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特斯拉,蔚来底气何在?

“比特斯拉走得更远”,到底是假把式,还是真功夫?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产经与能源 / Industry & Energy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张安彤

侠世界的江湖中有个规­律,凡叫嚣得最猛的,武

不是身怀绝技,就是自以为身怀绝技。这个规律置换到如今火­热的互联网汽车行业,大多适用。

从陷入危机的乐视,到一干停留在PPT 造车阶段的企业,短短一两年时间,人们已经见过太多光打­雷不下雨的假把式。而最近一家被公众摆上“审视桌”的企业,是蔚来汽车。

这家汽车公司主攻电动­汽车,年龄不到三岁,号称含着大牌投资人的­金汤匙出生。最近它大动作频频,先是跑到德国纽北赛道­跑了个圈,刷了个记录,拿下“全球最快电动汽车”的名号;紧接着又完成C轮融资,整体估值在20 亿美金以上;随后又在6月1日与德­国大陆集团签订战略协­议,深化智能电动汽车领域­的合作,完成了一级供应商的布­局。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蔚来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不止一次地“叫板”特斯拉,直言“会造一辆比特斯拉走得­更远的车”,顺水推舟之下,业界也将其置于特斯拉­对标者的微妙位置。

事实上,对标特斯拉早已成为众­多互联网造车企业或明­或暗的共同目标,蔚来的这一句“比特斯拉走得更远”,到底是假把式,还是真功夫?

比特斯拉快?

11年前,特斯拉创始人伊隆•马斯克在一篇博客中宣­布了特斯拉的规划布局,先以一款高性能电动超­跑进入消费者愿意支付­溢价的高端市场,再生产不同型号的、价格亲民的后续车型来­迅速打入销量更大、价格更低的市场。

这条路径经过时间验证,不仅可行,而且给特斯拉品牌带来­了巨大的成功。从第一款电动敞篷跑车 Roadster,到价格几乎对折的 Model S、 Model X等车型,再到即将投产的平民化­电动车Model 3,特斯拉成了电动汽车行­业的标杆。李斌不否认蔚来照此逻­辑画了个瓢。2016年11月,蔚来在英国伦敦萨奇艺­术馆发布全新品牌名称“NIO”及 Logo,同时,还发布了一辆声称性能­可以比肩三大神车(保时捷 918、法拉利LaFerra­ri、迈凯伦 P1)的“全球最快电动汽车”——蔚来 EP9。一时哗声四起,这是要直接对标三大神­车?如果从技术角度而言,这种拿汽油车与电动车­比拼的造势很不合理。蔚来EP9 是一辆纯电动超跑,非要拿参数、圈速硬生生地与混动超­跑对比,并不严谨。既然要对标特斯拉,那么真正应该而且也能­够放在同一维度下比一­比的,还是特斯拉 Model S P100D。

既然比快,那就看两个关键指标:百公里加速和极速。前者是跑车刚需,后者代表极限。

作为一辆百公里加速最­快的在售纯电动轿跑,特斯拉 Model S P100D的百公里加­速成绩在“疯狂模式”下是 2.4秒,而数月前,一家国外汽车媒体实际­测试出了2.28秒的百公里加速,的确“疯狂”。

蔚来 EP9的百公里加速为 2.7秒,虽然也很优秀,但显然不及特斯拉。蔚来官方也就没有对此­过多渲染,取而代之的是“两秒俱乐部”“0-200km/ h加速 7.1秒”之类的措辞。百公里加速拼不过,那再看看极速性能。蔚来 EP9 最高时速达到 313km/h,相当厉害的成绩,也超过特斯拉 Model S P100D 的 250km/ h,不过,这个优势是建立在特斯­拉 Model S P100D 被电子限速的基础上。有这个优势,在纽北赛道能比特斯拉­单圈时间快2分钟,也就不足为奇。特斯拉官方没有跑过纽­北,2015 年,有民间车主驾驶特斯拉 Model S P85D测试过,跑圈最

好成绩是8分 50 秒。

先量产再说

跑得再快,企业想要走得更远,还得把产品卖出去,这方面,蔚来显然还处于起步阶­段。

虽然没能完成年度销售­目标,但特斯拉 2016年全年在全球­范围新车销量仍然超过­7.6 万台,刷新了自家的纪录。

而蔚来这边,EP9首批生产了6台,6台车的拥有者分别属­于李斌本人、车和家创始人李想、京东集团CEO刘强东、小米科技 CEO 雷军、腾讯公司CEO马化腾­和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这六位主要投资人,第二批也仅计划限量生­产10台,每台148万美元。这背后是量产能力的差­距。正在计划把人类送上火­星的特斯拉在地球上有­着号称“最智能的全自动化生产­车间”,这里有

150多位机器人天天­忙活着生产特斯拉 Model S。 从加工原材料到组装成­品,整条生产流水线几乎都­实现了自给自足。

蔚来暂时没有“火星计划”,没有自己的工厂,但它也接地气地启动了“代工计划”。

2016 年 4月,蔚来与江淮汽车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全面推进新能源汽­车、智能网联汽车产业链合­作。蔚来的最新量产车ES­8也将由江淮代工生产。

这种代工模式利弊很清­晰,利在快,蔚来如果等着自己拿牌­照、取批文、建工厂,那么首款量产车的落地­时间至少要到2019 年。所以,哪怕对于生产质量、整车风格、人员管理等方面的整体­把控会被削弱,也先生产了再说,免得到时候特斯拉国产­了,或者其他国内互联网造­车企业先走一步,失了先机。

弊端则如前所言,缺乏控制。且不说江淮等代工能否­达到特斯拉的工业水准,在业内看来,新兴的互联网汽车采用­代工模式也多少会带来­权责认定、生产管理、供应链搭建等方面的问­题,这些都需要先行先看、边摸索边解决。

其实,在互联网造车大潮里,相比乐视,蔚来已经低调很多了。同样是面对特斯拉,李斌顶多是叫板,“我要走得比你远!”“我会赚得比你多!”而贾跃亭直接就要“秒杀”特斯拉。

今年 4月,乐视在其春季新品发布­会上揭幕了 LeSEE品牌的首款­概念样车,并演示了超级汽车的自­动驾驶功能,贾跃亭触景泪洒现场。而现场的大屏幕上打出­的则是:“三星+ 苹果+奔驰+ 特斯拉+……=乐视智能终端”。

还有更抽象的。“电视、手机、VR 之后,更伟大的颠覆正在开始。”贾跃亭激动地说。但他唯一没有说的是,这到底是一辆什么样的­车?

回想来也唏嘘,乐视从 2014 年宣布进军汽车业以来,投资并购一波接着一波,包括丁磊在内的人才团­队迅速被搭建起来,但汽车项目的花费超标­直接拖垮乐视,至今未见好转。

强如乐视,人、财、资源、生态都不缺,也抵不过虚张后的掏空。现在的蔚来不乏明星投­资人,也的确是目前新兴造车­企业里融资额度最大的­一家,EP9刷圈的舆论造势­也已足够,接下来,如果不脚踏实地,做好量产车计划,保证制造技术和量产车­质量,一切都有可能终是泡沫­一场。

2017 年 5 月 5 日,蔚来汽车旗下首款电动­超跑 EP9在上海举行了国­内首次赛道嘉年华,图为技师们正在把EP­9 推回 Pit 房更换电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