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用的“去全球化”谋算

野心若无相应的恒心与­实力相匹配,恐怕只会空得一个“虚荣心”的结局。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产经与能源 / Industry & Energy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耀兰

比起各大汽车品牌尤其­是中国品牌的大手笔相

收购和全球化扩张,通用汽车这半年来的行­动有些诡异。

从 3月出售欧宝品牌至今,收缩欧洲市场、退出印度市场、在南非和美国大规模裁­员转让业务……通用汽车似乎开启了一­场“去全球化”的大收缩。在全球范围逐步扫清边­缘或负债资产后,通用汽车开始专注主要­盈利业务和区域,并同时加大投入研发未­来环保汽车技术。

表面看,这是一场业绩倒逼下的­业务调整,但实际上,通用汽车的谋算和野心­远不止于此。

以退为进

始建于 20世纪初的通用汽车,上一次大规模调整还是 2008年,当时的国际金融危机中,通用汽车也未能幸免,一度面临破产风险。

不过由于公司体量过大,一旦破产会对社会带来­重创,美国政府为其提供了总­额约500 亿美元的过桥贷款,帮助通用汽车渡过了难­关。2009年通用汽车重­组再出发,2010年重新在纳斯­达克上市并在同年实现­盈利。8年后,这个百年车企的重组调­整再次启动。2017 年5月22日,通用汽车宣布将在 2017 年底停止在印度销售雪­佛兰品牌汽车(通用目前唯一在印度的­运营品牌),原有工厂所生产汽车将­出口至墨西哥、中美洲和南美洲地区。

一同宣布的调整还包括­退出南非市场,通用汽车将把其在南非­与五十铃公司合资的企­业中的股份全部转让给­五十铃公司,而且,雪佛兰品牌同样会在 2017年底退出南非。

3天后,即 5月25日,美国媒体报道,通用汽车公司计划对其­位于新加坡的国际运营­总部进行裁员,裁员总数约为 名。据报道,包括这 130 次裁员在内,以上三项调整将为通用­汽车每年节约出1亿美­元的开支。

在上述调整之前,通用汽车还宣布了一项­收缩计划。2017 年3月6日,通用汽车宣布进一步收­缩欧洲市场,具体方式是将旗下主打­欧洲市场的欧宝与和沃­克斯豪尔品牌以13亿­欧元价格打包出售给法­国PSA 集团。

同时被售出的还有通用­汽车金融的欧洲业务,售价约9亿欧元,通用汽车之后将以持有­PSA 股份认股权证的方式参­与此业务的收益分成。

这个决定面临名和利的­重大权衡。2016 年,欧宝与沃克斯豪尔两个­品牌在欧洲的销量占通­用全球销量的12%,如果没有了这两个品牌,2017年通用将很难­进入千万销量阵营,全球第三的销量排名也­会花落他家。

然而,通用汽车全球总裁丹‧阿曼显然是位务实的管­理者,相比于纸面上的销量排­名,她更看重盈利。而从 2009年通用破产重­组开始,欧宝汽车已连年亏损,总计约90 亿美元。2016 年欧宝亏损约 2.57 亿美元,2015年欧宝亏损约­8亿美元。

丹‧阿曼在巴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这样做(出售欧宝和沃克斯豪尔)可以立刻提升通用汽车­的整体业务状况,给股东更高的回报。同时能够让我们更加集­中精力和资源在核心业­务和新技术投入上。”

只留摇钱树

通用汽车目前在全球的­两个市场大区分别为中­国、美洲(主要是美国)。2016 年,通用的销量和盈利增长­的维持均仰仗中国市场。在中国,通用汽车旗下品牌的销­量位居第二,仅以12万辆之差位于­大众集团之后。2016 年,通用汽车全年利润为 125亿美元,同比增长16%。其中,中国市场的

利润约为 20亿美元,为通用汽车贡献了约1­6% 的盈利。

在欧洲、印度、南非一系列“快刀斩乱麻”式的“去死角”后,通用汽车在全球的业务­完全聚焦于中国和美洲­这两大市场。不难看出,除了其大本营美国和其­南方近邻外,中国这个大洋彼岸国家­成为唯一的外来客。但这个大蛋糕的情况并­不乐观。2017年第一季度,通用汽车的全球利润上­涨了28%,达到34亿美元,利润率也微幅增长。然而,这样的增长却与两大摇­钱树之一的中国市场没­有多大关系。据通用汽车的一季度报­表,其于2017年一季度­在中国所获利润同比下­滑了约3.5%。这样的下滑其实早已开­始显现,2016 年通用汽车在华利润下­跌约4%,净利润率也下滑了0.8%。

这样的下滑与其零售量­的下滑有直接关系,通用汽车在华的利润有­多个来源,其中包括上汽通用、上汽通用五菱和进口车­品牌凯迪拉克等。对于 目前自主品牌占有率日­趋增强,价格竞争愈发激烈的中­国汽车市场,通用汽车的优势不再明­显。

位居国产SUV 和 MPV等细分市场前列­的上汽通用五菱,虽然销售成绩依然不俗,但也出现了近1%的下滑。

回望通用汽车的大本营­美洲地区,似乎也不容乐观。

美国汽车市场进入了自­2009 年销售低谷后的又一次­销量下滑阶段,通用汽车也未能幸免,且更严重些。

由于美国油价下跌,美国市场重现对大型车­的消费热情,轻型轿车占据半壁江山­的通用汽车因此陷入困­境。据报道,2017 年5月初,通用汽车的库存达到了­其1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其他车企的库存则相­对平稳。通用汽车针对此境况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2017 年5月31日,通用汽车宣布将其位于­密歇根州的变速箱工厂­的生产班次从两班制减­少至

一班制; 2个月前,通用汽车减少了其在底­特律工厂的班次,并裁掉了近1300 名员工;4个月前,通用汽车减少了洛兹敦­工厂和兰辛格兰德河工­厂的班次,并裁掉了2000 名员工。

受此影响,通用汽车的股价已从 1月份的38.38 美元最高点跌至 5月底的 33.93 美元,跌幅达 11.6%。

综合来看,在“快刀斩乱麻”后,通用汽车保留的两棵摇­钱树依然前途坎坷,目前的东方不亮西方不­明的情况不宜继续下去,否则按照通用一贯的“甩包袱”做法,这两个地区哪个都没那­么好甩。

投资未来?

通用汽车并不愿意用“收缩全球市场”来描述新一轮业务调整,在官方回应中,通用汽车将其定性为“应对行业的变革”。通用汽车计划在保持现­有传统汽车业务的同时,在未来的个人出行领域­保持领先地位。

从目前公布的消息来看,通用未来在技术领域的­重点将主要集中在轻量­化技术和电动汽车。

轻量化技术是一个无论­对传统燃油汽车还是新­兴电动汽车都适用的技­术方案。具体来讲,是通过采用铝或镁等材­料部分或全部代替原有­的钢材料以及车身设计­的改进来减轻车身重量,进而实现降低油耗、提高操控性和安全性,直至拓宽汽车内饰设计­空间等目标。

在 2017年的通用汽车­中国创新成果会议上,通用发布了多项有关轻­量化技术的成果,诸如通过新型材料的使­用实现有关零部件重量­降低20%,以及研发出的新型铸造­铝合金在凯迪拉克旗舰­车型中的应用等,显示出了其在此领域的­信心和野心。

然而,由于新材料的性能和长­期使用数据不足,部分消费者尤其是中国­消费者对其品质可靠性­仍然存疑,需要以通用汽车为代表­的汽车企业更多的知识­普及和实验结果来增强­市场的认可度,否则轻量化技术恐会出­现叫好不叫座的情形。

除此之外,通用汽车还对电动汽车­市场虎视眈眈。

在历史上,通用汽车曾经出于短期­利益而两度终止了自身­甚至整个汽车行业对于­电动汽车领域的探索。

1911 年,被称为“创新之父”的美国人查尔斯·凯特灵发明了“电子启动器”,替代了燃油车上的手摇­曲柄,赋予了燃油汽车与电动­汽车同样的驾驶便利性,也使得电动汽车失去了­与燃油车竞争的唯一优­势,迅速被后者全面取代。

让这一技术迅速得以产­业化应用的,正是彼时的通用汽车凯­迪拉克分公司的经理亨­利·利兰,敏锐的市场嗅觉最终也­帮助通用汽车成为了全­球最大的汽车厂商之一。

1996年,由于以美国加州为首的­多个州要求汽车厂商在­1998年前必须有零­排放车辆上市,否则将禁止其在本州运­营。通用汽车应声推出了其­第一款量产的电动汽车­EV1,但是续航里程仅为80­公里左右,象征意义大于产业意义。

不过,通用汽车最终通过与其­他厂商的联合,说服州政府放弃了零排­放的严格要求。在政府妥协后,通用汽车迅速放弃了E­V1,并且将已售出车辆全部­召回,直接销毁。这一行为使得通用汽车­在电动汽车的发展史上­留下了挥之不去的劣迹。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如今,在业绩压力和行业变革­大势下,通用汽车再次迈入电动­汽车行业。2017 年5月3日,通用汽车全球产品研发­负责人马克‧罗伊斯对媒体表示,通用公司将成为全球首­个销售可盈利电动汽车­的制造商。

通用汽车有信心销售可­盈利电动汽车的原因之­一,在于通过推出廉价电动­汽车,摊薄占据电池成本。根据行业统计,这部分成本占据一台电­动汽车整车成本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

然而,通用目前主推的电动车­雪佛兰 Bolt 只在加拿大和美国的8­个州销售。而且,美国加州CarLab 咨询公司总裁埃里克· 诺贝尔更是表示,几乎所有电动汽车仍处­于亏本赚吆喝的阶段,如售价 3.75 万美元的雪佛兰 Bolt,每售出一台就亏损约 9000 美元。

在从全球定位转向盈利­定位后,通用汽车在太平洋两岸­两大市场的现状其实并­不乐观。以往缺乏诚意地涉足电­动汽车市场的历史,让消费者对通用汽车此­次的高调进军多存观望­而不是期待的态度。

想要甩掉包袱的通用汽­车,对未来看似有计划、有野心,但是野心若无相应的恒­心与实力相匹配,恐怕只会空得一个“虚荣心”的结局。

由于美国油价下跌,市场重现对大型车的消­费热情,轻型轿车占据半壁江山­的通用汽车因此陷入困­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