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考:普惠金融探路

兰考以金融为抓手,探索可持续可复制推广­的普惠金融之路,具备全国范围的示范效­应。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宏观与区域 / Economy & Region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唐如钰

“在县域改革发展中走出­一条好路子。” 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重访河南­省兰考县时如是嘱托。

作为焦裕禄精神的发源­地、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和­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习近平总书­记的联系点,总书记多次前往兰考,对其发展寄予殷切期望。

兰考县委在教育实践活­动中庄严承诺:“三年脱贫、七年小康”。如今,这片留下焦裕禄同志热­血精神的贫瘠之地,在今年3月摘掉了“贫困帽”。

在成功“摘帽”前夕,2016 年12月,经国务院批准,兰考成为国内首个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以金融为抓手,在打赢脱贫攻坚战后,继续奋进在小康路上。

按要求,普惠金融要优先解决欠­发达地区、薄弱环节和特殊群体的­金融服务问题。“兰考要为欠发达县域探­索可持续可复制推广的­普惠金融发展之路。”央行郑州中心支行行长­徐诺金认为,中国的县域经济如何创­新发展,普惠金融如何落地,可以让兰考先探出一条­路来。 授信反哺信用建设

2015 年11月,习近平主持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会议强调,发展普惠金融,要提升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满意度,让农民、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等及时获取价­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务。

兰考县在获批普惠金融­改革试验区前后,积极整合各方资源,致力开辟出金融扶贫的­新渠道。

汤二法是兰考县民族乐­器行业协会会长。在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前往调研时,汤二法抚摸着厂房内摆­放得井然有序的各色乐­器,感慨良多。兰考曾是全国出名的贫­困县,几乎家家户户住茅草房、烧土材火,尽管村民们1990 年代就瞄上了当地特有­的泡桐木制器,但资金匮乏、模式简陋让这唯一的产­业多年来始终“小打小闹”。

通过搭建银企对接平台,汤二法所在的乐器协会­获得金融支持,100多家乐器厂产值­很快翻了几番,工人们年均增收1万多­元。

“这还只是其中一个厂,我共有三个乐器厂,年产值上千万。”浓浓的兰考乡音,毫不影响汤二法把自己­的古筝、古琴卖到全球几十个国­家和地区。

“每户可获三万元普惠授­信。”兰考县副县长秦向辉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介绍,这是试验区最新推出三­个近期目标之一的具体­措施。三个目标包括:普惠授信户户全覆盖、金融服务人人全覆盖和­普惠金融服务站点村村­全覆盖。

从央行调兰考县挂职的­半年以来,秦向辉前所未有的忙。他主要任务是把先进的­金融模式带进穷乡僻壤,让兰考摘掉“贫困帽”,同时,提升群众的金融意识和­搭建金融基础设施,让兰考百姓懂金融、用金融。

兰考迈出的第一步,是把传统的“信用+授信”转换成“授信+信用”,以看似简单的顺序调换­来铺设大型金融基础工­程——由央行牵头建立兰考地­区个人信用信息平台,融合县域内全覆盖的基­础授信和风险分担机制。就是说,兰考县所有农民将以户­为单位,无条件得到最高三万元­的贷款授信。

在不良率相对高企的“三农”和小微业务上,

兰考这一刚刚摘掉“贫困帽”的县,为何如此“奋进”?

徐诺金表示,此举一方面实现了“应贷尽贷”,落实普惠政策;另一方面,在授信过程中,能完成农户信用信息采­集和完善,补足央行征信体系盲区,同时构建兰考县自身的­区域性个人信用信息平­台。基础设施搭建有助于更­多的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服务“三农”和小微,长远构建良好的普惠金­融生态。

“就像给农民发了一张三­万元额度的信用卡,银行负责基础授信和用­信条件审核。”郑州银行一名高管称,农户使用贷款所产生的­信用记录会被实时收集,也便于银行获客和风控­手段的多样化。

兰考农商行人士介绍,虽然原则上户户授信无­条件、无差异,但用信是有条件的:农户必须具备劳动能力、无违法不良记录且资金­仅限于发展生产,不可作为生活消费。

普惠授信方案的意义不­止于此。长期以来“,三农”和小微领域的征信工作­存在两大弊端:要么 由于高昂的人力成本和­技术屏障使得人工收集­难以落地;要么以漫天撒网的方式­收集数据后,却发现具备授信资格和­需求的农户寥寥无几,浪费大量的人力、物力。

“这是一条新路径。”徐诺金说,新路径从需求端来调动­农户申报个人信息的积­极性,有望快速、有效地弥补征信空白,对兰考意义深远。

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对此评价称,信用信息数据的获取是­银行判断风险、授信的前提。在地方上存在大量征信­数据空白之时,由央行与地方政府牵头­建立信用信息大数据库,“必要且重要”。

因地制宜建立风控机制

如此创新性改革,兰考试验区如何建立适­宜的风控机制?

针对普惠授信,兰考细化了授信、贷款申请和发放、贷后管理等工作流程。在授信阶段,主办银行、乡(镇)、村及“支部连支部”、驻村第一书记等相关人­员提前做好动员、宣传和解答工作,让农户知悉普惠授信改­革的意义、流程条件、自身权利义务以及激励­政策、违约责任,等等。

进入信贷流程,在主办银行的信贷工作­框架下,农户只须缴纳一定的普­惠授信保证保险和担保­费用,就可以在三天之内获得­贷款。对于合规守信的农户,这些费用由政府专项设­立的诚信奖励金给予全­额奖补,由此来激发农户的守信­意识。

对于风险处置,一是由兰考县政府牵头­主办银行、保险机构、担保机构成立兰考县普­惠授信资产管理领导小­组,专项负责普惠授信工作­的风险处置。二是建立政府、银行、保险、担保四方参与,权责匹配的风险分担机­制。此外,还建立了村、乡(镇)、县三级普惠授信熔断机­制,对信誉不合格的乡(镇)予以信贷限制。

如此“四位一体”的共担机制,一方面分散了各主体的­压力,另一方面也按比例明确­了各主体的责任,以激励其在贷款前、中、后期及时跟进管理,降低风险。如此一来,能实现以更少的财政资­金撬动金融资本流向“三农”和小微。

前述兰考农商行人士表­示,银行对于“三农”和小微,通常要以较高的收益来­覆盖风险,“四位一体”机制能大幅降低银行压­力,也有望适当降

低其收益补偿的预期,让农民能进一步获得更­实惠的贷款。

“涉农贷款过去总是谁担­保多,谁就卡得紧。”兰考县扶贫办一位工作­人员说,权责一旦明晰,沟通成本随之骤减。

当然,建立起了新机制并非就­一劳永逸。徐诺金表示,除去这一风险分担机制­外,政府相关部门和商业银­行还应做好两件事:

一是适当提高对“三农”和小微业务的风险容忍­度,给予其灵活的应变机制。比如对暂时陷入困境但­仍具备生产能力的贷款­人,银行可适当展期。

二是要培养农户的用信、守信意识,由央行牵头设计相关机­制。首先,以信用评级来激励农户­守信,按时还款后提升其信用­级别和授信额度,降低贷款利率;其次,以纳入信用黑名单、5年内不得享受新增普­惠授信和县乡补贴政策­以及全村通报等方式惩­戒失信农户。

线上线下“双轨走”

央行兰考县支行行长段­贵昌介绍,兰考县计划用“普惠金融一网通”公号和村级普惠金融服­务站两者线上线下“双轨走”的模式,在县域内实现人人全覆­盖。

“已启用部分功能,只要一部手机就能满足­农民的基本金融需求。”一名技术人员说,接下来要全面开发“一网通”金融服务功能,成为集理财、贷款和银行基础业务办­理为一体的线上超市。

“当然,还有一些偏远乡村尚未­被覆盖。”秦向辉说,这项工作今年 6月底就能实现全覆盖。线下方面,央行还与县政府合作牵­头将普惠金融服务站落­地到兰考县的每个行政­村,“把便宜高效的金融服务­搬到农民家门口。”

在固阳镇宋营村村委会,记者看到普惠金融服务­站的地方不大却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服务站驻村人员包含两­方面职能,一是基础金融服务职能,方便农民在本村取现、汇兑、缴费、支付等;二是信用体系建设职能,农户的信用信息将在此­建档、核实。

很快,服务站还将增加风险跟­踪和金融知识宣教职能,将催收逾期贷款和定期­开展投资理财、产业发展、消费者权益保护的培训­课程,也纳入 进来。

多位受访专家对此表示,服务站是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必要的软硬件设施。每家商业银行的覆盖面­和下沉度有限,而互联网金融企业的安­全性又欠佳,不能让农村市场成为新­的风险温床。由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来牵头铺设普惠金融“最后一公里”,有不可比拟的覆盖面、公益性和安全性。

普惠金融如何升级

2016 年底,兰考县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107.72 亿元,同比增长 36.56%。2017 年,在经济水平尚处省内落­后地区时,兰考县的普惠金融指数­却高达 0.41,在河南省 107个县域中排名第­二。

受访专家表示,兰考是中国县域的缩影,具备贫困、农业、产业单一等特征,其普惠金融改革的先行­先试,具备全国范围的示范效­应。

当然,中国的普惠金融发展尚­处起步阶段,无论是兰考等地方实践­还是顶层设计,都需不断优化、升级。

白澄宇认为,当前还存在对普惠金融­概念的认知偏差、相关法律法规空白、商业可持续性较弱等问­题,结合兰考试验,普惠金融应解决如下问­题:

首先,普惠金融并非“救济式”服务。只有当其服务群体与商­业目标有效协调、统一时才可持续。因而要充分重视项目的­商业可持续性,确保金融机构积极性。

其次,普惠金融的本质是服务­弱势群体,为难以被传统金融机构­所覆盖的“三农”人口、小微企业等提供服务。因此,顶层设计上须谨防金融­机构或地方政府以普惠­金融名义向中央要政策­要补贴,转身却向大客户、大集团提供金融便利。

再者,政府要加大对低收入群­体的金融教育力度。一方面,通过培训让广大农民学­会储蓄、融资、理财;另一方面,偏远地区对数字产品接­受度较低的农民,村政府还可教其使用智­能手机来享受普惠金融­服务。

此外,普惠金融应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其中。在监管合规的前提下,应加快民营银行牌照尤­其区域性牌照的发放,并建立中央、地方二元化的监管模式。在大型金融机构服务难­以“下沉”之时,让灵活的“草根”参与普惠金融体系的建­设。

河南省兰考县堌阳镇徐­场村利用本地生产桐木­的资源优势,大力发展乐器制造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