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扶贫“逆袭战”

电商扶贫为贫困地区县­域经济发展带来重大机­遇的同时,也在检验企业自身能力­和地方的发展能力。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族手绘丝巾,蜡染包袋,硒锌农家米,腌制苗

酸笋,野生香菇,蓝莓果酒……这些昔日深藏在苗岭腹­地的特色产品,通过电商平台找到了通­往外界的渠道。

农特产品上网背后,是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丹寨探索电商扶贫新路­径的现实写照。

丹寨是贵州最穷的县之­一。全县17.16 万人中有 3.86 万人属贫困人口,贫困发生率超过 20%。而且,大部分贫困人口分布在­边远深山区,交通闭塞。

但是另一方面,丹寨又拥有蜡染、古法造纸等五大民族手­工艺,硒锌米、硒锌茶、韭菜根、米酒等十大农特产品和­多项国家级、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电商扶贫、电商进农村的大环境下,希望借助电商渠道实现“弯道超车”,已成为大部分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标配”。与此同时,“品牌产品太少、产业基础薄弱、电商人才奇缺等,则是当前贫困地区发展­电商面临的普遍瓶颈。”京东集团副总裁马健荣­说。

于是,电商扶贫为贫困地区县­域经济发展带来重大机­遇的同时,也在检验企业自身能力­和地方的发展能力。

要解决贫困地区、贫困人口面临的综合性­社会问题,需要产业扶持、资金投入、人才培养、就业机会等。电商企业进入其中,既要有激情和勇气,更要有长远的战略计划、立体思维。

对此,京东在电商扶贫方面提­出了产业扶贫、招工扶贫、培训扶贫和金融扶贫“四大策略”。经过近一年的推进,京东的电商精准扶贫正­在实现对贫困的“逆袭”:将贫困地区的社会经济­与自身 高效的供应链进行对接,为中国的电商扶贫打造­了一个可资借鉴的模式。 打造没有围墙的“工厂”

家住贵州丹寨县排莫村­的杨那牛面从未想过,少时为制作嫁衣学习的­蜡染手艺会走出大山,经由电商平台在外面的­世界走俏。

用金属蜡刀蘸上煮化的­蜂蜡,在手织布上勾勒出苗族­传统图案,待蜡凝结后放入天然蓝­靛染料中浸染。随后,将其清洗晾干,再用沸水融化布料上的­封蜡,让图案显现出来……这便是杨那牛面农闲时­间的主要工作,也是家里日常开支的重­要来源。

杨那牛面是丹寨3万多­贫困人口中的一个,她家里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都在上初中,小儿子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丈夫在广东打工,收入只够给孩子上学提­供生活费。杨那牛面在家除了带孩­子,还种了一亩多田地,庄稼收成仅够糊口。

杨那牛面家的情况在当­地具有代表性:排莫

村地处大山深处,一条盘山路进出。从县城驾车出发,不到50公里的路程要­走近3个小时。虽然许多村民外出务工,但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村庄依然贫困。

2016 年 7月,杨那牛面的手艺在晟世­锦绣民族文化投资公司­举办的一次蜡染培训会­上获得认可,成为一名“绣娘”。晟世锦绣是贵州本地一­家致力于民族手工艺产­业化发展的企业。

由此,杨那牛面有了一份工作。8月,她给晟世锦绣画了50­幅蜡染图案,得到了300 元报酬。在当地,熟练的蜡染女工一个月­能挣到三四千元,这让杨那牛面对未来充­满向往。

晟世锦绣副总经理何博­闻介绍,贵州省高原山地居多,“望山跑死马”的交通条件让村寨和外­部少有交流,形成了一个个手工艺文­化孤岛。

“手工艺人太分散,很多人觉得无法开发,但我们觉得这就是一座­没有围墙的工厂。”何博闻说,近年来,通过到村里建立手工坊,培训绣娘,民族地区的蜡染、刺绣、织布等传统手工艺的商­业价 值正在被发掘。

在丹寨县,像杨那牛面这样,农忙种地、农闲刺绣蜡染的已经有­500 多人。2015 年全县民族手工产品销­售额达到7500万元。

何博闻说,如果有市场支撑,贵州省目前能参与到手­工生产的应该能达到1­0万人。为了打开手工产品的销­路,除了在机场开专卖店、政府采购、代理商推广等传统渠道­外,晟世锦绣将突破口瞄准­了正在高速发展的电商­平台。

“手工产品不是大批量生­产,但附加值高,物流和仓储成本较低,适合电商渠道。”何博闻分析认为,喜欢民族手工产品的虽­是小众人群,但购买力强、品牌忠诚度高,与电商合作,尤其是与品质电商合作­是少数民族工艺品实现­跨越式发展的机遇。

2016 年3月,京东集团与丹寨县签约,利用其物流体系和电商­平台助力当地优质农产­品和民族手工艺品出山,随后开设的丹寨京东特­色馆项目是丹寨农特产­品走向市场的主要载体。

晟世锦绣成为丹寨京东­特色馆的运营商和品牌­推广商,给绣娘派单、验收成品、统一加工包装、组织培训……晟世锦绣和当地绣娘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固定­的协作程序。

目前,京东丹寨特色馆里,有排倒莫绣娘制作的刺­绣手包、真丝围巾,也有高寨村民制作的蜡­染挎包、靠枕,还有县城女工制作的银­绣吊坠,价格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这些手工艺产品正通过­京东平台销往全球。

电商的“使命”

在刺绣、蜡染等手工艺品走出大­山的同时,丹寨本地的农特产品如­酸笋、硒锌米、硒锌茶、韭菜根、米酒、蓝莓酒、银饰等,也在进行“工厂”试验,它们与刺绣、蜡染制品一样进入了京­东特色馆。这些进入特产馆的产品­并非只是简单的展示,其背后是京东团队将其­商品化、标准化的努力。

为帮助丹寨的产品在京­东上线,京东团队提供了产品包­装设计、产品拍摄、电商平台搭建、物流配送站点等支持。

2016 年3月,全新包装的丹寨“金秋酸笋”产品在京东上线,3万多斤酸笋很快销售­一空。

“销路不愁了,合作社今年下半年要做­10万

斤酸笋。”丹寨县电商办主任龙治­刚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生产酸笋的合作社将发­动当地老百姓上山挖笋,如果能顺利卖出,肯定能带动一批人脱贫­致富。

目前,京东扶贫项目组还计划­为丹寨的农特产品提供­与京东生鲜冷链宅配体­系的对接,种养殖技术、电商技能的培训以及无­抵押、无担保、低息小额贷款等支持。

在京东的丹寨“试验”同时,很多其他电商平台也在­寻求民族贫困地区的电­商扶贫之道。而对于京东来说,丹寨的成功可资借鉴,但不能完全复制,电商扶贫是对企业综合­实力的考验。

2016 年1月,国务院扶贫办与京东集­团签署了《电商精准扶贫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京东的电商扶贫战略,包含了产业扶贫、用工扶贫、创业扶贫和金融扶贫四­大策略。丹寨是京东在西南地区­的扶贫第一线。在这里,京东的四大策略都得到­了实施。

“目前我国的农产品品牌­影响力不足,品牌建设跟不上产品质­量发展的步伐。一些地方把原料当成产­品卖,把土特产当成品牌卖,原料与产品、土特产与商品、商品与品牌混杂在一起,产品附加值低,市场竞争力弱,利润微薄,发展难度很大。”马健荣坦言。

知名电商专家、共青团陕西省委农工部­部长魏延安认为,标准化的工作需要企业­牵头来做,对 外观和品质进行相对一­致的把控,建立质量可追溯体系,最终实现符合电商要求­的标准化。

马健荣表示,京东将优选集中连片的­贫困地区的产业集聚区,联手当地农业、扶贫龙头企业,通过电商化的农资供应、便捷化的互联网金融、专业化的农技服务,降低贫困地区农业生产­投入成本,对已有优质品牌产品,进行网络销售和宣传推­广,推进农业现代化进程,在贫困地区打造规模集­群化、流程标准化、渠道立体化的“互联网+扶贫”示范区。

产业链竞争:农产品上行的必然之路

电商扶贫天然的能提供­渠道,而有了渠道,产业发展就显得至关重­要。

“贫困地区的产品面临着­种类多产量少、产量多产业化低的困境。一家一户的小作坊生产­方式比较普遍,形不成规模经营,抵御市场风险差。”马健荣表示,电商参与扶贫,不只单纯提供渠道,还需要为贫困地区的产­业发展提供全产业链的­帮助。

2016 年10月底,一款名为“扶贫跑步鸡”的产品在京东商城上线,这款兼具了扶贫与健康­理念的农产品很快引起­了消费者的关注。这是京东金融推出的“种养殖不花钱”的项目之一,也是京东扶贫的重要举­措。

在实施电商扶贫过程中,京东调动了商城、金融、物流配送等几乎所有部­门的资源,力求用组合拳的方式,帮助贫困地区的优质农­副商品以最快的速度传­送到城市百姓的餐桌上,以带动贫困地区脱贫。

2016 年3月,京东生鲜部门和金融部­门选定了河北省武邑县­作为“种养殖不花钱”的试点地区。

参与该项目的52 个贫困户,平均每户有100只鸡­的养殖指标,京东平均为每户提供 4500 元的免息贷款作为养殖­基金。贫困户们将买来的鸡苗­和饲料放到合作社,由合作社集中饲养,最后由京东商城包销。

据京东生鲜事业部项目­经理刘潇文介绍,根据测算,每只“扶贫跑步鸡”的收益在 30-40 元,每个贫困户的收益在 3000-4000 元。

目前“扶贫跑步鸡”的售价达到了134元 /公斤,明显高于市场上的同类­产品,

关键问题是销路和项目­的可持续性。

京东的底气来自于其实­力强大的自营体系,和先进的供应链系统。京东目前是中国最大的­自营式B2C电商,年度活跃用户近 2亿,流量效益非常可观。“与其他电商平台相比,京东自营的特点是能够­通过原产地直采、自营、包销的方式,对贫困户生产种植起到­托底效果。”业内人士认为。

同样进入到京东自营体­系的贫困地区产品还有­四川苍溪的红心猕猴桃。2015 年9月双方共同举办了­线上红心猕猴桃节。首日,5000 件猕猴桃36秒内就一­抢而空;次日,6000 件猕猴桃汁只用28秒­即被抢购一空。两天促销期京东广元馆­独立访客达 100 余万人,总浏览量达600 余万人次,总销售量接近 500 余万元。

2016年,京东的猕猴桃项目由特­产馆模式升级为产地直­采模式。这意味着京东将通过采­购、包销的自营方式为当地­种植户兜底,彻底消除农民的后顾之­忧,为当地农民增收脱贫付­出“真金白银”。

京东在全产业链扶贫方­面的优势吸引了很多贫­困地区企业。位于丹寨的茅台生态农­业公司目前正在为进入­京东自营平台作准备。

据该公司董事长邹欣介­绍,企业正在带动贫困户流­转土地种植蓝莓,并进入基地务工,让老百姓获得租金、股金和薪金。目前,已发展有机蓝莓鲜果种­植示范基地 8000 亩,并已建成占地1000­亩、年处理蓝莓鲜果100­00 吨、年生产蓝莓酒 10000吨的加工厂­和相关配套设施。

“项目全部投产后,蓝莓基地预计用工量可­达 250000人次 /年,预计劳务投入 2000万元 /年,覆盖丹寨 5416户贫困户。”邹欣说。

扶贫攻坚需要立体思维

很多贫困户之所以贫困­只是因为缺少一些技能­培训和“走出去”的机会,如果有充足的就业岗位,往往能实现“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的效果。

在京东的四大扶贫战略­中,用工扶贫和培训扶贫即­在解决贫困人口就业、创业方面进行大胆的尝­试。

马健荣介绍,“十三五”期间京东物流体系将面­向贫困家庭定向招收劳­动力,未来还将带动供应商,推动用工扶贫工作,完成5年提供10 余万岗位的招工。

从 2016年初开始京东­在全国七大区启动了扶­贫招工计划,截至目前已在30多个­县完成招工,包括河北滦平、河南沈丘、陕西延川、四川苍溪、贵州丹寨等。招聘超过 5000人,根据岗位规划逐步安排­在京东配送、仓储等岗位入职,计划年底前再招聘50­00人以上。

对于贫困地区而言,人才缺乏也成为阻碍产­业发展的关键环节。电商是技术含量较高的­工作,在产品设计、包装、销售等方面需要各类专­业人才,相关人才多集中在北上­广深浙等地区。

龙治刚说,近年来周边县域大规模­引进电商,在所有村镇设立电商服­务站点,招募合伙人经营,但实际运行中却遇到很­多问题,80%以上都做不下去了,“开业轰轰烈烈,但没开几天就关门了,难以为继。”

为此,京东针对贫困地区人员­进行了大量的创业、种养殖培训。京东联合农资公司、科研院所等对农户进行­种养殖技能培训,从选种子、施肥再到防病虫害等环­节层层把关,提升产品品质。

此外,京东实施了“互联网+县域经济”系列培训项目,联合各地教育培训机构,建立京东电商培训体系,向农村青年持续提供网­络营销、电商运营等专业技能的­培训和实习机会,积极推动地方政府认识­电商、发展电商,协助相关合作企业提升­营销和运营能力。

截至目前,京东已经为贫困地区近­万名基层干部和企业家、运营人员以及贫困家庭­青年群体进行电商扶贫­培训。据了解,京东在按照扶贫“四大策略”稳步推进电商精准扶贫­的同时,不断创新加持精准扶贫­的方式方法,发挥“立体”思维,将大电商的优势充分展­现出来。

2016 年 8月京东发起“京东高管扶贫早餐会”项目,联合社会培训资源提供­电商等技能培训服务,同时也让地方政府与社­会企业对接合作。

2016年以来,京东商城针对贫困地区­的产品发起数十次众筹­活动,均取得良好效果,累计众筹金额上千万元。9月1日,京东“贵州扶贫馆”上线,这是京东首个省级扶贫­馆,贵州省内66 个贫困县筛选的特色小­吃、民族工艺、调料制品等400余种­优质农特产品全面入驻。同日,贵州扶贫馆启动了“我有一亩茶”众筹活动,众筹金额当天即超百万。

正在做蜡染的绣娘,她们按照基本工资+计件获得收入,最高能月入4000 元。

52个贫困户名下的 5200 只“跑步鸡”都在合作社集中饲养,京东金融为每个贫困户­提供 4500 元作为养殖基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