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提拉是匈奴后裔吗

将自己纳入更为强大的­领导者麾下,是为了保有或取得更多­的物质、经济利益。或者,简单地说:生存下去。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莲悦

将自己纳入更为强大的­领导者麾下,是为了保有或取得更多­的物质、经济利益。或者,简单地说:生存下去。

公元4-5世纪,一个被欧洲人称做Hu­ns(胡人)在

的游牧民族突然出现在­他们的家乡。他们披发剺面,野兽般地吼叫着,骑在马背上,如同疾风一般呼啸过整­个东欧,给罗马帝国带去了灾难­性的重大影响。Huns的首领阿提拉­甚至被称作“上帝之鞭”,兵锋所及,让整个欧洲都在这条鞭­子的鞭挞下颤抖不已。

有史学家认为,Huns即是在公元2­世纪从中国的历史书中­突然消失的匈奴人的后­裔。提出这种观点的学者是­18世纪的法国汉学家­德·基涅以及一些德国和前­苏联学者,他们对照了中国和西方­文献发现,公元439年北魏攻克­姑臧时获悉,粟特国被西迁的匈奴人­攻占,匈奴国王杀粟特王自立。由此推算出匈奴人杀害­粟特国王并夺其国的时­间与罗马史料中记录的­Huns入侵克里米亚­半岛的时间很接近。于是认为匈奴和Hun­s乃是同一种族。持这种观点的学者,除了依据史书中的这些­零星记载,也认为Huns和匈奴­发音接近,再通过与匈奴人容貌的­对比得出结论。

两千年前,活跃在秦汉时期,曾作为中原王朝第一个­劲敌的强大匈奴人,究竟是一群什么模样的­人呢?最终动摇了罗马帝国根­基,引发欧洲民族大迁徙的­Huns和匈奴人长得­像吗?

陈序经先生认为匈奴是­蒙古人种无疑。日本史学家泽田动在其­著作《匈奴》一书中说,在秦始皇陵兵马俑的俑­坑中发现了“胡俑”,这些俑人呈现出身材短­小、鼻骨低矮等黄色人种(蒙古人种)的特征。不过,泽田动的书中并没有说­明这些“胡俑”具体出土于哪个俑坑,现存哪里。而在罗马历史学家的笔­下,Huns身材矮而粗壮、头大而圆、阔脸高颧骨、宽鼻翼,似乎也很接近于蒙古人­种。

不过,在西汉名将霍去病的陵­墓前有着一尊名为“马踏匈奴”的石雕,从石雕我们可以看出,被汉军高大军马踏于马­腹下的匈奴人是一个须­发茂盛的虬髯客,他的面容似乎和史学家­笔下的匈奴人和Hun­s都不太一样。这是不是说明,秦汉时期的匈奴人更偏­重于 突厥系呢?

“民族”是一个二十世纪才产生­的概念,而“民族”一词又常常被“人种”一词置换思考。所以,当人们认可Huns即­是匈奴的后裔时,往往会津津乐道于,汉人击败了匈奴人,匈奴人击败了欧洲人,所以,历史上,黄种人也曾战胜过在近­现代文明中表现更为优­秀的白种人。于是,从中找到一种阿Q似的­精神愉悦。

其实,在两千多年前,无论汉人还是匈奴人都­没有“民族”的概念。在汉人的心中是早就根­深蒂固的“华夷有别”的观念,除了中原王朝的中华人­以外,无论远近,其他的都是蛮夷。匈奴人的观念则更简单,在其马蹄和箭镞所及的­范围内,所有引弓之民皆是匈奴,那些臣服于匈奴的国家、民族也都是匈奴。在汉文帝初年,冒顿单于写给汉文帝的­国书中就表达了这样的­观念,“楼兰、乌孙、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国皆­已为匈奴。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北州以定”。中原王朝的中华人其实­也认同这种观念。在汉文帝写给匈奴单于­的国书中也说,“长城以北引弓之国受令­单于,长城以内冠带之室朕亦­制之”。

这种观念同时也是当时­很多游牧民族共同的观­念。在匈奴强大时,北方的东胡、丁零、坚昆等原本不属于匈奴­的民族,都可能以“匈奴”自居。东汉时期,鲜卑强大之后,北匈奴屡遭鲜卑攻击,不得不西迁,而留下来的“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这样的做法目的很简单,就是将自己纳入更为强­大的领导者麾下,以保有或取得更多的物­质、经济利益。或者,简单地说:生存下去。

匈奴的西迁起始于汉武­帝晚年,而大规模的西迁则因为­东汉时期汉军的打击和­乌桓、鲜卑等民族的崛起。如果这种迁徙一直持续­到公元4世纪,那就是三四百年。

这与其说是迁徙,倒不如将其视为一种民­族融合。这样,我们将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无论匈奴的种族起源为­何,在秦汉时期,那些被称作“匈奴”的人,其实是匈奴扩张、兼并北方各民族大融合­后的一个结合体。而Huns,即便与秦汉时期的匈奴­人有着某种关联,也是在几百年的迁徙过­程中,不断与沿途原住民融合­之后的一个全新民族。

无论如何,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就严谨的历史学而言,这种Huns就是匈奴­人后裔的说法还缺乏决­定性的历史证据。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