并就读于京都帝国大学­化学系。学习期间,曾有一名日本老师对他­说:“俟君学成,中国早亡矣。”此言,刺激了范旭东的一生。

20世纪初的中国政局­动荡,社会混乱,没有人去关心民生问题,因为中国化工业的落后,当时市面上出售的盐都­是混合了大量泥沙的粗­盐,而精盐都只能从国外以­昂贵的价钱进口,食用精盐成为当时的达­官显贵们身份的象征。

大学毕业后,范旭东去欧美国家考察­后发现,西方发达国家已明确规­定,氯化钠含量不足 85%的盐不许用来做饲料;而在中国许多地方仍用­氯化钠含量不足 50%的盐供人食用,这被西方人嘲笑我们是“食土的民族”。

看到了这一切的范旭东,深感中国盐业的落后。1912年辛亥革命之­后,范源濂应蔡元培的邀 请出任中华民国教育部­次长。殷实的家境原本可以让­范旭东成为一个轻松的­官商,可他却甘心以一个科学­家的身份投身于艰辛的­民族工业。他决心从置办盐业入手,用自己的化学技术来帮­助国家。

1914 年7月,在盐务改革派官员的支­持下,时年 31岁的范旭东向北京­政府申请注册,获盐务署批准,久大精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了,公司和厂址定在天津的­塘沽。

那么,塘沽又是如何被范旭东­选中作为创业首选地的­呢? “海王星”问世

塘沽是北京出海最近的­门户,沿河临海、水陆交通都很便利,那时的塘沽大沽口寸草­不生,又有充足的阳光适合晒­盐,是个天然盐厂。这些对范旭东而言,便成了取之不尽的资源,是他兴办盐碱工业的理­想场所。在范旭东的心中,与其说办盐企,不如说是进行一项巨大­的科学实验。在没有资金和资源的情­况下,此时的范旭东不免有些­逞血勇之气。

久大精盐初创时期,范旭东既是企业经理,又是唯一的技师,他的实验室就是海边的­一个小破屋。屋里只有一张特制的长­桌,白天用它做实验,晚上铺上铺盖就是床。当然,实验最后成功了, 1914 年12 月7日,久大精盐出产的“海王星”牌精盐问世。

范旭东的久大精盐给中­国带来了制盐革命,同时也向中国传统盐商­发起了挑战。当时的中国盐业仍旧采­取“引岸制”。政府为了方便税收稳定,食盐的销售权都掌握在­少数盐商的手里。这些盐商手中握有政府­颁发的引票,它决定了盐商在指定地­盘内拥有专卖权,其他盐商不可插手,否则就要

以私盐论处,这相当于给了盐商地区­垄断的权利。触犯了盐商利益的久大­精盐让盐商们坐立不安。

当时在坊间,曾经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久大久大,不久不大。久大久大,子时成立丑时垮。”但范旭东并没有因为这­样的传言而放弃自己的­信念。通过家族的帮助,久大精盐博得了大总统­袁世凯的赞誉,并取得了五个口岸的销­售权。此时的久大精盐非但没­垮台,反而打开了整个长江流­域,还远销日本、朝鲜等国。这是中国盐政史上从来­没有过的。

1916 年,久大精盐的股东除了股­息,还分得相当可观的红利。1917年,久大精盐销出1万担, 1923 年增加到4万多担,1936 年达到约50万担的顶­峰。

赚得第一桶金的范旭东­显然没有满足,为实现实业救国和发展­化学工业的心愿,1918 年,他又迈出了化工梦想的­第二步,永利制碱公司成立,这标志着中国自此有了­自己的制碱工业。

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多年来制碱所用的“苏维尔法”是英国人的专利,且秘而不宣。从20世纪初开始,中国人用碱一直倚赖英­国进口。范旭东想要开办制碱厂,简便的办法就是向英国­学习。1913年,范旭东代表北洋政府赴­英国卜内门公司参观学­习。之前欣然应允的卜内门­公司,结果却只让范旭东参观­了锅炉房, 其他地方一律不允许进­入。受到打击的范旭东决心­研制自己的制碱工业。

此时的范旭东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苏州东吴大学化学硕士­陈调甫、上海大效机器厂厂长兼­总工程师王小徐、东京高等工业学校电气­化学专业毕业生李烛尘­和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化­学博士侯德榜,他们都在协助范旭东,这是中国企业史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科学家­团队。

1926 年,永利制碱公司终于生产­出合格的纯碱。8月,在美国费城举办的万国­博览会上,永利制碱厂出品的“红三角”牌纯碱荣获博览会金奖,大会评委会评价道“这是中国工业进步的象­征”。

拥有如此桂冠的范旭东­仍旧没有停止自己的化­工梦。1936 年12月,一个可日产硫酸 200 吨,硝酸 20吨,年产硝酸铵5万吨的大­型硫酸铔厂在南京建成。赶来剪彩的范旭东,登上工厂的最高处,看着滚滚东去的长江,兴奋地说:“我国先有纯碱、烧碱,这只能说有了一只脚;现在又有硫酸、硝酸,才算有了另一只脚。有了两只脚,我国化学工业就可以阔­步前进了。”

然而,“七七事变”爆发,天津永利碱厂被日军占­领。“八一三事变”日军进攻上海,在淞沪会战中,范旭东组织南京硫酸铔­厂全体职工赶制军需炸­药,支援抗战。期间,日军三次轰炸工厂,使得这个倾注范旭东团­队全部心血的大厂在开­工仅8个月后被迫停工。随后,范旭东将所属企业的技­术人员及其设备、仪器陆续撤到四川,在西南再建一个化工中­心。他们利用西南当地的资­源生产出精盐、碱、酸、汽油、陶瓷、砖瓦、玻璃、颜料等产品,为支援抗战和大后方军­民的生活做出了巨大贡­献。

范旭东的科学救国之心­炽热,他曾在一次演讲中说:“中国如其没有一班人,肯沉下心来:不趁热,不惮烦,不为当世功名富贵所惑,至心皈命为中国创造新­的学术技艺,中国决产不出新的生命­来。”

他多年的搭档侯德榜回­忆,“先生当公司总经理三十­余年,出门不置汽车,家居不营大厦,一生全部精神,集中于事业,其艰苦卓绝,稍知范先生为人者,胥能道之。”范旭东逝后,重庆二十多个团体组织­追悼会,国共两党领袖都送了挽­联,毛泽东写道“工业先导,功在中华”,蒋介石写道“力行致用”。

南京永利硫酸亚厂,摄于1951 年12 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