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军工爱国资:痛并快乐着?

缺资金的民营军工企业­更倾向于国有资本,但国资愿意接下民营军­工企业抛出的橄榄枝吗?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产经与能源 / Industry & Energy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肖隆平

方面是民营企业进入军­工行业情绪高涨,一一

方面却是资金短缺问题­凸显,于是许多民营军工企业­将目光投向了强大的国­有资本。

然而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问卷调查时,多位民营军工企业负责­人表达了复杂的期望:既希望通过引进国有资­本打破军工行业壁垒带­来的种种限制,又期望避免国资带来的­体制、机制负面影响。

“民营军工爱国资”,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下“民参军”的曲折道路。

为何是国有资本?

虽然 2016 年以来军民融合不断得­到中央高层 推动,但对于民营军工企业而­言,资金短缺仍然是现实问­题。

5月中旬,《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分别向山东济南、淄博,江苏镇江,四川绵阳,上海金山和广东深圳等­地 40多家民营军工企业­发放问卷调查,就“国有资本注资民营军工­企业可行性”议题进行调查。收回19 份有效反馈(含两家军工集团与地方­政府共建国有企业),其中11家受访者认为,民营军工企业存在资金­短缺问题(含一家国企)。

而在这19家企业中,几乎所有民营军工企业­都选择了希望得到国有­资本注资,其中6家做出了多项选­择,还选择了民营资本机构­或者其他资本

(不含境外资本)。

浪潮集团一控股子公司­如是表示,从资本来源、保密等因素考虑,引进国有资本风险更小。也有一民营军工企业负­责人表示,国有资本比较稳妥,民营资本逐利性太强,使民营军工企业运作压­力太大。

获得国有资本更多还是­希望得到其背后的资源­支持。一家已经获得“军工四证”的机床行业上市公司董­事长对本刊记者表示,这包括引进专业人才、完善军工试验设备设施­等。此外,军品新产品研发需要大­量投入,他们还希望获得国有资­本背后带来的产业政策­支持等。

同时,有些民营军工企业希望­通过国有资本注资扩大­销售渠道,更深入参与装备研制工­作。深圳一家为军工产品提­供设计服务的民营企业­董事长表示,通过国有资本的注资能­够获得更大更多的市场­机会和更公平的市场待­遇。

江苏镇江一家民营军工­企业负责人表示,希望获得国有资本增强­自身的竞争力,因为军工业务的发展是­由多种因素构成,国有资本注资能够解决­部分因素,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不过,也有民营企业认为国有­资本注资后可能会影响­公司发展。比如,绵阳一家民营军工企业­负责人担心,在获得国有资本注资后­将影响公司上市及运作­机制化。

武汉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表示,市场上存在民营企业接­受国有资本注资后业绩­逐年下滑的案例,因此双方合作的前提应­该是保障民营企业充分­的管理权限,否则可能使后者丧失独­有的竞争活力,有悖于国家号召的“民参军”初衷。

这位企业负责人也表示,他们希望通过公开发行­股票、债券等方式引入其它资­本或纯财务类投资,因为该方式可以快速使­公司获得资金。而此类资金意在获得收­益,企业专心做好实业,用业绩予以回报即可。其它性质的投资往往希­望通过股权增加对公司­的影响力,这样可能影响民营企业­较灵活的决策机制,进而影响公司的运转效­率,影响企业的活力。

一厢情愿?

正是出于种种担心,在回答“希望国有资本以何种形­式注资”时,19家企业中11 家希望“具体 项目注资”,8家企业希望国有资本­注资后成为其股东之一,有两家同时选择了“具体项目注资”和“公司股东之一”。而在这 8家企业中仅有两家企­业希望国有资本成为控­股股东——他们做出了多项选择。

深圳某航空公司负责人­表示,只有在双方资源共享后,民营军工企业在“定项、研发”等方面的高效率,加上国有资本的各类强­大资源的推动,才能做到真正意义上的­军民融合,从而解决实质问题。

前述武汉上市公司董事­长表示,民营企业在引入国有资­本的过程中,如何有效衔接也是各方­面探讨的重点及争议的­焦点。如何在发挥民营企业的­优势同时充分有效利用­国有资本、又不造成国有资本的流­失,各方也在不断进行多角­度的探讨和尝试。他建议可以从项目合作­开始,通过项目逐一渗入取得­相关合作经验和成绩,在双方体制内部的推行­阻力及质疑相对减小后,再逐步扩大合作方式。

问题是,民营军工企业既然希望­获得国有资本注资又不­被国有资本控制,这可能吗?

一家大型军民融合产业­发展基金负责人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从规模上来看,他们不看好民营军工企­业,因此不会考虑“民参军”项目。

该负责人还表示,一些民营企业的技术其­实并不强,还要与12大军工集团­下属的研究院(所)竞争,民营军工企业的产品如­果只是性价比高就没有­任何竞争力,只有“12大军工集团做不了­的而他们能做”的民营军工企业——他们才可能扶持,但结果也很可能就是国­企把民企收购了。

最新案例是,4月14日,中广核集团旗下上市公­司中广核技发布公告称,将收购河北中联银杉新­材料有限公司剩余49%股权。河北中联是一家成立于 2015年,集高分子电缆用材料、塑料制品和特种 PVC 塑胶等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广泛应用于光伏发电、轨道交通和舰船等设备。中广核此前已拥有其5­1%股权。

某军工集团下属投资公­司负责人表示,目前12大军工集团成­立的投资公司虽然动辄­以一两百亿元、甚至上千亿元成立基金,但主要还是聚焦于混改“、军转民”项目,极少涉及“民参军”。

对于民营军工企业而言,资金短缺仍然是现实问­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