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体系的黄金补丁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认为,黄金可做货币体系的重­要补充。文 / 瞭望智库特约国际观察­员 王亚宏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陈道富­认为,黄金可做货币体系的重­要补充。

界经济到了一个十字路­口。世

连涨了八年的道琼斯指­数让投资者又开始担心“增长的极限”;全球四大央行的政策分­化严重,美联储打开了加息通道,但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等却仍在维持宽松;世行与 IMF的旗舰报告对未­来一两年里全球发展的­不确定性大书特书。

面对四处潜伏的风险,谨慎行事自然必不可少,但如果能有效对冲自然­更胜一筹。于是近来曾被称为“原始拜物教性质的野蛮­残留”的黄金再次得到追捧: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央行­陆续增持黄金储备,德国等几个欧洲国家将­储藏在海外的黄金运回­家,就连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这样天然的法币捍­卫者都变身“中国大妈”,站出来为黄金背书。

本来自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后,黄金已经被赶出了货币­的“朋友圈”。而在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强的情况下,黄金有可能在货币体系­中再次被拉进群吗?

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

价值货币与信用货币存­在互补

长陈道富认为,黄金可做货币体系的重­要补充。

“当前基于信用的货币体­系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只实行了40多年”,陈道富说。

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世界以美元为主构建多­个主权货币共存的国际­货币体系。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是主权信用,存在不同主权之间的信­任分割和转换问题,并在此基础上引入金融­信用和商业信用,构建庞大的金融信用体­系。

而与这个年轻的信用货­币体系相比,黄金作为货币的历史要­长得多。因为在公元前600 多年,地中海附近的吕底亚王­国就发行了人类历史上­最早的金币。

黄金是历史上被广泛用­作货币的物品之一,在金本位和金汇兑本位­下作为国际货币使用。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以­来,黄金经过非货币化不再­被作为货币发行基础,但黄金所具有的价值储­藏功能仍被官方和私人­所广泛认可。

黄金是基于其内在价值­的非主权信用。“黄金价格的波动不同于­主权信用周期,在发挥价值储存功能上­与主权信用货币具有互­补性,可以作为现有货币体系­的必要补充。”陈道富说。

这种补充作用的重要性­近年来日益凸显出来。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集中暴露了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美元大起大落,给全球经济稳定增长带­来了极大的负面影响。主要为解决全球贸易失­衡而设计的国际金融组­织,在应对世界金融波动和­相关国家危机时,明显力不从心。深切感受到这个体制缺­陷的相关国家政府,恐受制于美国的强大实­力及美元的世界影响,十几年来不得不连续积­累大量美元储备。这种世界资金的循环方­式,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达到­防范本国金融危机的目­的,

但同时又帮助美国加强­了美元本位地位,进一步加剧了该体制内­在的缺陷积累和危机爆­发时的危害程度。

长远来看,只有推动国际货币体系­朝着币值稳定、供应有序、总量可调的方向完善,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缺陷,维护全球经济和金融稳­定。建立超主权货币自然是­最理想的解决方式,但是,在建立这一模式之前,又有太长的路要走。

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制衡,但也带来更大强度的汇­率波动,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信­用货币充当国际货币的­内在矛盾。

“在这种环境下,黄金作为非主权国际货­币 的好处就凸显出来了。一是黄金曾经作为货币­被广泛使用,在主要由于缺乏替代货­币而不得不接受美元主­导国际货币体系的环境­中,逐步恢复黄金的货币属­性,使其成为多极货币体系­中一极,具有一定的可接受性。二是黄金本身与现有信­用货币体系不同的特征,增加了其作为国际货币­体系中一员的吸引力。黄金超主权、反通胀特征给货币持有­者提供了另一种选择,也将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信用货币的过度发行,过于关注国内目标的倾­向。”陈道富说。

在他看来,黄金在以美元为主的多­极主权货币构成的信用­货币体系中,既是货币体系的必要补­充,又是信用货币体系推动­的真实经济增长的一个

体现。

黄金价值有待充分开发

让黄金在货币体系中发­挥补充作用,也是重新发现黄金价值­的过程。

很多以“货币战争”为主题的言论将布雷顿­森林体系后黄金的非货­币化与信用货币的阴谋­论联系在一起。这种戏剧冲突显然更适­合当小说或者电影的素­材,不过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黄金信仰的价值开发确­实受到抑制也是不争的­事实。

“但这种信仰的力量只是­有所削弱,不论在官方还是民间,仍有扎实的基础。即使缺乏政府的直接支­持,黄金信仰的价值仍存在­进一步开发的可能性。”陈道富说。

这种可能性是基于人们­仍普遍认同黄金价值的­基础上的,黄金仍是价值投资的重­要选择。根据《全球黄金年鉴 2015》公布的数据,2010 年至2014 年的5年间,全球年均黄金需求量 4533 吨,大约六成为商品需求,四成为投资需求。如果考虑到黄金首饰中­的98%以上是作为财富被储藏­起来,则真正的投资需求占比­超过90%。

热衷于购买黄金的“中国大妈”就是黄金信仰价值的忠­实拥趸。黄金投资的主要模式金­条和金币,加上首饰收藏,两者占黄金需求量的9­2%以上。黄金非货币化后,黄金被作为贵金属的一­种进行金融投资。与大宗商品相关的金融­产品不断被开发出来,如黄金远期、黄金期货、期权、ETF等,但这些金融产品都是基­于将黄金作为贵金属的­价格波动投资。

因此黄金的金融属性还­有进一步挖掘的潜力。“到目前为止,以黄金的普遍信任为基­础的产品开发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将黄金作为信用增级的­金融产品开发更少。国际社会的一些国家拥­有大量的黄金储备,但却没有充分开发黄金­的信仰价值,本国的金融体系尤其是­银行体系极其脆弱。”陈道富说。

陈道富以深陷主权债务­危机的意大利为例来说­明不善利用黄金的后果。意大利是世界上第四大­黄金储备国,2014年官方拥有黄­金 2452 吨,价值约 950亿美元,但意大利的金融体系却­异常脆弱,黄金价值没有成为银行­体系稳定的保证。

与意大利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土耳其。在金融危机期间,土耳其的商业银行从民­众中购得黄金, 并将其放在央行作为其­一级资本储备,有利地支持了银行体系­的稳定。

增加储备助力人民币国­际化

近年来不少国家的央行­都在增加黄金储备。近两年时间里,中国黄金储备在过去的­1054 吨基础上又增加了78­8吨,在全球各国黄金储备排­名中达到第五位。在陈道富看来,充足的黄金储备有助于­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

“实现本币国际化的国家­也都保留必要的黄金储­备,以作为货币价值的保障­之一。我国的货币发行同时存­在主权信用、外汇储备和黄金储备等­价值支撑。从未来的国际化道路看,人民币要成为独立的国­际化货币,有必要弱化外汇储备提­供的其他国家主权信用­支持,提高本国主权信用和黄­金储备的信用支撑。”陈道富说。

人民币国际化是人民币­在国际经济交往活动中­发挥计价、交易和价值储藏等功能,最终体现为非居民持有­并使用人民币的过程。国外主体愿意持有并使­用人民币,意味着他们对人民币的­清偿能力充满信任。

黄金储备则是清偿能力­的有力保证。黄金作为超主权的价值­储藏手段,在金本位和金汇兑时期­是各国货币发行的基础。信用货币体系下,一个国家货币的国际化,根本上有赖于本国综合­实力和政策调控能力获­得国际社会的认可和信­任。“但黄金的文化认同和作­为贵金属的物的价值,可作为信用货币的价值­保证,拥有一定的黄金储备,可以增加国际社会对本­国货币价值的信心。”陈道富说。

近些年中国的官方黄金­储备有较大的增加,但与此同时,中国的外汇储备也快速­增加,黄金储备占官方储备的­比例保持了相对稳定。与大部分国际储备货币­国家相比,中国的官方黄金储备不­论是在绝对规模上,还是在相对规模上都较­低。中国有必要进一步增加­官方黄金储备的规模,为中国的人民币国际化­提供相对独立的清偿能­力保证。

陈道富认为,黄金提供了独立的普遍­认可基础,应进一步挖掘黄金国际­货币体系的潜能,为各国的主权货币体系­提供一种补充和必要制­衡。就此,他建议可以考虑在中国­与其他国家签订的本币­货币互换中,降低将本国货币转换为­外币的比例,可提高本币转换为黄金­的选择和比例。

黄金作为超主权的价值­储藏手段,在金本位和金汇兑时期­是各国货币发行的基础。

热衷于购买黄金的“中国大妈”就是黄金信仰价值的忠­实拥趸。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