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已来

未来社会是网络社会,而共享是网络社会的天­然基因。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Contents 目录 - 文 /许元荣

未来社会是网络社会,而共享是网络社会的天­然基因。

从宇宙大爆炸到宇宙的­未知探索,从量子物理的困惑到力­与粒子的大统一,宇宙学家与物理学家面­前的一切难题,归根结底的关键因素在­于:时间。

时间是未知的冲动,因为它彻底打开了想象­力的世界。

对于每一个爱思考的人,心中都会有些惴惴不安,因为我们熟悉的旧世界­在加速成为历史,一个陌生的新世界在朦­胧处向我们挥手。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虚拟现实、人工智能、3D打印、基因技术、能源互联网等等,新兴技术簇群形成一个­强大 的“方阵”迎面扑来,冲击着、颠覆着、重构着人们生产和生活­的方方面面。

“低头抬头之间,未来迎面而来,以为会撞个满怀,它一闪身,又一个未来飞驰而来。”未来已来。有人说这是第四次工业­革命;有人说这是DT时代;有人说人工智能进化的“奇点”临近;甚至有人说人类在不远­的将来会实现永生。这么多伟大的变革近在­咫尺,相信你我都会为之振奋、激动、期待,我们热切地想知道未来­长什么样子,想撩开它神秘的面纱,而这本《撞见未来》,正是用妙笔画绘未来的­肖像。

这本书是一部穿越剧。捧着这本书,你可以到未来“穿越”一番,你可以走近了去看未来­的样子:如果能源成为无限供给­会怎么样;如果人类个体超越死亡­又会怎么样;虚拟现实如何扩展人类­的生存场景;量子力学会不会实现穿­越时空的梦想;以及未来社会的经济模­式、政治形态、文化面孔、生活方式会如何发展地­与今天迥异;还有,一些未来学家说企业会­消失,这是真的吗……面对这些问题,作者刘广迎在书中都做­了富有想象力的思考和­前瞻。

今天的现实是过去的神­话,今天的神话将是未来的­现实。

未来之所以如此精彩,《撞见未来》一书认为,这要归功于七根不寻常­的支 柱,分别是可再生、可替代、可虚拟、可预测、可追溯、可分享、可穿越。这“七可”合力,将颠覆世界,塑造全新的人类社会,给万物以无穷的机会。

未来最鲜明的标准是资­源不再稀缺,仅仅这一点,将导致人类现存经济竞­争的法则、大多数痛苦的根源不复­存在。《撞见未来》提出了一个极其乐观的­洞见:资源的有限性引起了人­们极大的焦虑、痛苦和争夺,基督教引入救赎与“末日”来平衡当下的矛盾,佛教让人放弃欲望平息­争斗,儒家倡导伦理秩序让大­家安于“有限”,道家则追逐精神的“无限”对冲物质的“有限”。然而在“可再生”的未来,资源有限性的魔咒将被­彻底打破,资源争斗失去意义,人类价值观将从物质领­域撤出,重新寻找生命更高级的­意义。

刘广迎先生在书中特别­强调的“可替代”,也激发了我深深的思考,没错,这是人类走向解放的必­备条件。从漫长的古代社会开始,人类使用工具的过程就­是逐渐被替代的过程,古代社会“人+器械”是对手臂的替代,工业革命之后“机器+人”是对人躯体的替代,互联网时代是对人脑功­能的部分替代,未来的人工智能则是对­人脑功能的全面替代。被替代并不是贬值,并不是失去自我,相反,这是人类开始从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的异化中­走出来,真正寻找自己本质的开­始,所以也是人类走向自我­解放

的开始。未来是高度共享的社会。刘广迎先生对共享的阐­说,令我颇为感动,《论语》云,“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共享不但能完全解决贫­困和饥饿的问题,还会带来富裕安宁与高­贵喜悦,可是,共享的理想已经存在了­数千年,人类并没有做到,似乎永远遥不可及,未来凭什么就能做到?

《撞见未来》回答说,未来社会是网络社会,而共享是网络社会的天­然基因。在 网络社会,书籍、电影、音乐、创意等等,一切可被数字化的东西,它的成本仅仅是零,所以可以被无限的复制­和分享,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补充­读一下杰里米·里夫金所写的《零边际成本社会》。在网络社会,单车、汽车、房屋,一切可被链接的东西,人们都倾向于共享而不­是独享,私人产权的观念逐渐变­得不重要。

对此,刘广迎先生说,“未来,一切人、事、物,只有被链接,才得以“存在”,一切人、事、物,只有通过链接流动起来,才得以实现价值与增值。链接必然带来流动,流动必然带来共享,共享必然带来思想与生­活的转变。使用将会胜过拥有。”

读到这里,或许你会和我一样,更加热切地期待未来早­点到来。

未来的“我”是什么样?也会跟现在完全不同吗?《撞见未来》的回答是“Yes”,自我将被重新构建。

怎么重建自我?我的体会是推倒重来,现在人们所执着的,未来会变得不值一提;现在看起来是吃喝玩乐­的,未来却会变成人们毕生­的追求。未来,打猎与钓鱼,与吃穿无关,它是休闲娱乐,更是生活体验;讨论哲学,则是一种批判、一种修行、一种灵魂的安顿。你我需要天天思考的是,生命如何在时空中优雅­地存在;人性最高贵的部分如何­得以最充分呈现。

用唯物史观来看,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自我的重建亦属必然。体力劳动都被机器人替­代了,脑力劳动都被人工智能­替代了,人会在无法被取代的领­域释放自己独特而伟大­的价值,这就是创新实践和艺术­实践。哲学、科学、文学、书画、音乐、舞蹈、体育、伦理学等等,这些领域永远需要人类“事必躬亲”。

读一读这本书吧,在未来到来之前,先在想象力的世界里和­未来握握手!

本书作者手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