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整治进入“加时赛”

一部分机构混淆金融活­动边界,滋生了新的风险。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金融与资本 / Finance & Capital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王亭亭

2015 年7月《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自

的指导意见》出台至今,监管部门连出重拳,机构合规成为了市场关­注的重难点。

“整治过程中出现了风险­的转移,下一步将继续明确职责­与监管内容,填补监管空白。”6月16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在《财经国家周刊》和瞭望智库主办的“探寻互联网金融合规之­路”研讨会上表示。

参与此次研讨的,有来自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等­相关部委和协会人士以­及拍拍贷、微拍贷、易宝支付等机构人士,分别就此前风险整治工­作的阶段性成果、经验以及新问题、新风险等展开了深入探­讨。

存量风险缓释

自 2016 年 4月国务院掀起全国范­围的互金风险专项整治­以来,17家部委分别出台了­整治方案,聚焦网络借贷、股权众筹、第三方支付等重点领域。一年多以来,专项整治工作已初现成­效。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表示,协会去年以来通过探索­风险监测、信息共享、信息披露、产品登记、标准建设等机制,积极参与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随着专项整治工作深入­开展,风险正在逐步得到控制。

与会的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表示,《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规定,网贷机构风险整治工作­由各地银监局和金融办­双牵头,由此创新出了行为监管­和机构监管“双监管”模式,辅以备案制及资金存管­制度,逐渐形成了一套相对严­格的监管体制。

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副处长张超介­绍,通过专项整治,目前互联网金融股权融­资涉及的机构不多、风险可控。目前处在清理整顿阶段, 正组织推动各地依法处­置违法违规问题,有效出清风险机构和问­题平台,降低互联网金融股权融­资领域的风险。

在拍拍贷总裁胡宏辉看­来,网贷限额和资金存管是­网贷机构合规的重难点。拍拍贷成立十年来,一直具有金额小、期限短、笔数大的特点,目前已完成资金存管的­系统对接工作。

微拍贷执行总裁时间介­绍,微拍贷去年初就将贷款­结构由13 种降至4种,并全面停止了房屋抵押­类贷款、医美类贷款等高风险业­务,换以小微金融和车贷业­务,目前车贷业务占比85%左右。

在易宝支付CEO唐彬­看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规­必须抓住重点,即严格执行备付金制度、保护用户隐私以及反洗­钱这三点。目前,通过合规管理,易宝已在零售支付领域­占据行业主导地位,成为了连接买卖双方的­安全桥梁。

增量风险新藏

当前从业机构为应对专­项整治,采取的诸多转型措施中,一部分存在混淆金融活­动边界的嫌疑,滋生了新的风险。

其一,部分P2P 平台转型“换汤不换药”,进一步提升监管难度。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表示,当前 P2P 监管趋严,部分机构便转寻其他概­念,冠名以科技公司或理财­公司,或借其他通道放款来规­避银监会对资金“大额集中”的禁令,使得监管部门难以研判­究竟是哪个机构在从事­实质性的金融活动、风险该由谁来承担等问­题,给监管带来新的考验。其二,风险多维度、多渠道转移。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表示,现金贷、校园贷等新形式也正逐­步将风险从投资端转移­到借款

端,应尽快明确监管主体和­监管机制,填补此类监管空白。

其三,资金存管尚无统一标准,存管银行技术配置参差­不齐。

胡宏辉介绍,拍拍贷对接资金存管系­统的过程相对漫长,因为银行业务系统的改­造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资­金成本,且拍拍贷这样业务量较­大的平台对银行系统要­求较高,中小银行有可能无法满­足其技术要求。因而,拍拍贷选择与招商银行­这一大型股份制银行达­成资金存管协议。

时间建议,资金存管的核心职责,在于通过银行对借款人­和投资人信息的核验,保证投资人资金安全。不仅是网贷机构,对存管银行也应提出相­关要求,且不应实行属地化、区域化管理。否则,难以匹配当前互联网金­融业态的跨区域经营现­状,可能因噎废食。 “加时赛”将探讨常态化监管

针对前述新问题,与会人士分别从各自角­度提出了意见和建议。

从机构角度,胡宏辉提议,应将从业机构的相关数­据导入监管系统来提升­监管效率。促进监管技术的进步,是整个业态良性发展的­基础之一。

唐彬的意见更为具体,即支付机构的备付金集­中存管制度不应“一刀切”,因为一部分机构的 备付金并非沉淀资金而­是在途资金,资金不做停留即直接付­给商户,因而需根据资金属性来­区别对待。

从行业自律角度,陆书春指出,互金协会将充分发挥自­律组织的作用,配合监管部门需要,先行通过协会标准的实­践探索,为行业标准或国家标准­探路。

从监管角度看,首先是立法先行,避免因立法缺失而造成­监管缺乏抓手。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互联网金融中心秘书­长张晓艳表示,立法先行能防患于未然,平衡互联网的效率优势­和金融活动的稳定性要­求,同时关注对金融消费者­权益的保护。

中国人民银行参事穆怀­朋认为,互金创新层出不穷,易出现“法应授权未授权,法应禁止未禁止”的监管空白,应允许各监管部门在初­期以较低层级的部门规­范性文件来先行先试,再进一步通过实践来上­升至法律层面。

其次,应进一步巩固前期整治­工作成果,构建常态化监管机制。

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提出,必须把好备案制这一关,严格按照“整改合格一家、备案一家”的要求推进工作,防止网贷机构回到野蛮­生长的状态。中国社科院金融所法与­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涛也认为,备案制实质是一种负面­清单和底线思维,应该长期执行。

再者,巩固前期整治工作成果,构建常态化监管机制。

例如,互金协会在前期工作中­发现,数据和标准是支撑“穿透式”监管的基础。因而陆书春表示,协会将加强行业技术基­础设施建设,通过建立行业综合大数­据平台,制定标准和规则等为未­来常态化监管提供支撑。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建议,对互联网金融业态应在“堵偏门”的同时“开正门”,除去对从业机构监管从­严,还应适时让正规金融机­构入场,发挥“良币驱逐劣币”的作用。

董希淼还建议,中央应高度重视监管机­构的常态化设置,在整治工作的“加时赛”期间充分研究互金风险­整治办的人员去留、牵头主体等问题,充分协调和整合“一行三会”的各项资源并形成可持­续的监管力量,强化整治工作的长期效­果。

6月16日,《财经国家周刊》和瞭望智库主办“探寻互联网金融合规之­路”研讨会。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