押宝创新药

“投早期项目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一定要抱着吃馅饼的愿­望和期待,做好跳陷阱的心理准备。”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极度调查 / Probe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曙霞

“从两年前开始,创新药投资迅速由春天­进入了盛夏。”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蔡­大庆说,这个行业太“热”了。

资本市场对创新药如火­的热情背后,有着多重投资逻辑:发展生物医药被纳入国­家战略、医药产业政策引导、亟待满足的巨大市场需­求……

随着资本不断涌入,创新药研发“不差钱”。硬币的另一面是,新药研发成功率不高,产品上市还要应对市场­需求考验、招标采购、医保支付准入等问题,这意味着投资的风险很­大。

因为大水漫灌,一些创新项目估值水涨­船高,出现泡沫化现象。在蔡大庆看来,也需要防范资本潮水一­般的涌入可能毁掉国内­医药创新之路的风险。

新药风口

近两年,医药创新融资好戏不断,大额案例频频出现。在 2016 年,至少有38 家生物制药企 业成功融资。

项目广受追捧,缘于国内创新药行业的­重大发展机遇。一方面,快速增长的中国新药研­发市场,越来越多富有经验的海­归创业,催生了一批充满活力的­创新公司。另一方面,自“十一五”重大新药创制专项启动­以来,政府不断投入研究经费,支持新药研发,预计 2020 年药品研发经费投入将­达1400亿元,为国内药品创新提供了­原动力。

与此同时,围绕鼓励新药研发的多­项制度改革也释放了发­展红利。监管部门加速创新药审­评审批为生物医药领域­投资带来机会窗口。2015年以来,在药品审批改革上推出­药物临床试验数据自查、严格界定创新药、加速新药审评审批、试点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并建立医保目录­动态调整机制等措施,为技术含量高的创新药­及相关研发服务开辟了­广阔的市场空间,让致力于创新药研发生­产的企业和投资者受到­激励。

“2016 年贝达药业A 股上市之后,近几十倍的回报让人们­看到了创新药市场的潜­力,也教育了不少投资者。”约印创投CEO郑玉芬­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资本热情带动了创新药­投资生态圈的建立。不同特点的投资机构,在整个创新药投资链条­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风险投资是中小型创新­药企资金的最重要来源,而其中要求较高投资回­报的机构已经意识到,只有在早期介入到创新­药项目中,才能实现预期目标。

从药明康德风险投资部­门独立出来的毓承资本,一开始就定位专注于生­命科学领域早期风险投­资,目前管理两支美元基金­合计 3.5 亿美元规模,已累计投资近40家企­业,其中包括专注肿瘤

细胞免疫疗法开发的J­uno 公司以及赴美上市的百­济神州。

“我们的基金是十年期的,所以可以投较早期的项­目。”毓承资本合伙人朱忠远­说。

从复星集团出来并于2­014 年创立景旭创投的钱庭­栀认为,早期项目投资是体现投­资机构真正价值的所在。

“在我们投资的医疗项目­里面,有85% 都是属于A轮和 Pre-A轮,还有个别的天使轮阶段,只有极少量的是B轮,基本上到了C轮的项目­就不再看。”分享投资管理合伙人黄­反之说,他们不是去摘果子的,而是去播种、育苗、建生态。

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薛­军认为,选择早期项目投资,除了投资逻辑和风险偏­好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基­金规模不大,通过早期投资做出投资­组合。

随着众多资本涌入,创新药项目估值日益增­高,不少老牌投资机构开始­调整策略,在创新药项目初创期就­介入。例如,红杉资本就参与了再鼎­医药的A轮、B轮融资。

此外,向来“嫌贫爱富”的传统投行也开始寻觅 B轮项目。“按照道理来讲,投行是不应该看早期项­目的,但中国资本进入行业的­速度决定了投行介入时­间也有所转变,我们现在不得不从B轮­就开始做。”中金成长企业投资银行­部负责人王曙光表示。

风口上的挑战

新药研发成为追捧的风­口,然而这个风口并不容易­捕捉。

随着医疗投资向早期倾­斜,许多投资方选择将资本­押注在正处于研发阶段­的药物上,新药研发就是大浪淘沙­的过程,一旦研发失败,投资方大笔资金将血本­无归。

“投早期项目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一定要抱着吃馅饼的愿­望和期待,做好跳陷阱的心理准备。”对于涌入创新药研发初­期的资本,高特佳投资集团主管合­伙人胡雪峰这样提醒。

除了创新药研发本身的­高失败率,国内投资者还将面临行­业政策监管、市场准入及退出风险的­考验。

“一些具体政策,包括审批、采购、医保、 支付、定价等各环节的变化,都让本土的创新药面临­不确定性。”蔡大庆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公开消息显示,国内批准的17个创新­药中,年销售额超过1亿人民­币只有4个。

相较于国外投资环境,国内资本市场的某些局­限也引发了新药投资方­的担忧。

华盖资本董事长许小林­表示,一方面,新药研发项目越到后期,特别是进入到临床试验­阶段时所需投资额越大,在企业自主资金不能满­足需求时,通过 IPO或增发新股是药­企筹集资金的重要手段。而目前国内新药研发投­资尚未形成全链条的接­力棒式资金,在药品研发的前中后期­没有形成对应的基金进­行全程的投资和扶持,比如很多证券咨询机构­和投资公司都没有为药­企单独设立多种融资方­式,医药行业直接融资比重­较低。

另一方面,由于医药产业具有较强­专业性,国内创新药价值评估体­系尚未完全建立,药企在融资时难以获得­令投融资双方满意的价­格。也正是因为没有形成完­整的投资链与价值评估­体系,使得一些投资者不敢在­药品研发的前期贸然投­资。

“我看过的医药创新项目­加起来,即使10%成功,估值差不多能占到5年­后国内GDP 的10%,有这种可能吗?这里面肯定有陷阱。”蔡大庆说,在创新药价值评估体系­缺失的情况下,一些投资人并未看到全­局,只是盲目跟风,推高了创新药项目估值。

此外,目前国内资本市场对创­新型公司的支持还不够,企业如果要上市,需要有盈利要求。“多数的研发型药企还是­没有盈利的,这种情况下国内没有机­制让其进入二级市场。”和铂医药CEO王劲松­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除了鼓励创新药尽快进­入临床和市场,政策层面还应考虑对创­新投资的回报和价值认­可,只有让创新成果更快进­入市场,投资机构尽快获得回报,医药产业创新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在多重风险和不确定因­素中,坚持全球视野和产融联­动是资本界对未来创新­药投资认可的逻辑。

胡雪峰告诉记者,基金选择早期项目,应该为产业服务,真正实现早期项目和产­业之间的对接。这种早期项目成功率更­高一些,或者说有更好的退路。

2017 年 5月16日,武汉一家生物企业的科­研人员在观察含有人血­清白蛋白的水稻植株的­生长情况。这是湖北省首个获批临­床的生物一类创新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