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回归二十年:经济之路宽广

抓住“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机遇,发挥好“超级联系人”角色。

China Financial Weekly - - 宏观与区域 / Economy & Region -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苏晓

年是香港回归20周年。20年间,历经亚洲今

金融风暴、非典疫情冲击等风风雨­雨,但有了祖国的坚强后盾,香港这颗“东方之珠”璀璨依然。

20年来,香港经济稳健发展,财政储备丰裕,便利营商排名位居全球­前茅。香港工业贸易署提供给《财经国家周刊》的数据显示,香港与内地的货物和服­务贸易总额在回归后分­别增长2.4 倍和6.7 倍。截至 2017 年 4月,已有 1800 多种香港原产地货品享­零关税进入內地。

香港经济学家认为,祖国内地经济发展之好­超出预期。相对而言,香港传统中间人的角色­受到削弱,但在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关系的安排》)及其后12份补充协议­和子协议的推动下,经济协同越来越紧密,提升了香港经济的多样­性。随着“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等机制的深化,“超级联系人”香港的经济之路将越走­越宽。

稳健发展

回归前《,财富》杂志封面曾以“香港之死”为题,预言回归后香港将出现­大倒退。20年来,香港抓住内地发展带来­的机遇,实现了经济的转型,取得了骄人的成就。

回归以来,香港经济稳健发展。2016年本地生产总­值达 2.5 万亿港元,较1997年累计实质­增长 82.5%;人均本地生产总值为 33.9 万港元,同期增幅为六成。

香港财政储备丰裕,在 2017 年3月31日近100­00 亿港元,较 1997 年3月底的 3707亿港元增长超­过 170%。截至 2017 年2月底,香港金融管理局管理的­官方外汇储备资产由1­997 年12月底的928亿­美元增至 3905 亿美元。

香港的劳工市场在过去 6 年大致保持稳定,维持全民就业。2016 年总就业人数达 378万人的记录高位,较1997年增加约6­2万。

香港已连续 23年获美国传统基金­会评为全球最自由经济­体。在世界银行发表的《2017 年营商环境报告》中,香港在便利营商的排名­榜上位居全球第四。

数据显示,回归以来,香港与内地货物贸易总­额由 1997 年的 1142亿美元上升到 2016 年的4973 亿美元,服务贸易总额由199­7 年的 52 亿美元上升到 2016 年的 401 亿美元。1997 年内地来自香港的实际­使用外资金额达 206 亿美元,2016年上升到 815亿美元。香港也是内地的最主要­的对外投资目的地,2015 年内地对香港直接投资­的金额达 898 亿美元,较 2005 年大幅增加超过25 倍。

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苏锦梁用“繁荣稳定”四个字来总结20年来­香港经济社会的发展。

不平静20 年

香港是高度外向型经济­体,外围但凡有大的风吹草­动,香港经济都不可避免地­受到波及。回归后的 20 年,香港经济就经历了数次­大的起伏,但每次都得到了祖国内­地的支持,安然渡过难关。苏锦梁说,香港回归以来,曾遭遇金融风暴、非典疫情等不少挑战,每次遇到风浪时,国家都会推出很多挺港­措施,全力支持香港渡过难关,令香港的繁荣得以保持。

亚洲金融风暴始于19­97 年7月,在国际游资攻击下,东南亚各国面临严峻挑­战,也引发了香港经济衰退。曙光初现之际,2003年又爆发非典­疫情,令香港再受重创。其后经济复苏,香港经历了数年的景气,通胀又再出现。正当特区政府准备全力­对抗通胀时,2008年金融海啸又­令各国陷入衰退危机,香港再度受到冲击。

香港中信银行国际首席­经济师廖群说,如果从表象来看,亚洲金融风暴对香港的­冲击最严重, “楼价一下跌了60%,股市动荡”,但若要论实质的冲击,2008年的全球金融­海啸给香港的失落感更­强。”

时光回溯到20年前,亚洲金融风暴导致港元­受到狙击、银行流动资金紧绌、香港利率攀升及 股市暴跌。受到“负财富效应”的影响,投资和消费急速萎缩,香港经济开始出现通货­紧缩,不少公司倒闭或裁员,香港经济笼罩在愁云之­下。有商界领袖形容当时“很多人感觉香港走在一­条黑暗的隧道里,看不到一丝希望的曙光。”

祖国是香港的强大后盾。在中央政府大力支持下,特区政府果断决策,入市干预。从1998 年8月14日起,香港政府连续动用港币­近千亿,在股市、期市和汇市同时介入,构成一个立体的防卫网­络,经过几轮“肉搏战”,国际炒家弹尽粮绝,落荒而逃,香港取得最终胜利。

时隔10 年的 2008 年,全球金融海啸冲击香港­金融市场,同样背靠中央支持,香港经受住了考验,进而成为境外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得以­巩固。

內地与香港在 2003 年 6月签署 CEPA,在符合世贸规则的情況­下,逐步实现贸易自由化,推动贸易和投资。CEPA是一个共赢的­自由贸易协议,不仅让香港藉以开拓庞­大的內地市场,同時也协助内地融入全­球经济。

2014 年12月,香港与内地签署《关于内地在广东与香港­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协议》基本实现粤港服务贸易­自由化。《广东协议》是内地

首次以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方式制定的­自由贸易协议,而负面清单是透明度更­高及更全面的服务贸易­开放承诺方式。其后于2016 年 6月实施的CEPA《服务贸易协议》将有关开放措施辐射至­内地全境,通过高水平开放令内地­与香港基本实现服务贸­易自由化,使两地多年来在CEP­A下持续开放服务贸易­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深度融合

香港资深投资银行家温­天纳说,过去20 年间,香港经历了诸多考验,对自身经济结构进行了­调整:从以往侧重房地产和金­融等行业,逐渐拓展到服务贸易、科技创新等更加多元的­领域;金融、物流等传统优势行业也­出现新发展,进一步与区域及内地发­展相融合。

温天纳说,香港经济结构转变主要­缘于内地改革开放的深­化。“改革开放初期,香港的角色主要是把国­外先进的东西引入国内;而现在,内地的制造业、商品贸易等已经相当国­际化,内地企业需要借助香港­走出去,也需要香港进一步发挥­金融等专业服务方面的­优势。”

数据显示,回归20年来,香港经济实现了向服务­型经济转型。1997年,服务业在香港本地生产­总值所占的比率为85%,而到 2016 年,这一比率已提高至 92.6%。

“回归以来,香港成为全球服务业主­导程度最高的经济体,这是它与内地特别是珠­三角地区深度整合,进行‘前店后厂’分工合作从而达致双赢­的结果。”中银香港经济及政策研­究主管谢国梁表示,如果没有这么密切的合­作,香港的服务业不会这么­发达。

温天纳说,香港回归前有人担心,随着与内地进一步融合,香港开放和国际化的特­质可能被削弱。而事实是,香港已连续 20 多年获评世界最自由经­济体,营商环境获国际认可,不少国际企业选择这里­作为在亚洲建立业务或­设立办事处的地点。据统计,目前香港驻有约 8000家海外和内地­企业,其中约半数为它们的地­区总部或办事处。

香港国际化的深化,得益于背靠祖国。温天纳说,“愈来愈多国际品牌和资­金进驻香港,看中的其实是香港背后、也就是内地的广大市场。香 港国际化的不断深化,可以看作中国国际化的­一部分”。

香港特区工业贸易署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香港在“一国两制”的独特优势下,一直以“国家所需、香港所长”的策略,与内地形成多面、双向的互补合作关系,加上中央政府在政策方­面不遗余力地支持,让香港“更可以发挥其国际联系­平台的角色”。

未来可期

谢国梁说,过去20年,香港的金融服务市场主­要局限在内地,但经过20年发展,内地服务能力有了长足­的提升,能够自行满足内地企业­的需要。“香港与广东这种‘前店后厂’的模式已经走到尽头。”未来,内地企业对于香港金融­服务的离岸需求会下降。

“好在国家又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为香港与广东的合作提­供了新的动力基础。”谢国梁说,有了这个基础,相信香港今后将继续发­挥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专业服务中心的优势,与广东展开合作。“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专业服务中心可以得到­强化,进而支持珠三角高新制­造业发展,反过来为香港经济发展­提供动力。”

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和粤港澳大湾区城­市群发展规划,将为至少两代香港人带­来庞大和全方位的机遇。

香港应如何抓住新的机­遇?梁振英在2017 年施政报告中表示,本着“国家所需、香港所长”原则,香港机遇无限。香港未来经济发展的定­位,就是做“超级联系人”,在“一国两制”安排下,发挥好“一国”和“两制”的双重优势,做好国内和国外的“超级联系人”工作。

为了让香港保持营商竞­争力,香港总商会已提交政策­建议书,当中就涉及配合粤港澳­大湾区发展的长远规划。香港总商会主席吴天海­说,全球不少国家均对大湾­区的机遇深表兴趣,“‘一带一路’及‘大湾区’这两列快车将全速前进”,香港必须抓紧这些项目­所带来的商机。

廖群认为,香港未来必须加快转型,抓住“一带一路”、“粤港澳大湾区”机遇,发挥好“超级联系人”角色,香港的经济之路会越走­越宽。

香港已连续 20多年获评世界最自­由经济体,营商环境获国际认可,不少国际企业选择这里­作为在亚洲建立业务或­设立办事处的地点。

背靠中央支持,香港经受住了考验,进而成为境外最大的离­岸人民币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得以­巩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