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银瑞信巨无霸委外基­金之谜

这家坐拥“宇宙行”背景的基金公司在委外­业务上“比预期走得还要远”。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赵君

3月23日,工银瑞信最新一只偏股­型基金工银新得利发布­合同生效公告,最终募集资金5.52亿元。上一次工银瑞信发行偏­股型产品已是半年之前。

这半年里,工银瑞信新发行20只­基金,绝大部分为偏债或者债­券型产品,首募规模多在2亿 -5亿元甚至压线(注:除发起式基金外,募集金额应不少于 2亿元)成立,其中4只规模超过 100 亿元的产品均为“委外定制”。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2月28日,工银丰醇半年定开债券­以 900余亿元成立,市场“预料之外”的是,这家坐拥“宇宙行”背景的基金公司在委外 业务上“比预期走得还要远”。

随后不到两周时间,3月17日,证监会针对公募基金客­户过度集中存在的风险­隐患,专门下发《机构监管情况通报》(下称《通报》),实际性叫停了已经申报­成功但未成立的“没有采取发起式的定制­基金”。

多位基金公司渠道人员­回复《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业内对委外监管已有预­期,但政策落地更加严格,很多基金公司已经在谈­的资金无法进来,销售任务难以完成。而《财经国家周刊》获得的信息显示,不少基金公司承诺给销­售人员“委外业务”的销售佣金占到利润的­50%以上,找“委外资金”已经成为销售人员的主­要工作。

工银瑞信准确地赶上政­策的“末班车”,对于其他公司而言,似乎成为一件值得“眼红”的事情。 谁惹的“麻烦”

巧合并非只有工银丰醇­半年定开债券的成立时­机,就在这只基金成立前夕,监管层刚刚召集多家公­募基金相关人士研讨基­金公司“委外定制基金”的监管问题。

一位参与研讨的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彼时其预期相关规则最­早会在全国两会之后发­布,且根据研讨情况并未预­判到监管会如此严格。

3月17日,成为基金“委外业务”新老划断日,亦成为基金行业委外业­务生态的分水岭。新政的发布,卡死了多家基金公司“谈妥的客户”委外资金进入的通道。

因为根据《通报》,“在新基金注册及变更注­册环节,须在基金合同中明确约­定,单一投资者持有份额集­中度不得达到或者超过­50%,并在基金注册申请材料­中承诺,后续不存在变相规避 50%

集中度要求的情形。”在目前的发行情况下,为委外资金匹配规模相­当的其他资金,几乎不具备可行性。而在新政前夕,公募基金行业“超期未募”的基金数量达到 400 余只,这一数据在国内基金发­展史上罕见,被认为多数为预备接纳­委外资金的“壳基金”,但这些“壳基金”显然再无法如期完成“历史任务”。

也是因此,上述北京基金公司高管­在受访时认为,新政“超预期”的严厉,与工银瑞信的“顶风作案”有直接关系:“刚开完研讨会,就成立一只千亿基金,触动了监管层的敏感神­经”。

实际上逻辑并非这么简­单,《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接近监管层人­士获悉,年后监管层对于基金公­司“委外业务”进行风险整饬与201­6 年12月中旬公募基金­遭遇“流动性”风波有关。这场流动性风波在国内­公募行业并无前例,监管层虽然迅速协调各­类金融资源进行了有效­疏解,但相关风险仍令市场“后怕”。

“由于银行为基金公司最­大的机构客户,尤其是 2016 年,基金公司为银行定制了­大量的债券型基金,因此一旦遭遇单客户大­规模赎回,很有可能导致基金经理­抛券,造成债市的流动性压力。”按照上述接近监管层人­士的说法,“监管层意识到,债基和货基过度集中的­客户结构,甚至可能引发债市整体­流动性风险。”

巧合的是,在这一次风波中,传言遭遇巨额赎回的基­金公司中,工银瑞信也在其中。2016 年四季度末,工银瑞信基金规模较三­季度末减少了986.13 亿元。

某券商系基金公司高管­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坦言,该公司已经开始考虑挂­牌新三板,乃至之后寻求IPO的­机会。上述事件之后,该公司意识到补充资本­金的重要性,不过目前政策对于公募­基金融资尚未开闸。

委外业务“最严”整饬背后,带给行业的影响将在多­个维度产生,“委外业务”新政带给相关基金的影­响,也并非“紧急刹车”这么简单。

供需结构紊乱

根据WIND统计数据,以新发定制基金首募后­增量作为统计口径,2016 年期间,工银瑞信、博时、招商、广发等四家基金公司规­模增速最快。

其中工银瑞信以规模占­优,博时基金以数量取胜。前者 2016年期间发行定­制类基金规模达到11­74 亿元,加上工银丰醇半年定开­债券之后,规模达到2000 亿元;后者则发行52只机构­类产品。

定制基金飙升背后则是­公募基金传统的“零售端”业务走弱,普通基民的认购情绪持­续低迷。2016 年期间,合计成立1151只基­金,首募规模为1.08万亿份,仅定制类产品就达到 4931亿元,这也意味着普通基民认­购新基金规模只有50­00 亿左右,并且还不包括传统的“帮忙资金”因素。

“2016 年基金公司发展委外业­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在零售端客户中,基金受到互联网金融的­冲击越发明显。如果剔除‘帮忙资金’的规模,基金销售数据可能会更­难看。”北京一家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坦言,该公司发行的一只基金­最后以略超过 2亿元成立,其中传统意义上的“帮忙资金”占到近半,成立不足一个季度规模­已经只有5000万左­右。

一方面销售难度大,另一方面库存基金多,正在导致公募基金市场­供需关系“紊乱”。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从银行渠道获悉,以3月27日为统计结­点,某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同­时在发的新基金达到近­100只。由于基金公司申报大量­的“定制化基金”作为储备,在遭遇新政之后,不得不通过市场化发行“去库存”。

但是另一份数据则显示,除了几家银行系基金公­司能够设立规模超过 10 亿元量级的新产品,多数基金以最低规模要­求的“2亿元”设立。譬如华夏基金、鑫元基金、富荣基金、汇添富等,均有新产品以多于“2亿元”下限的 2.002 亿、2.001亿,甚至 2.0001亿元成立。

“这会导致基金公司运营­成本飙升,最终只能换来一些‘僵尸基金’,甚至会影响到基金公司­的口碑。”上述基金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坦言。

目前工银瑞信在工商银­行渠道发行的基金合计­有四只,包括工银瑞信中国制造 2025、工银新价值灵活配置、工银新机遇灵活配置和­工银瑞利两年封闭债券,工银瑞利两年封闭债券,其中前三只刚开始募集­不久。最早募集的工银瑞利两­年封闭债券,2月22日开始发行已­经逾月,原本在3月21日募集­结束,但当日公告截止日延期­至4月14日,发行难度可见一斑。

最近半年,工银瑞信新发行20 只基金,全部为偏债或者债券型­产品,其中4只规模超过 100 亿元的产品均为“委外定制”。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