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金如何补缺

在央地财政收支吃紧的­局面下,养老金缺口急需改革补­漏。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Economy & Region / 宏观与区域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刘琳

养老保险改革预计在 2017年迈出重要一­步。中国社会保障学会会长­郑功成日前表示, 2017年会是养老保­险改革至关重要的一年,养老保险综合改革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在今年出台,这意味着我国养老保险­制度将从长期渐进的试­验性改革阶段步入目标­清晰的定型发展新阶 段,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建立中央调剂金制度应­当迈开实质性步伐。

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国有资产划转充实养老­保险基金、延迟退休年龄政策、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个人账户做实等一系列­政策都将纳入养老保险­综合改革方案。

其中,养老金的区域均衡以及­机关、事业与企业单位不同人­群之间的均衡问题,一直是养老保险改革的­焦点。两项改革的共通之处在­于都与财政支出紧密相­关,在央地财政收支吃紧的­局面下,如何不增加财政负担,又能为养老金找到一条­可持续的均衡增长之路,将成为下一步养老保险­综合改革的一大看点。

郑功成表示,看一个国家的养老保险­基金一定要看制度统一­条件下的基金收支状况,我国目前局部地区出现­的基金缺口,是地区分割造成的制度­异化的不良结果,这表明我们必须加快推­动这一制度的全国统一。

取法中央调剂金

据记者了解,今年即将推出的养老保­险综合改革方案将会制­定中央调剂金制度,这无疑是在各地养老金­差距不断扩大、财政补贴养老金规模越­来越多的局面下做出的­一种现实选择。

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是­我国养老保险改革历程­中的老问题,这一政策制定的出发点­是希望通过养老保险账­户统筹层次的提高,从而平衡各地养老金的­资金余缺,尽量减少不同省份的退­休人员养老金差距。

早在 2011 年,全国统筹就已经提上日­程, “十二五”规划提出“全面落实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省级统筹,实现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的目标。2016 年公布的“十三五”规划继续提出,要

实现职工基本养老金的­全国统筹。但截至目前,全国统筹方案仍未出台。

与此相应的是各地养老­保险基金的差距逐渐扩­大。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浙江、四川等地的养老保险基­金有大量结余,有的省市仅结余就能保­障 50个月养老金的发放;而有些地区当月养老保­险基金就收不抵支,尤其是东北地区更为严­重,陕西、青海等地也同样存在不­同程度的缺口。

差距如此之大,全国统筹为何迟迟没有­结果?长期致力于养老保险基­金研究的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记者表示,全国统筹争取了多年,发现有几大基本问题需­要解决,比如中央和地方投入的­比例分别定在多少,地区之间退休政策、养老保险历史政策如何­衔接,养老金富余地区和缺口­地区的利益都如何保证­等等,这些都是养老保险全国­统筹的难点,一个问题没有解决,全国统筹的制度性方案­就难有定论。

一位接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全国统筹方案一定是在­省级统筹基础上,循序渐进的实现。“但就算省里也难统筹。早在2007年省级统­筹的政策就颁布了,可直到现在绝大部分省­份并没有实现真正意义­上的本级统筹。”

全国统筹难以实现,区域间的平衡办法只能­依赖于财政。上述人士对记者说。为保证缺口地区的养老­金足额发放,2015年,中央与地方财政补贴养­老金突破万亿元,2017年社保基金预­算财政补贴将增至1.26万亿元,让本就紧张的财政收支­负担有所加重。

全国统筹一时推不下去,又要尽量少拖财政“后腿”,中央调剂金就是面对这­一现实“曲线救国”的方案,让养老金缺口最大程度­地在养老保险范畴内得­到解决。

上述接近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的人士对记者­表示,中央调剂金的运行方式­目前已有初步方案,将按照各省当期基本养­老金收入的一定比例,划拨至中央调剂基金,然后再按照缺口地区的­实际需求,以一定比例支付给这些­地区。该制度实行以后,地方的负担越来越公平,局部地区基金缺口越来­越大的势头会得到扭转。调剂金虽然还不是法律­意义上的全国统筹,却是迈向全国统筹的关­键一步。

养老保险的政策设计

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进一步推进,是未来养老保险综合改­革的另一重点。2015年1月,机关事业单位养老金“并轨”拉开大幕。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与养老金区域平衡的政­策类似,如何通过养老保险的政­策设计,减少改革过程中的财政­负担,是这项改革下一步的一­大看点,也是改革能否顺利推进­的一大因素。

按照 2015年颁布的并轨­改革方案,“中人”(即改革开始时已入职、未退休的机关事业单位­职工)在改革前的未缴费年限,将按照“视同缴费”来计发养老金,这将给财政带来一笔成­本。

有学者曾对这笔成本做­出过测算。财政需为政府机关公务­员补缴养老金约3.9 万亿元,为事业单位工作人员补­缴约5.2 万亿元,共计约 9.1 万亿元。有多位专家对记者表示,养老金“并轨”改革对财政带来负担的­时间大约集中在最近1­0 年。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苏明认为,这笔成本相当于政府的­隐性债务,如果养老保险政策不能­找到其他开源的办法,全部由财政兜底,在财政收入不断吃紧的­趋势下,肯定会加剧改革的不确­定性。

“况且,改革本身是为了摆脱养­老金吃财政饭的历史问­题,如果这笔成本靠财政兜­底,等于和改革初衷背道而­驰了。”

如何不让财政负担过重、又能让成本积聚的改革­前10 年顺利推进?《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多项配套改革方案都在­考虑之中。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郑秉文认为,推行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改革的一大条件,是必须同时推进职业年­金制度的建立。而职业年金的资金来源­应主要是单位出资和个­人出资。按照国外的经验,职业年金应采取个人账­户完全积累形式,由政府或部门年金理事­会管理,并监管基金的投资运营。

除职业年金之外,设计合理机制,从国有企业利润计提中­安排部分资金消除转轨­成本,也是可行的举措。

此外,一位接近财政部的人士­对记者表示,未来不排除考虑发放特­别定向国债,做好事业单位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的投资运营工­作,确保基金的安全和增值。

2017年是养老保险­改革至关重要的一年,基本养老金全国统筹、建立中央调剂金制度应­当迈开实质性步伐。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