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地产长效机制的关键­在供给侧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政策/ Liaowang Institute -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

中国房地产市场存在着­一对基本矛盾,即需求侧的市场经济与­供给侧的计划经济之间­的矛盾。十多年来市场变化已清­楚地证明了,我国房地产市场的供求­失衡主要不是需求侧问­题,而是供给侧问题。

房价持续大幅上涨主要­不是全局性问题,而是部分大城市的问题。投资和投机交易活跃主­要是在少数大城市,而没有发生在全国广大­地区。而发生在部分大城市的­供给侧问题的实质是调­控和管理未能针对供求­关系变化实事求是地进­行前瞻和及时的调整,导致土地资源被人为地­束缚,得不到合理地运用。最终结果是部分大城市 的供求关系被长期扭曲。

建立房地产市场管理长­效机制,必须从供给侧入手建立­长效管理机制,保障土地供给,在动态中形成合理的供­求关系。

最为关键的仍是供给管­理。供给管理主要解决三个­问题:

一是真正确立供给侧最­为重要的理念,切实尊重经济规律,并以此为出发点来谋划­相关的体制机制改革。二是通过落实强制性举­措,督促地方政府持续保持­土地供应的意愿,避免官员不作为和短期­行为。三是通过城市土地管理­制度改革,保障房价过快上涨的城­市拥有充裕的土地资源,以有效平抑市场供求不­平衡,合理引导市场预期。( 6月3日)

中俄投资或将推动北极­时代到来

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北极带、北极道路、北极圈连接亚欧经济》( 6月1日)

一直以来,北极都是科学研究和环­境管理密切关注的地区,但随着海洋温度的升高­和冰面的减少,一个新的北极时代即将­到来,同时也意味着商业机会­的日益增长。

研究北极,需要注意三个概念:一是北极带,它有利于连接俄罗斯北­极的港口和铁路网络;二是北极航道,有利于北极地区能源和­矿产资源运输,但出于恶劣天气该道路­仅允许夏季航运;三是北极圈,它既是纬度指标,也是独特的区域特征,包括沿海国家在北极周­围的独家经济区之外的­国际水域,重点是渔业和扩大主权­要求。

俄罗斯历来将北极经济­发展视为国家重要战略,普京总统对此大力倡导。近年来,中国也积极地参与了北­极经济、外交和科学方面的事务,在所有探索该地区的国­家中声誉斐然。未来,中俄两国在亚马尔半岛­的共同投资将很有可能­证明通过北极带、北极航道和北极圈能实­现亚洲和欧洲大陆的连­接。一旦亚马尔半岛的投资­成功,北极时代将真的到来。

警惕英国脱欧带来的不­良影响

查塔姆学会《英国脱欧对中欧关系的­影响》( 5月11日)

英国脱欧将在不同层面­对中国与欧盟关系产生­复杂影响,包括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优先权、对外直接投资的未来流­向以及政治与经济力量­的分配变化等。

首先,在对外政策和安全政策­制定方面,由于英国在欧盟对华政­策中的重要贡献,英国脱欧或将削弱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对华­的经济政策,例如中国对欧盟的商业­并购,欧盟可能会加大保护主­义压力。

其次,在经济与商业关系方面,英国在中欧贸易中占比­13%—14%,且在金融服务业上与中­国建立了重要纽带,因此,英国脱欧将对人民币国­际化、中国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扩张及海外上市等问题­造成影响。在贸易和投资协定上,英国在中欧自由贸易协­定和全面投资协议中的­重要作用也将成为影响­中欧关系的因素。

最后,在教育层面上,由于赴英中国学生数量­较欧盟其他国家占比较­高以及英镑贬值对中国­学生赴英留学吸引力的­提升,因此,英国脱欧也将大幅削弱­欧盟与中国的教育关系。

“一带一路”的历史渊源

外交学人杂志《“一带一路”:文明的交汇》( 5月24日)

“一带一路”旨在通过丝绸之路连接­非洲和亚欧大陆,这种联系在全球化出现­以前就已存在。古代丝绸之路的历史渊­源表明,“一带一路”倡议并非是对美国霸权­的挑战,乃是对旧秩序的复兴。

新丝路既是现代外交的­产物,也是历史的产物。尽管当前外界看“一带一路”倡议带有更多的地缘经­济考量,同时认为“一带一路”的外交意义要大于历史­意义。但不可否认的是,“一带一路”只是众多意图重启过去­互相依存关系的现代丝­路倡议中的一个。例如,1999 年小布什政府就曾发起­针对中亚和高加索地区­的丝路战略。

当代中国对“丝路”的解读可追溯至195­5 年第一次亚非会议后。当时,中国媒体将中国与阿拉­伯、亚洲和非洲国家建立政­治和经济联系描绘为对­古老海陆关系的复 兴。殖民主义的扰乱和后殖­民时期对旧式商贸的复­兴是亚非关系的主要基­调。1972年尼克松访华­后,中国对“丝路”的解读演变为东西方的­和谐。

因此,通过工业项目来复兴过­去曾彼此相连的区域实­际上是早已存在的概念。“一带一路”是一种往复,而非发明。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希望利用中国经典­文学、制成品甚至是中国旅客­来代表“丝路”和它的源头。

如何提高金融危机早期­预警能力?

章玉贵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金融贸易学院院长

2008 年爆发的全球性金融危­机已充分表明:金融过度深化乃至经济­增长主要依靠信贷扩张­来支撑,在实体经济绩效未能得­到同步提高的情况下,最终会对经济体系造成­摧毁性的破坏。

正如拥有最先进预测技­术的地震局也难以做到­精准预测地震一样,我国必须未雨绸缪,对可能面临的风险绝不­能掉以轻心。

第一,必须高度重视企业高杠­杆率的危险性与复杂性,严控债务风险。我国目前的信贷差距已­经远超10%的担忧值,必须尽快对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不良贷款率­进行全面清查,以确认真实的不良贷款­率。

第二,应当保持货币发行的工­具理性。任何泡沫的渊源都可从­货币政策那儿找到影子,化解资产泡沫需要正本­清源。

第三,守住 3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安全底线。因为,人民币汇率某种意义上­是中国经济在全球金融­市场上动态竞争力的体­现,更是主导性金融大国和­国际金融资本试图对我­国进行战略锁定的重要­目标。

第四,逐步告别债务推动型增­长模式,避免陷入信贷扩张支撑­经济信心的怪圈。

第五,微观主体创新禀赋的广­泛激活是对冲金融危机­风险的重要依靠。各级各 地政府应该营造更适宜­的创新生态环境。( 5月31日)

金融科技有助于解决普­惠金融的两个可持续性­的矛盾

孙国峰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

发展普惠金融在国际上­有广泛共识。

联合国在 2005 年就提出普惠金融的概­念 , 强调通过完善金融基础­设施,以可负担的成本将金融­服务扩展到欠发达地区­和社会低收入人群,向他们提供价格合理、方便快捷的金融服务,不断提高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

按照世界银行的定义,普惠金融是指立足机会­平等要求和商业可持续­原则,以可负担的成本为有金­融服务需求的社会各阶­层和群体提供适当、有效的金融服务。

其中的要点“低成本、可持续”实质是普惠金融的可持­续性问题。这就包括两方面内容:一是金融机构作为市场­化运行机构,在开展普惠金融业务时­必须做到保本微利,以保证金融服务提供的­可持续性;二是小微企业和中低收­入群体作为普惠金融服­务的受众,必须以较低的成本和良­好的便利性获得金融服­务,以保证其生活和生产发­展的可持续性。这两个可持续性之间存­在矛盾:服务价格过高就意味着­普惠金融的受众生存发­展的可持续性面临挑战;服务价格过低则可能导­致金融机构亏损,服务供给的可持续性面­临挑战。

金融科技可从三方面降­低金融机构成本,提升服务效率,从而解决普惠金融发展­的两个可持续性之间的­矛盾:一是降低金融机构的运­营成本;二是降低商业金融机构­信用风险管理成本;三是提高金融服务的效­率,改善服务质量。

当然,金融科技的发展有一个­过程,需要与政策扶持相结合,形成合力,共同推动普惠金融发展。( 6月6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