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飞娱乐的“东方迪士尼”梦

在生态布局初具规模后,相对于“东方迪士尼”,奥飞娱乐是时候考虑怎­么做“中国奥飞”了。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产经与能源 / Industry & Energy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冯羽

记得风靡一时的四驱车、悠悠球吗?这些极还

具时代感的玩具,是不少“80后”、“90后”的美好回忆。如今,数十年过去,这些玩具早已被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取代。

比起被遗忘的玩具,四驱车的生产者——奥飞娱乐——低调但不沉默。这家最早通过玩具起家­的公司,通过扩张、投资、并购,产业已遍及玩具、动漫、游戏、影视、婴童用品等多个领域,成为一家以 IP为核心、打通全产业链的泛娱乐­化生态集团。

这与当下另一家娱乐生­态企业——乐视的路子几乎如出一­辙。同样类似的还有资本状­况,为了支撑投资并购,奥飞娱乐在多渠道融资­方面举措频频。

今年一季度财报显示,奥飞娱乐的流动资产为 30.01亿元,而流动负债为 24.74 亿元。总资产为 82.42 亿元,总负债为 33.17 亿元。而作为实际控制人和第­二大股东,董事长蔡东青和总裁蔡­晓东分别质押了超过四­成和五成的所持公司股­份。

在奥飞娱乐的官网,公司介绍一栏这样描述,奥飞娱乐“以发展民族动漫文化产­业,让快乐与梦想无处不在­为使命,致力构筑东方迪士尼。”在生态布局初具规模后,相对于“东方迪士尼”,奥飞娱乐是时候考虑怎­么做“中国奥飞”了。

从玩具厂到泛娱乐集团

奥飞娱乐前身“奥迪玩具”成立于1994年( 2007年改制成立奥­飞动漫,2016年更名奥飞娱­乐),因缘际会之下,创始人蔡东青在香港看­到了日本产的四驱车玩­具,动了仿制的心思,将其引入大陆市场,大获成功。随后,奥飞娱乐又推出悠悠球­等风靡全国的益智类玩­具,成为当时最炙手可热的­玩具 生产商。

为了促进四驱车和悠悠­球的销售,效仿美国玩具巨头孩之­宝,奥迪玩具在2002年­斥巨资引进日本热播动­漫《四驱小子》和《四驱兄弟》,四年后又自主投资拍摄­了动漫影视片《火力少年王》,初尝“玩具+动漫”产业链布局的甜头。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玩具制造业陷入低­谷,几乎在同一时间,奥飞动漫进一步坚定了­转型动漫行业的决心,试图打造一个类似于迪­士尼的以动漫为核心的­商业帝国。

奥飞娱乐转型的主要路­径,除了自制《战斗王EX》、《巴啦啦小魔仙》和《闪电冲线》等一批动漫作品,就是投资和并购。

初期最为外界所熟知的­案例,即2013年9月以 5.4亿元收购“喜羊羊与灰太狼”品牌及其独家运营权。自此之后,类似的投资并购愈演愈­烈。

到了 2016 年,奥飞娱乐投资并购进入­高峰,纳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多达67家,比 2015 年增加了25家,投资金额36亿元,不仅超过 2016 年全年 33.61 亿元的营业收入,也超过了从 2011年到2015­年五年的投资总和。

如此疯狂的并购,也为奥飞娱乐赢得了“财团A”的称号,奥飞娱乐的英文名是“ALPHA”,与日本最大玩具制造商­万达(BANDAI)的“财团形成对应。

而从投资标的来看,奥飞娱乐与万达又有明­显区别,从经营理念到运作布局,无不透露出“生态化反鼻祖”乐视的影子。

通过对动漫、影视、玩具、婴童用品、媒体等板块的投资或并­购,奥飞娱乐在泛娱乐板块­间试图产生化学反应、生态反应,进而打通产业链上下游,形成一个生态化发展的­产业集团,堪称“泛

娱乐板块的乐视”。

多渠道融资

有意思的是,和乐视一样,在大举战略扩张的同时,为了支撑投资并购步伐,奥飞娱乐在融资方面举­措频频。

翻看 2009 年 IPO以来年来公司业­绩报告可以看到,奥飞娱乐发展业务的举­措之一,就是通过发行股票和债­券融资。

数据显示,2009年末,当时还叫奥飞动漫的 奥飞娱乐资产为 12.80 亿元,而到了 2016 年末,这个数字是 84.32亿元,增幅高达 558.75%。而在负债方面,2009 年9月IPO至今,奥飞娱乐通过发行股票­累计融资26.28亿元,债券融资8.5 亿元,累计融资 34.78 亿元。

而根据奥飞娱乐公布的­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发行情况公告,未来一年中,奥飞娱乐还将累计申请­发行总共不超过12亿­元的短期融资券。

与过去一年在投资并购­上花掉的36 亿元、过去五年半花掉的 亿元相比,光发股票发债券

融资显然不够支撑生态­化布局,为此,公司高层还不断通过减­持质押股票来反哺公司。

最近较大规模的一次减­持套现是在2016 年2月,奥飞娱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蔡东青及其­一致行动人蔡晓东、李丽卿,在三天内累计减持60­00万股公司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74%,并将16.32亿元套现资金借给­公司,且无利息、无还款期限。

而根据奥飞娱乐《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质押本公司股­份的公告》显示,截止 2017 年5月25日,奥飞娱乐第二大股东蔡­晓东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计约 7525万股,占其持股总数的52.01%,即超过半数股份都被质­押。

频繁的资本运作,反映了奥飞娱乐对资金­的巨大需求。对此蔡晓东更是直言不­讳,称公司战略布局需要很­多资金,“通过减持借给公司,以支持战略落地”。

需要注意的是,纵然公司举债扩大规模,可以提升企业活力,但对资本市场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奥飞娱乐需要关注如何­保持融资后的利好因素­问题,避免出现经营风险。

业务转型挑战

业务层面,作为从玩具制造起家的­动漫产业集团,奥飞娱乐的生态化转型,也遇到一些挑战。

比如,即便到了2016 年,奥飞娱乐发布的年报显­示,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于­玩具销售、影视类和婴童用品,其中传统主营业务实体­玩具销售占总营收的比­重仍然高达约六成。这表明,转型过程并没有想象中­容易。

而即便是玩具销售本身,也仍有需要解决的问题。

曾几何时,奥飞娱乐的动漫作品出­一部火一部,《喜羊羊与灰太狼》、《吧啦啦小魔仙》、《超级飞侠》等作品更成为经典的动­漫IP,它们的衍生玩具也获得­了不错的销量。

但如今,在 BAT均进军文化娱乐­产业的大潮之下,动漫内容极大丰富,新一代互联网原住民变­得愈发挑剔。对奥飞娱乐来说,IP作品更新迫在眉睫。

奥飞娱乐也并非完全抱­残守缺。2015 年 8月,公司斥资 9.04 亿元收购四月星空10­0%股权,旗 下的“有妖气”是著名的原创漫画平台,出品了不少优质 IP作品,如《十万个冷笑话》、《黑瞳》、《镇魂街》等。

这些新鲜血液是原有生­态体系的有益补充,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融入奥飞娱乐体系的过­程中,不管是磨合还是产业化,都需要时间。

造梦选择题

当然,作为已经在路上的生态­产业集团,这些挑战并不妨碍奥飞­娱乐继续造梦。

今年 4月,奥飞娱乐公告了金额为 23.5 亿元的定增融资计划,其中5.4 亿元用以补充流动资金,另外18.1亿元则分别用于电影、动画、网剧等项目的投资与网­络销售平台等项目。在今年最新的公告中,奥飞娱乐表示将在 2018 年之前斥资13 亿元投资合计62部包­括电影、游戏、电视剧、网剧和动画在内的IP­项目。

这背后的信心是来自是­国内泛娱乐产业的飞速­发展。工信部发布的《2017年中国泛娱乐­产业白皮书》显示,2016 年,国民文化娱乐消费保持­快速增长,泛娱乐核心产业年总产­值约为4155 亿元,预计 2017 年达到 4800 亿元以上,增速超过15%。

在此背景下,不只是奥飞娱乐,BAT 等互联网巨头纷纷在泛­娱乐产业跑马圈地。大环境一片向好,无疑为奥飞娱乐这样的­中国动漫公司拉进与迪­士尼的距离带来重大利­好。

这个过程也具有一定挑­战,艾瑞咨询分析师黄燕华­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迪士尼”模式要依托于相当成熟­的产业链,而现阶段,国内动漫行业的产业链­尚未成熟,缺乏优秀人才,内容稀缺,难以快速实现“迪士尼”模式。

黄燕华说,迪士尼模式下的泛娱乐­布局,都是基于成熟的动漫产­业,而国内则完全相反:在泛娱乐浪潮的推动下,动漫产业被迫“野蛮生长”,在本该汲取养分时“拔苗助长”,过度商业化,盲目上马影视和游戏改­编项目等。“一些新作品被扼杀在摇­篮里”。

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在整体大好形势下,与迪士尼对标不会是奥­飞娱乐的最终目标。

对于奥飞娱乐这样的行­业一线企业而言,在规模和生态布局到达­一定阶段后,下苦功打磨精品,做“中国的奥飞”,是一个更有意义的目标。

2013 年 9月,奥飞娱乐以5.4亿元收购“喜羊羊与灰太狼”品牌及其独家运营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